?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情色武俠 > 倚天屠龍記之陳友諒調教周芷若

倚天屠龍記之陳友諒調教周芷若

上一篇:貝勒烙情 下一篇:至尊奪妍
.
第一章逗玉女淫娃現形陳友諒藥酒壯陽


「報告長老!周芷若和獅王已經抓來了!」丐幫的人擁著謝遜和周芷若,向門內的陳友諒道。


「把獅王關起來,周芷若給我帶上!」陳友諒道。他終于等到了,那個讓他魂牽夢縈的周芷若,那個天下第一
美人,江湖公認「武林最清純的處女」,丐幫公投「最想上的女俠」的榜首周芷若!


周芷若被帶了上來,陳友諒將其它人趕了出去,并將門關了起來。丐幫眾人聚集在門外,準備看房內上演一場
活春宮!


他看著她絕美的容顏,那張他發誓要在其上射滿精子的容顏,如今,他確實可以這么做,他的雞巴頓時脹大起
來!


他將周芷若的衣服全扯了下來,眼前展現一副完美的胴體!


周芷若驚叫一聲,叫得如此銷魂,軟倒在地,她早已被點了穴道,渾身使不出力!她已意識到會被奸了!她保
存多年的處子之身就要被破了!她蟬聯多年的「武林最清純處女」冠軍下屆已無望了!她在丐幫那個公投「最想上
的女俠」的頭銜也會被摘下,到時候可能會被換上「最好干的女俠」這個丟臉卻實至名歸的名諱。


陳友諒望著她美麗的胴體,口水直流。


周芷若身材雖然纖細,奶卻很大,又很敏感,容易激凸,衣服根本包不住她豐滿的兩粒肉球,常讓眾人看得血
派噴張,所以才會得到丐幫公投的「最想上的女俠」榜首!此刻她的玉乳沒有任何遮掩,小巧粉紅的奶頭激凸著,
雪白的巨乳上布滿細小的汗珠,看得陳友諒兩眼發直。


「想不到你的奶比生過孩子的女人還大!你根本是頭乳牛!」陳友諒將她的巨乳用力揉捏,然后把肉棒夾在乳
溝中夾弄。


「啊啊嗯???」周芷若被他掐的生疼,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卻惹得陳友諒更粗暴的對待。


「你的奶真軟!夾得我好爽!我早就想干你的奶溝了!想不到真能如愿!哈哈!」陳友諒一邊狂插她的奶一邊
道。


面對陳友諒淫辱的贊美,周芷若卻有異樣的感覺,「我的奶真的很好干嗎?


原來男人都想上我這種乳牛。」她的巨乳確實誘人,窗外的丐幫眾人無一不想掐她的肥奶。


周芷若的奶頭越來越堅挺,陳友諒將她的大奶抓得變形,不斷的抽插她的肉溝!


「射了!啊啊……」陳友諒扯著她的頭發,將她的頭提了過來,狠狠射在她臉上!「我早就想用精液幫你洗臉,
你滿臉精子的模樣真是下賤!」他把陰莖在周芷若瓜子般的小臉上不斷摩擦。


「陳長老射在她臉上啦!周芷若沾滿精液的臉可真美!」「是啊!像是精液本就該長在她臉上的!」「你這什
么怪形容?」窗外的丐幫眾人鬧成一團。


周芷若頭一次被顏射,感受到無比的屈辱。當熱呼呼的精液滿滿覆蓋在她的小臉上,黏住她的睫毛,把她的眼
糊住了張不開,然后慢慢滑下,匯聚在她小巧的下巴,再緩緩流下。她感到無比興奮!她愛精液從龜頭猛烈射出,
強力噴在她臉上的感覺,她愛上黏稠的精液在她臉上緩緩流下的感覺。


「我怎會有這么想法?難道我喜歡被顏射?不不……這太污辱人了!」周芷若心里這樣想著,但她也同時幻想
著被一堆男人包圍著,連續顏射,射得滿頭滿臉。


「那一定很棒!」精液流過她雪白的頸子,流到她剛被人干過的乳溝,她又感到一陣興奮,然后又開始幻想被
一群男人圍著,全身射精。


「要是每天都能用精液洗澡,那該有多好,好想泡在一桶精子里。」她雖然不斷克制自己去想,她的淫念卻讓
她越想越夸張。


她的淫思要達成可容易了,武林中誰不想射在她臉上?


就在周芷若沉浸在幻想的同時,陳友諒喝了幾口壯陽的藥酒。


「我可不能軟下,我還沒操翻她呢!」他又挺了起來。


他將肉棒插入她的鮮紅欲滴的櫻桃小嘴,「奶干過了!再來試試你地嘴吧!」


周芷若無法抵抗,任由那又臭又臟的肉棒塞入她的嘴中,她天生有潔癖,惡心的快吐了,盡力的想要把肉棒吐
出,無奈穴道被封,力量已失,又吞又吐的動作反而讓陳友諒爽上天。


「你這婊子還真是吹簫的能手,該不會常常在練習吧?」他淫笑道。


周芷若試了幾次,始終吐不出,她明白是逃離不了嘴巴被奸的命運了。陳友諒抓住她的頭,把她的小嘴當穴一
樣抽插,她被抓得很不舒服,只好開始配合他的動作,然后,她發現她居然不再討厭嘴里被人塞了一條肉棒!她居
然漸漸喜歡頭被人塞在跨下的屈辱,漸漸喜歡含著男人的肉棒!


周芷若開始用舌頭挑弄嘴里的肉棒,用她潔白的貝齒刮下包皮上的污垢,并且吃了下去。


「喔喔喔…周芷若!」陳友諒被她淫穢舉動搞得差點射精。


周芷若更加賣力的刮,然后把肉棒吐出,把嘴大開,里面都是她從肉棒刮下,黏膩惡心的陳年污垢!陳友諒已
經三年沒洗肉棒了!這次周芷若一次幫他刮得干干凈凈,然后把他令人做惡的一大坨污垢吞了下肚。


「我第一次看過吹簫吹得這么下賤的!」「好想讓她也清清我的肉棒!」在窗外偷看的丐幫眾人紛紛勃起!


「周芷若,你果然是天生的賤婊子、賤骨頭。」陳友諒話還沒說完,周芷若又將他的肉棒含了下去,吞入吐出,
吐得時候還用她鮮紅的舌頭舔弄著龜頭。周芷若的舌頭很長,像蛇一樣靈活,她舔完龜頭又去舔他的睪丸,舔完了
又將睪丸含在嘴里。


陳友諒沒想到她居然會將他的蛋蛋含在嘴里!「好吃吧?你真是騷到骨子里去!」他拿肉棒甩著周芷若的臉,
周芷若則狼吞虎咽的吃著他的睪丸。


「我怎么會這樣子?」周芷若自問,他的肉棒明明又臭又臟,可是她卻瘋狂愛上了,甚至愛上了他的睪丸!周
芷若瘋狂的又含、又舔、又吸、又咬,然后居然把肉棒和睪丸一起含在嘴中!


陳友諒看著因為含住他的陽具和睪丸,而導致鼓起腮幫子的周芷若,他終于忍不住了!「我干爛你的嘴!」他
扯著她的頭,用力猛干幾下,濃郁的精子便在她嘴里噴發了!


周芷若閉上雙眼,睫毛顫動著,陶醉在被人射精在嘴里的屈辱滋味,陳友諒的精液又腥又臭,射得極多,灌滿
了她的小嘴,從嘴邊潺潺流了下來。周芷若用舌頭攪動精液在嘴里翻騰,甚至用精液漱了漱口,確定齒縫間都充滿
著精臭才滿意的將精液吞下,然后舔干凈嘴邊的精液,一副意猶未盡的感覺。


「馬的!瞧這婊子的賤樣!倒像是精液多好喝!睪丸多可口似的!」窗外丐幫眾人紛紛掏弄起雞巴。


陳友諒好不容易才將肉棒拔出,周芷若又急急將嘴湊了上來,將他軟垂的雞巴含住,用力吸著。


「周芷若!你好會吸!吸得我好爽!」陳友諒叫道。


周芷若賣力的吸,將他殘存在陰莖的那一丁點精液全吸了出來,然后「撲通」


一聲將肉棒從嘴里拔出,再趴在他的胯下,舔弄著他的龜頭,渴望著精液。


「精液怎么會這么好吃!我好想吸全天下男人的肉棒!我好想喝下每個人的精液!」周芷若開始幻想每天都喝
上一杯濃郁腥臭的精液,而且是要原汁原味,新鮮現采!「不!一杯怎么夠!我要一大壺!不!我要一整甕!不!
我要一整桶!」


她想要她的嘴里永遠灌滿精液。


她的愿望很容易就可以實現,在外的丐幫眾人都想讓她吃肉棒、喝精液!


周芷若不斷舔弄陳友諒的龜頭,不斷吸含他的睪丸,就算陰毛黏在她嘴里也毫不在意,她還津津有味地吃了下
去!陳友諒受不了她舔弄,從龜頭溢出尿來,他雖然射了兩次精,卻憋了一大泡尿。哪知周芷若一見有液體溢出,
就趕緊舔了干凈,她馬上發現那是尿。


「原來尿怎么好喝!啊!我居然喜歡喝尿!」周芷若不相信自己居然這么下賤,但是她卻越來越渴望喝尿。


陳友諒見她嘗到尿的下賤模樣,再也憋不住!「我知道你喜歡喝尿!那就好好嘗嘗吧!」他將陰莖塞入周芷若
嘴中,浠哩嘩啦的尿了起來。


「哇!長老居然尿在她嘴里!那可要滿嘴臭騷味了!」「她可是周芷若!就算臭尿到她嘴里也變成香的!」丐
幫眾人開始胡言亂語。


周芷若瘋狂吸著肉棒,狂吞猛咽著尿液,她沒想到她居然會這么喜歡喝尿,這么喜歡人尿在她嘴里,她甚至開
始打算去偷人的夜壺,狠狠喝它個飽。


陳友諒將他脹滿膀胱的尿液,一次全宣泄出來,周芷若居然咕嚕咕嚕的全喝下肚,好不容易尿完,又讓周芷若
含個爽,才抽出肉棒,他覺得他快被吸干了。


周芷若這騷貨見他暫時不會有尿,居然自己摧吐起來,將吞下肚的臭尿引上,小心的含在嘴里,不溢出一滴,
然后她又漱起口來,再吞下肚。「嗝」她打了一個臭氣熏天的嗝。


「也太下賤了吧!」「真有這么好喝?」窗外的丐幫眾人給她的模樣瞧得呆了,不禁望著自己的雞巴,大有一
試之意!


「要不要喝?」有人道。「還是算了吧!我看這是婊子才會覺得好喝!」一位六袋長老道。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馬的!這賤胚!還沒開始干她已經快被吸干了!」陳友諒猛灌藥酒,看著周芷若玉體橫陳的美景,蜂腰翹臀
的,修長的玉腿夾的甚緊,下體的陰毛隱隱約約,他終于又挺了起來。


陳友諒沖了上去,大開周芷若玉腿,那粉紅稚嫩的陰戶早已濕得一蹋胡涂!


「早知你是個淫娃,還沒開干已濕成這樣,還什么」武林最清純的處女「!」


他用手指撥弄著陰唇,甚至趴上去用舌頭伸進陰道內狂舔!


「嗯…不要…喔喔…」周芷若嘴里說著不要,臉上的表情和嘴里的呻吟卻已透漏心事。


「看你那么過癮,老子就直接賞你個痛快!」陳友諒將他早已熱的發燙的鐵棒,一舉插入周芷若淫水滿溢的肉
穴里。


「插進去了!長老終于要開始干她了!」「這婊子的肉穴一定嫩得緊!」丐幫眾人在外看得兩眼發直,恨不得
房中的人是自己,插那武林中人人都夢寐以求的美穴!


「不要啊…不要干我…我還是處女啊…」周芷若終于從放蕩中清醒過來,引發出即將被破身的恐懼。


「就是因為你是處女我才要奸你!然后再讓全丐幫的人穿我用過的破鞋!哈哈!」周芷若的淫肉將他的雞巴夾
得甚緊,他一寸一寸慢慢頂進去,龜頭終于頂到了處女膜。


「喂!你們聽見沒?長老待會上完要給我們上!」「我就知道陳長老最夠意思!」「可是那也是被用過了…」
「那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周芷若啊!這么好的貨色不上白不上!」「就是啊!這等美女就算被用老了也是大家搶著要!」
「我看她的鮑魚鮮嫩多汁,小穴夾得這般緊!八成連手淫都沒有過!就算再給輪個十幾二十人,也還比一般處女緊!」
「哪這么夸張!我們丐幫大屌特多!我看不用輪到五人,她那小穴就要比春花樓那陳姥姥還松!」丐幫眾人在房外
竊竊私語。


「不要…不要插破它…」周芷若拼命收縮陰道,想將肉棒推出體外,卻反而將肉棒嵌得更緊。


陳友諒不疾不徐,將肉棒在她緊縮的陰道內攪動著,不斷的用龜頭磨蹭著處女膜,這張全天下男人都欲破之而
后快的處女膜!


面對陳友諒殘忍的凌遲,周芷若的理智被一點一滴的侵蝕,「不…不要再折磨我了…快…快鉆進來…」她兩眼
失神,吐著舌頭銷魂道。


陳友諒應她所求,后退幾寸,奮力一送,狠狠鑿穿他的處女膜!


「啊………」下體的劇痛讓周芷若撕心裂肺的尖叫著!


「唉…破了…」丐幫眾人雖然知道等一下便輪到他們了,卻還是為未能破周芷若的處女可惜。


「好婊子!居然還叫得這么銷魂!」陳友諒乘勝追擊,快速抽插,將周芷若的淫穴干得啪吱啪吱響。


「啊啊……喔喔……」周芷若的哀號聲也是如此浪蕩。她痛不欲生,下體好象被人狠狠撕裂般痛,但是她又感
到一種被羞辱、被糟蹋的快感,同時,也感到一種解脫。


「我終于被破身了!這些年來,我都在想我到底會被誰破身?而我現在居然被這樣一個卑鄙、惡心的人,羞辱
的破身!我應該感到羞慚、憤慨!但我現在居然想被他狠狠操翻!甚至想被比他骯臟十倍、下流十倍,甚至惡心十
倍的人上!


我怎么會這么無恥?難道我真的是天生的賤骨頭?」周芷若心中在羞辱和憤慨中矛盾,身體、表情和聲音
卻已經開始享受痛和淫辱的快感!」啊啊…好痛…好疼啊…輕一點…啊不對…用力插我…爽…用力捅我…「她口中
語無倫次的叫著,舌頭翻了出來,像鮮紅的小蛇般蠕動,還自己把兩腿掰得更開!


「周芷若!你真該改名叫周賤貨!你看你現在這副下賤模樣!婊子都沒你這般騷!」陳友諒瘋狂狠干她兩百多
下,干得周芷若的淫肉都腫了起來。


最后一擊!他將肉棒倒退出來,周芷若的陰道內壁因吸得太緊,也被扯了出來。「我操你個死爛貨!」他緊緊
抓著周芷若的肥奶,手指嵌在奶子里,將奶子抓得變形,用盡全身之力,猛力捅了進去!


「喔喔…」肉棒頂到最深處,瘋狂射精!


「老天保佑!不要讓陳長老把他干到懷孕!」丐幫眾人心里都在想,他們都希望自己等下射在周芷若里面時能
把她搞到懷孕,畢竟能搞大周芷若的肚子,可是武林中人繼干上周芷若的第二大夢想!


「哈哈哈!我射在周芷若里面啦!我射在天下第一美女周芷若里面啦!你再怎么清高、再怎么清純、再怎樣冰
清玉潔,還不是給我上了!我要用精液灌爆你的子宮,讓你幫我生個胖娃!」那藥酒的威力當真非同小可!陳友諒
明明已射了兩泡,這泡的量居然比他前兩次射精和上那憋了許久的尿加起來還多!他的龜頭就頂在周芷若的子宮里,
大量濃郁的精液將子宮整個漲滿!上百億的精子箭如雨發,各各奮勇向前,猛力朝周芷若的卵子沖刺!


周芷若的防線終于被沖破了!陳友諒的精子已在她的體內授精,她終究被干到懷孕,注定要孕育出陳友諒的孽
種。


陳友諒這一泡才射到一半,周芷若的子宮已裝不下了,他將肉棒掏了出來,將精液淋在她濃密的陰毛上,將她
的陰毛弄得黏乎乎的。他當然不知道周芷若此刻就已懷了他的種,他只是覺得射了這么多在里面,應該夠了,他滿
足的看著周芷若被鑿開的陰戶,血和濃郁的精液從陰道中緩緩流出,還有,周芷若狂瀉的淫水!


周芷若雙腳開開,身體如觸電般的抽動,她居然也被干到高潮了!


她雙眼上吊,嘴角和眼角卻含著笑!「爽…死…我…要…要死了…升…升天啦…」她口吐白沫,含糊著道。


她的處女被破,從此什么江湖公認「武林最清純的處女」,丐幫公投「最想上的女俠」的榜首都不會跟她再沾
上邊,但她卻覺得極滿足!被惡心的肉棒鑿穿處女膜,被男人壓在跨下狠操,被滾燙的精子灌滿子宮,這種無上的
羞辱令她爽透了!


「天啊!我好喜歡被射在體內的感覺!原來精液射在體內是如此充實!好想天天被人干、被人射精在陰道里!
滾燙的精液在子宮里活蹦亂跳的感覺真是好!


上億的精子萬箭齊發般攻陷卵巢的感覺真是棒!「女性的第六感,讓她知道她已被奸淫至懷孕!但是她卻一點
也不羞愧!


「原來被人干到懷孕是這么爽!這種第一次被人強奸就被強迫授精的恥辱感真棒!」周芷若終于意識到自己天
生娼婦命,而且還是最賤的那種!「我果然是天生的賤骨頭!」她重新拾回了自信,這次她將她的目標放在丐幫公
投「最好干的女俠」、江湖公認「最淫賤的破鞋」和各大妓院票選「最耐干的娼妓」上!


然后周芷若又開始幻想,天天被人輪奸,被人顏射、內射、全身射精!里里外外都被熱騰騰的精液占領,全身
上下都有上億、上兆的精子蠕動!「那一定很丟臉!被一堆男人上!被射了一泡接一泡的精液!」她心里知道很下
賤,但是她渴望!


她的淫夢很快就會實現!


周芷若媚眼拋向窗外的丐幫眾人,她早就知道有一堆人在偷看,被偷看的羞辱讓她更興奮!


丐幫眾人的雞巴都脹到快爆炸了,陳友諒向著他們點了點頭,他們便迫不及待的將門撞開,捧著兇惡的雞巴一
起涌入!人實在太多了!至少有二、三十人,這房間根本擠不下,于是他們將周芷若抬到廣場。


「他們竟然要在外邊!在光天之下干我!」周芷若更加的羞恥,也更加興奮???


第二章不類人形吹簫周芷若垢蟲皆食二人屌栽


丐幫的幫眾各各長得奇丑無比,而且又臟又臭,有的甚至又老又殘!試問,好好的人又怎會去當乞丐呢?當然
是一臉衰相,天生爛命,或者殘廢得病,再不然便是年老無用才會去當乞丐的。


周芷若以為陳友諒已經夠猥瑣了!但是在場眾人各各不類人形,沒一個象樣!


看來陳友諒能做到八袋長老不是沒道理的,至少他還像個人,若是要代表丐幫,站出去也比較不丟臉。


周芷若淫媚的望著眾人。


她想到即將要被這些社會最低層的人,最沒尊嚴的下等人輪奸!她就感到一陣羞辱的快感!她媚眼流波,流向
在場眾人,嬌喘連連,「快…快呀…快來奸淫我…我想被操…被一大群又臟又臭的乞丐操!」她一手掐著自己的巨
乳,蔥指捏弄著粉紅的乳頭,一手撫著陰戶,蔥指深進肉穴里翻動,她竟當著眾人的面手淫起來!「啊啊啊……」
她剛高潮過,沒有淫水可流,倒是尿水狂瀉出來!


在場便有七、八人立即趴下,舔著周芷若泄了一地的尿。


「真香、真甜!不愧武林第一美人!連尿都這么好喝!」他們瘋狂舔尿!


「呵呵…」周芷若笑得花枝亂顫,「你們喜歡舔我的尿,我還想舔你們的雞巴呢!」在場眾屌紛紛向她挺
立!


周芷若說他們又臟又臭,倒是實話,陳友諒是八袋長老,尚且三年不洗肉棒,這在場眾人卻都何止三年沒洗過
澡!他們滿身都是汗垢、油垢,渾身的是虱子、寄生蟲。肉棒自然更是夸張!各各黑的像剛浸過墨汁ㄧ樣,污垢像
霜一般結了厚厚一層!


周芷若看著這些如焦炭般的肉棒,欣喜若狂!這是多大的諷刺啊!


峨嵋最稚嫩的小師妹、武林號稱最有價值的績優股、多少少男的夢想!


她此刻居然居然趴在這一群乞丐的胯下,一個一個幫他們吹簫!


「喔喔…你好會吹…要是出去賣一定能成名嘴…」「這么好的貨色,當然是養在丐幫自家人用啦!「」不不!
好物要共享!這才不違我丐幫精神!「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道。


周芷若吸得賣力,好象這些惡心的肉棒是天下最美味的東西一般,吸的吱吱作響,她細心的用舌頭挑逗他們的
龜頭,兩排珍珠般白的貝齒,因為太過賣力刨起肉棒上的臟污而變得焦黑,甚至讓齒縫中卡上許多污屑。


「這婊子的牙比剃刀還行!竟把我屌上結塊的污垢刮得一乾二凈!


「」十年來沒洗過的肉棒!今日一次給她吸吮了干凈!「經周芷若清過的肉棒,根根煥然一新、條條光鮮亮麗!
她儼然成了品質保證,絕對童叟無欺的」清肉棒機「!


丐幫的屌也真是臟得無與倫比!周芷若才幫十人清完,滿嘴已塞滿從肉棒刮下來的污垢碎屑了!她「卡滋卡滋」
的咀嚼著,然后把這團惡心的穢物和著口水吞了下肚!「好吃!」「來呀…還有誰要清肉棒的?」周芷若嬌聲
喚道。丐幫眾人不可置信的望著她,然后又爭先恐后的將肉棒往她嘴里塞!


周芷若不只清肉棒的功夫一流,引人射精的口技更是與天俱來的本事,她眉開眼笑的連續將二十人的肉棒清干
凈,并將他們射出的精液吃的一乾二凈。


幾個年老的乞丐居然被她奇跡似的弄硬了起來!然后象征性的滴上幾滴精液,最后在她嘴里失禁。


「啊…抱歉…」那老乞丐道。


「好喝…我還要更多…」周芷若淫道。


其它老乞丐紛紛圍上,輪流著在她嘴里撒下臭尿。


「啊…」周芷若張大了嘴,讓眾人看清她滿嘴又黃又濁的老人尿,然后一飲下肚。「好甜啊…」那是因為他們
都有糖尿病。


然后她毫不滿足,她繼續用嘴清理肉棒,繼續吸食精液和尿液。「難道沒有更臟、更惡心的肉棒了嗎?我還要
更令人作惡的!這不夠羞辱!」她的愿望很快就實現了!


她發現在場最臟、最丑、最惡心的肉棒了!


那人的肉棒甚短,包皮卻極長極長!皺折成二十幾層,每層都藏著又黏稠、又惡心的陳年污垢,里面甚至還有
些被夾死的蒼蠅、小蟑螂壓扁的尸體!


「咕嚕!」周芷若吞了吞口水,手足并用爬了過去。那人的屌臭,居然引了一大群蒼蠅在肉棒周圍盤旋飛舞!


周芷若這個賤胚!居然迫不及待的將她的包皮層層翻起,細心舔舐著那黏膩的污垢,甚至將那些惡心的昆蟲干
尸也全吞下肚!這清麗脫俗、不食人間煙火、就算有再好的條件的人對她示愛,到她眼里總是不值一提,
從不對任何人加以青睞的夢幻圣女周芷若!此刻竟抱著這又猥瑣又骯臟的乞丐雙腿,瘋狂吸含著、吹舔著、刮弄著
他舉世無雙的臭屌!將他宛若爛泥似的陳年臭污,看作山珍海味般狂咽下肚!


「太惡心!太下流了!我居然會做這種事!」周芷若心道。如狼似虎的舉動卻彷佛想將眼前的臭屌整個吃下肚。


「她真的是愈臭的屌愈愛聞!愈臟的屌愈愛吃!」「天啊!這天仙般的美女!


怎會如此犯賤?」」她是為了造福蒼生眾屌,而自愿墮入凡間給我們泄欲的仙子啊!「丐幫眾人已逼近瘋狂!


周芷若以為她現在吃的這支屌,已是最惡心的屌了!但還有一人的褲子還未脫下!


「你怎么不脫褲子?你難道不想讓我吹嗎?」周芷若下賤的扭著屁股,朝他走過去,肥臀隨著腳步左右晃動。


「你???你肯幫我吹?」那人顫抖道。


「妓女會挑人,但我不會挑,因為我是上天派來滿足你們的吹簫玉女。」周芷若居然大言不慚,甚至原地旋轉
一圈,全身閃亮著光芒!那是她認真幫人清屌,所留下的香汗在映照著日光。周芷若用她的纖纖雙手,解下那人的
褲帶。


「不要哇!」「啊!我不敢看!」丐幫眾人紛紛遮眼。


那人的雞巴竟長滿菜花!他的雞巴根本已不成屌形,又爛又臭,長滿膿包,大多都已化膿出血!他開滿花的雞
巴上還生滿了蛆!正在四處亂爬!


周芷若看到此景,也惡心的當場吐了出來!


「天啊!這太慘了吧!這哪里是男人的肉棒!這根本是一堆腐臭的爛肉!」


周芷若心里驚訝著,視線卻無法移開,「這才是天下第一的爛屌!沒有什么比幫生滿菜花的雞巴吹簫更恥辱、
更惡心的了!」她瞧得兩眼發直。


「不會吧!她連這也吃得下去?」周芷若的舌已舔了上去,「不要哇!」丐幫眾人大喊,卻無一人阻止。他們
都不想讓周芷若吹過菜花的屌之后再替他們吹簫,但是他們也都想看她能下賤到什么程度?


周芷若真的將那屌含了進去!她眼神迷離,神情陶醉,溫柔的吹、含、吸、舔、弄,她甚至將膿包一一弄破,
喝著那濃濃的膿湯,她甚至將在肉棒上蠕動的蛆一只ㄧ只含在嘴里,讓它們在嘴中亂爬,最后把它們全吃下肚。


「喔喔…周芷若…你是我的女神…我要射在你嘴里!」他大吼道。


然后射出了又濃又臭,綠色的精液。


周芷若張開大嘴小心接住,綠色的精液注滿她的口腔「嗯嗯…啊啊…」她呻吟著,杏唇微開。她將那如色如芥
末汁的惡心精液喝下一半,另一半便令它從嘴角流落,然后涂滿全身。


「我受不了啦!我要干翻她!」眾人紛紛撲上!


周芷若的淫穴馬上被捅入一根發燙的鐵棒,她被倒轉身體,頭上腳下的被人向下猛釘!


「喔吼吼…我射在她里面啦…我射在周芷若里面啦…」那人狠插百來下,將精液一古腦全注入她的子宮!爽完
后,馬上有人接上。


「啊啊……好哥哥…干大力一點啊…干翻我…我頂得住的…」周芷若浪叫道。


「這婊子叫得可真騷!我聽得差點射了出來!」「你看得扭得這么厲害!哪里像是什么峨嵋玉女!」「有些人
就是天生婊子命!愈給男人奸她愈開心!」丐幫眾人紛亂淫道。


「插死我了…大雞巴哥哥…你好棒…再頂進來些…喔喔…」周芷若不斷連續高潮。「好相公…好爺爺…我有沒
有夾得你們爽啊?」周芷若媚問道。「搞死我了…爛妹妹要給搞死了…射了…啊啊…都射在爛妹妹里面了…好爽…」
周芷若完全沉浸在被輪奸的淫樂中。


二十人輪過,周芷若的淫穴已被干得合不起來,淫肉外翻。周芷若的小腹伏凸,里面灌滿二十人份濃郁的精液,
滿出來的精子潺潺從陰道內流了出來。


丐幫眾人一致內射。奸淫周芷若這原本遙不可及的夢,如今如此輕易實現,周芷若已成丐幫公廁!再來便是將
周芷若干到懷孕這武林中人第二大夢想,「將周芷若肚子弄大的男人」這頭銜人人欲得,他們卻不知周芷若早再一
開始就被陳友諒奸至受孕。


「再…再干呀…不要停嘛…」周芷若淫笑道,一注黃濁的液體噴出,她已被干得失禁。


「這樣干太慢了!我們兩個兩個上!前后夾攻!上下包夾!」周圍的丐幫幫眾愈聚愈多,原來他們接到正在輪
奸周芷若的消息,紛紛從各地趕來相助一屌、力挺一炮!


周芷若像小貓般被提起,合不起來的肉穴又被塞入一只肥屌,那人將她抱在腰間套干,眾人的眼睛皆望向周芷
若那唯一還未被開發的屁眼。


周芷若雪白的豐臀在激干下誘人的晃動,那若隱若現的菊穴,色作粉紅,小巧一點正中。「他們終于想開我的
菊花了!好丟臉!我要被人夾攻了!我前后兩個洞都要給人插了!」周芷若暗爽在心中。


「她的屁眼這么小,連手指頭也未必塞得下,如何能干啊?」「你傻了?就是小才緊!小才能夾得人爽上天!」
眾人議論紛紛。


「管它小不小!將它開大不就得了!」一人捧著巨屌道。


「啊啊…」周芷若再也忍不住,「大雞巴哥哥…快…快來插開我的后庭花!」


巨屌應聲而入!菊花頓時綻放!周芷若的小屁眼,竟神奇的塞下他的巨屌!


「啊啊啊啊……」周芷若爽到極限!


「我干!我操!我干開你的小屁眼!」那人發力狂干,與前面干周芷若淫穴的人配合無間。


「啊啊啊啊…丟…丟臉死啦…同時被兩個人干…喔…喔…好爽…我好下流啊…我好喜歡被兩支屌操…」她的屁
眼不負眾望的被干出血來!


「我操你個死賤種!」「干死你這爛貨!」他們從站著干到滾在地上干!


「唔唔唔唔……」周芷若又多一張嘴被屌干!


「射啊!」三人同時拔出肉棒,射在她的臉上、陰戶上、雪白的屁股上。


「喔喔…」許多手淫著的人也一起噴發,周芷若全身被射滿濃稠的精子。


馬上又有兩人換上,將周芷若的淫穴干得更松!將她的屁眼干得更加鮮血淋漓!


兩支熱燙的肉棒只隔著薄薄的肉壁,在周芷若體內抽插,猛干了兩百多下,然后,兩支肉棒都是一陣劇烈抖動,
將滾燙的精子在里中狂射出來。


周芷若兩眼上吊,攤在地上,她愛死兩支肉棒在她體內同時射精的感覺!


「噗…」周芷若放了個屁,臭屎隨著屁,從被干開的肛門中噴發出來。


「哈哈…她被干到拉屎了…」「既然敢拉糞!你給我吃下去!」一人將周芷若的頭壓入他剛拉出的臭糞里,周
芷若不提防吃了一口。


「哈哈…滿臉臭屎!」眾人放聲大笑。


周芷若卻開始咀嚼起口中的臭糞!


「屎居然這么好吃!我居然喜歡吃屎!」周芷若居然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挖著屎吃!


「媽的!這賤貨愛吃屎!大伙拉啊!」許多人紛紛脫褲,當下集了三十幾陀新鮮熱糞!


「吃吧!吃吧!」周芷若一邊扒著臭糞狂吃,一邊被人猛操!她又開始幻想每日都可以吃到新鮮、熱騰騰的糞
便,她甚至開始計畫要如何去偷挖糞坑里的臭屎來吃。


「嗚吼吼…射滿她全身…干滿她全身的肉洞!」眾人全瘋了!


周芷若的屁眼、淫穴、嘴,毫無懈怠的被猛抽著、猛干著!就連她的乳溝、腋下,也不斷有肉棒夾弄著,甚至
她臉上、身上各處,都被無數的龜頭用力頂著、戳著。


周芷若在人群擁擠中,只露出一雙修長潔白的玉腿不斷抽動,她在丐幫的屌林之中,接受眾屌的精液洗禮。


最后丐幫總共召集了三百多人,每人至少輪了她五次(那生菜花的上了她七次后精盡人亡),連奸三天三夜,
初計她被干了兩千炮以上!


周芷若的全身覆蓋著厚厚一層由尿液、屎糞、精液所混成的泥漿,渾身的惡臭五里外便能聞得,臉部因吹太多
簫而眼歪嘴斜,大奶被抓得變形,奶頭被捏得乳暈大如銅錢、黑如焦炭。淫穴已大開到無法合起,陰道因抽插過度
而潰爛,菊花也被大開至肛裂。更慘的是,她也被感染到菜花,歪斜的嘴角、松垂的陰唇、爆裂的肛門上都花開朵
朵,好不燦爛???


第三章神醫妙手回春淫美人出租做雞豪俠群集千屌挺出


「哈哈哈!嫩名滿天下…峨嵋出品的優質處女周芷若,如今不也淪為丐幫眾屌下的精液排泄所!」陳友諒笑道,
走到周芷若身前,蹲了下去,翻弄著周芷若此刻真的比春花院的陳姥姥還松的垮穴。


「武林中人人欲捅的」緊縮小嫩穴「!在我們丐幫的摧殘下,不也淪為精臭大洞!」周芷若的鮑魚,像是被人
扯開,再丟在糞坑里狠狠踩踏過一般,又松!


又臭!又爛!又敗!


周芷若的鼻孔插著兩跟筷子般粗細的氣管,這是丐幫眾人為免她被精液淹沒,導致鼻孔被堵窒息而替她插上的。


周芷若張開口,「唔???唔???」她的嘴中灌滿太多精液和臭屎臭尿等惡心穢物。


「你想說什么?」陳友諒將她嘴里的穢物挖出。


「插???插我???我???還要被操???為什么???停???停了???」


周芷若果然人賤骨騷,被三百多人輪奸過后竟還能說出這番下流言語。


「你想被插不怕沒人上你!」陳友諒笑道。


「那快???快呀???我好???好癢???」周芷若下賤的掏著她那如今至少可塞入十只肉棒的垮穴。


「你如今這副模樣只怕連狗都不敢操你!」陳友諒指著她那花開朵朵的爛穴、爛嘴、爛屁眼!「需要好好整治
一番!快請大夫來!」陳友諒叫道。


周芷若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她全身的精糞爛泥已洗盡,光潔白皙的嫩膚又重現眾人眼前,不過她的奶已變形,
上下三個肉洞都被干松,還開滿了花!


大夫已到,看見絕美卻被摧殘成如此慘狀的周芷若。他迅速替她做了全身檢查,「她的菜花好治,這變形的奶
子也可恢復原狀,裂開的肛門也可痊愈,只是這垮穴???」他不得不說是「垮穴」,就算是年逾百歲的老婆婆都
比她緊。


「陰戶我盡量使之恢復原狀,至于內部嘛???」他掀開周芷若的陰唇皺皮。


「哇???」大夫驚道。「你們是拿什么對付她?就算是被三百人輪奸過也不至如此!」「真是對不住啊
…大夫。」陳友諒必恭必敬道。眼前此人是大都第一名醫,未來還想繼續奸淫周芷若就靠他了。「這賤貨穴里塞了
太多精液,甚至在穴里凝結成塊,于是在下令人用勺子伸進其中,將之刨出!」陳友諒并未全盤托出,但也夠嚇人
的了。但事實上他們哪里這么客氣,他們先是一個個將整只手臂伸進去挖,然后才用勺子,但仍挖不干凈。再來甚
至用耙子!只是周芷若穴再松、再垮,也斷無可能容得下,于是他們將耙頭削邊,只余三齒,然后再伸進去狠刮她
的陰道!后來他們從周芷若穴中所刨出的精液泥塊,整整二十斤重!


「天啊!你們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你們可知已把她的子宮刨爛!若不是今日有我來,她以后便無法生育了!」
大夫喊道。


丐幫眾人皆嚇了一跳,他們魯莽的舉動,差點害得能「搞大周芷若的肚子」


夢碎!好在他們請了這妙手回春的名醫來!而陳友諒原本已讓周芷若受孕,卻因他唆使的刨穴之舉,使得那顆
受精卵也被刨了出來!令得自己與「將周芷若干到懷孕的男人」這個頭銜擦肩而過,實在是自作自受。


一個月后,春花院里,陳友諒帶著已被治愈的周芷若來到。她的菜花已被治好,屁眼也已補好,變形的大奶也
恢復原狀,甚至更大、更挺,只是乳暈還是一樣又黑又大。而她的淫穴,外觀上經那名醫妙手整治,已回復了九成,
只還有些黑皺,但是陰道損傷太重,雖經大力救治,不免比從前松得多了,好在她被刨爛的子宮已被順利救回,想
要搞大她的肚子又有機會了!


「陳姥姥!你看我帶了什么好貨色來!」陳友諒大聲道。


陳姥姥,就是那個之前提過,春花樓穴很松的陳姥姥,她十五歲就當起妓女,給人操到了四十歲才收手,自己
開了這家春花樓。


他狐疑的看著陳友諒,乞丐當然是沒錢嫖妓的,他們會來春花院也只是來求人施舍,但陳友諒居然帶了個美人
來,好象是要賣?她打量起周芷若。


周芷若一絲不掛,胸前晃動的豪乳在名醫的整治后變得更加巨大,足有人頭般大小,而且傲然挺立!而她的陰
部在整治后也幾乎又完全回復先前的鮮嫩欲滴!


陳姥姥拿了一根竹竿往她的淫穴探去,「嗯…有些松…是個破鞋…」其實從周芷若又黑又大的乳暈,和她那翻
出來有些黑皺的陰唇,就可知她被許多人上過。


只是望著花容月貌,玉肌生輝的周芷若,「就算是個破鞋,也比我緊得多!」


陳姥姥不禁嘆道。其實她根本不必慚愧,她如今年逾五十,淫穴被整整操了二十五年,方造成如今又老又殘的
局面,但周芷若一個月前,卻還比她這五十年的老穴,還松、還垮、還殘、還敗十倍!


「陳姥姥,這騷貨想嘗嘗做雞的滋味,我將她租給你春花樓一個月,好不?」


陳友諒問道。


「租?我們這里只收賣的!」陳姥姥道。


「你看看這等貨色,就算只租她一個月也夠你賺翻了!況且我說是租你,其實是借你,我不跟你收租金!」陳
友諒道。


「不收錢?看這等貨色,一夜要價千金也不為過,你居然要免費借我?」陳姥姥不信道。


「我確是要免費借你,不過卻有條件,那便是她一次只能收一文錢,還有這一個月內,至少要讓她接三千客,
少一個你就得將她為你賺的錢兩倍吐出。」陳友諒開出條件。


「這是什么怪條件?一次只收一文錢?」陳姥姥怪道。


「這是我要求的,要是價碼訂得太高,窮人不就干不起我了?」周芷若淫笑道。


「我就瞧你一副犯賤樣!果然是你出的主意。也罷!就算只收一文錢,憑你這姿色也是穩賺不賠!至于一個月
要接三千客???」陳姥姥遲疑道。


「難道不成嗎?我不睡覺也不吃飯,天天都給人干呢?」周芷若急迫道。這天下最欠人干的人非她莫屬!


「如此便好辦了!超過五千人也不是問題!要是你還能同時應付多人,破萬都有!」陳姥姥笑道。


「我行!我行!」周芷若喜道。


「我活了大半輩子沒見過這種賤婊子!」陳姥姥心中鄙夷道。


一個月前還是武林十大優質處女的周芷若,如今已淪為一只連五十歲的老妓女都鄙視的雞!


次日,周芷若在春花樓做雞的事轟動江湖。一日之間,春花樓整個爆滿,來得俱是江湖豪客,各各指名要干周
芷若!


「來來來…各位別急…先到的先上!」陳姥姥笑得合不攏嘴,將最先來的三人引上,正是明教四大法王的金毛
獅王謝遜、白眉鷹王殷天正、青翼蝠王韋一笑!


這次來的客人其實有三分之一是明教中人,原來他們通通想來大干原本篤定的教主夫人,而身為周芷若未婚夫
的張無忌卻被明教上下聯手給蒙在鼓里。


「走罷!」三大法王要將周芷若帶離。


「上哪?」周芷若媚問道。


「當然是入房開干啊!你這小婊子弄得我好癢!」韋一笑道。


「我這次做雞可是要做最下賤的的那種,你們就在這里干我吧!」周芷若呵呵笑道。江湖公認「最淫賤的破鞋」
和各大妓院票選「最耐干的娼妓」之名,她可是志在必得。


眾人聽她竟要在大廳上讓人開干,紛紛吞了吞口水。


「那還等什么?」韋一笑搶先脫褲,挺屌而出,屌上居然套了環刺圈。他不只愛咬人吸血,更愛將人干得出血!


殷天正跟著脫褲,挺出支異屌,他的龜頭居然如鷹嘴般倒勾!原來他鷹王的封號是由此得來。


謝遜也脫下褲,他的屌除了大了些外,沒什么特別,只是他的陰毛根根如針般挺立,被他操的女人,下體必定
被陰毛刺爛!


看來周芷若開張第一炮,就要被人干得不成人形,眾人紛紛嘆息。


「唉…誰叫咱們來得晚…」「待會只好穿給人穿爛掉的破鞋了!」「就算是爛鞋也要穿!能夠干上嫩名滿江湖
的周芷若一炮!那也就不枉此生了!」「這鞋早給丐幫穿爛啦!還什么嫩名滿江湖!」眾人點頭稱是。


周芷若看著三位法王,心中有股即將被玩爛的興奮!「來做雞果然是對的!」


她往韋一笑的胯下撲了過去,含起他套著刺圈的肉棒。


刺圈將她的口腔刮爛,鮮血滿溢從嘴中流出,周芷若沉浸在痛楚的快感之中,舌頭也被穿了好幾個洞!


謝遜不知何時已將肉棒塞入她的淫穴,一上一下套干起來,如針般的陰毛通通刺入她的陰戶,下體當場鮮血淋
漓!


殷天正也不落人后,將屌捅入她的屁眼,倒勾的龜頭刮弄著肛門內部,將周芷若干得樂不可支!


「爽……爽透……干爛我的小穴……刮爛我的小嘴……刨開我的小菊花……」


周芷若嘴巴被塞,喊不出話,卻在心理吶喊著。


「啊喔喔喔………」三位法王同時叫道,一齊射精!


「唔唔……」周芷若將韋一笑的精液狂吞入腹,吸干了也不放口,硬是將它緊緊含住。


「馬的!你這賤婊子!」韋一笑用力拔出,「崩!」周芷若的幾顆牙應聲而斷,櫻桃小嘴則被刺圈扯爛,瘋狂
噴血!


「啊啊…這賤貨!差點將我的屌夾斷!」周芷若屁眼緊縮,將殷天正的屌緊緊嵌住,殷天正全力一拔,倒勾連
帶將她的肛門一齊扯出,才第一炮就把周芷若干到脫肛!


「喔吼吼…我射滿這騷貨的子宮了!」獅王開心吼道,周芷若想將他夾緊,但淫穴之前毀壞的太厲害,雖然治
好但畢竟松了!獅王從容拔出,陰毛則將她的下體刺得千瘡百孔!


「再來!這次換位!」韋一笑被獅王適才那句話提醒,誰不想搞大周芷若的肚子?想搞大她的肚子,至然要先
射一泡精在她子宮!


于是三人換位再操,這次換蝠王干穴、鷹王操嘴、獅王插屁眼!


又是一番大干之后,韋一笑滿意的將濃郁的精子注入周芷若的子宮,將屌拔出,周芷若的陰道已被他屌上的刺
圈刨得血肉模糊!鷹王一時不繼,拉了一泡臭尿在她的爛嘴,獅王的陰毛則將她粉嫩的雪臀刺成蜂窩!


「再換!再換!」殷天正在眾人面前出糗,憤怒道。


這次要換他操穴、蝠王干臀、獅王捅嘴!


「哇!萬萬不可!獅王不可以操她嘴!」「獅王的陰毛會將她的臉插爛毀容啊!」「你們已經搞爛她的穴!弄
壞她的屁股!不能再毀了她的臉!」眾人紛紛叫道!


「那好吧!」謝遜用力一喝,陰毛紛紛聚攏,他將屌放入周芷若的嘴中,根根如針的陰毛也插了進去,然后再
里面才散了開。「弄爛她的嘴總比弄爛她的臉好吧?大家還有什么話說?」謝遜朗聲道。


「好吧好吧…反正大家都是付了錢,沒理由阻止人上!」「既然獅王可退一步,那么大家也就算了吧!」眾人
紛紛道。


獅王的陰毛散開在周芷若的嘴中,宛若讓她含了顆刺球,周芷若的口腔被刺得千瘡百孔,眼淚因劇痛而流出,
卻依然眉開眼笑!當真是天生犯賤!


鷹王的屌也插入了周芷若的淫穴,蝠王也預備刨開她的屁眼!


三人又是一番激干!


「唔唔唔???」周芷若居然用力吸緊謝遜的屌,幾根陰毛頓時穿出她的臉頰而出,看得眾人哇哇大叫!


「我干翻你!看我把你轟上天!」殷天正為了一雪前恥,用力狂干!功力催發到極至,頂上冒煙!


「我插壞你個爛屁股!」韋一笑奮力狂捅周芷若已成蜂窩的翹臀!


「呀哈!」殷天正大叫,用盡真力的他終于如愿射精!


二位法王也接連射出,謝遜將他軟垂的雞巴掏出,周芷若的美齒被干碎好幾顆,一張小嘴也被操成血盆大口,
頰上還有七、八個被刺穿的小洞!而她的屁眼在韋一笑瘋狂猛操之下被刨出許多肉屑,那已脫肛的菊花,更是大大
盛開!


殷天正射了這一泡,龜頭卻勾著子宮內壁,差點拔不出來,搞了許久,才用力扯出,所幸沒將子宮一起扯出來!


三位法王皆輪流將精液射進周芷若的子宮了,不過沒人授精成功。


周芷若三洞流血,大字型癱在地上,香汗淋漓!「才第一輪就這么刺激!接下來我還撐得了多久?」她的心理
不禁有些害怕,卻有更多的期待!期待被玩得更爛、更殘!又輪了三十多人,陳姥姥早已看不下去了,她
從頭到尾都閉著眼,讓客人來提醒她該換下一班人了。周芷若被干到后來甚至開始吃屎喝尿!


她實在不懂一個人怎么可以下賤成如此德性!因為身體被不斷的淫虐而連續高潮!


她做了一輩子妓女,也從未見過這么多的精液、屎尿全在一個女人身上里里外外!


「第一百零七號!」陳姥姥無力道。這號碼當然不是一個一個人輪,而是一班人一班人輪,此刻周芷若早已被
兩百多人上過了!


輪了一百多號終于到了五散人。


「不是吧!」彭瑩玉看著下體爛成一團,甚至嘴也爛成一團的周芷若道。他扯著她的頭發,將她拎了起來,周
芷若臉頰上的小洞流出精液和血。


「這么夸張!連臉也給干破了!」說不得愕道。


「爛!敗!壞!」冷謙翻弄那已爛得糊成一團的陰戶道。


「哇!這是什么?」周顛將她翻過了身,卻看見被干至脫肛,被插成蜂窩的豐臀。


周芷若張開血盆大口微笑,現出里中成堆的精液屎尿,伸出那坑洞破爛的長舌。她愛上被人玩爛!愛上被人說
她爛!然后再繼續把她玩得更爛!


「反正我本來就是爛人一個!爛屌一條!就算她再爛!我也要干!」周顛搶先脫褲,露出一條驚人爛屌!


周芷若以為她已嘗過世上最爛的屌了,但周顛的屌卻還是讓她一驚。原來周顛因為相貌生得丑陋,取不到妻,
甚至連妓女也沒人敢接他,于是他只好強奸些畜牲,因此得了一堆怪病。


他的雞巴雖然粗大,皮卻整個潰爛,更長了一堆膿包,還有些奇形怪狀的肉刺。而他的龜頭生滿腫瘤,甚至有
許多小蟲正自鉆入爬出!別人的臟屌或許又黑又臭,他的臭屌則是又黃又綠,爛得一蹋胡涂!周芷若的眼
神發亮,下賤的本性展露無疑,握著周顛那只天下無可匹敵的爛屌,在臉上溫柔磨蹭!


「啊……好棒的爛雞巴……我就是想要幫這種爛雞巴吹簫……我就是想要被這種爛雞巴操……」她陶醉道,卻
因為齒碎頰穿而漏風。


眾人嚇傻了看著她,這真是那冰清玉潔的周芷若?雖然他們早已知道周芷若已成了丐幫的破鞋,但卻沒想到陳
友諒竟把她調教得如此又騷又賤!


「冷謙,你看這婊子怎樣?」彭瑩玉一邊脫褲一邊問道。挺出他的肥屌。


「騷!賤!天生!雞!」冷謙也脫下褲子,挺出一根鐵棒。他一向是不肯多話,惜字如金,更鮮少評斷他人,
但此刻卻說了五字形容她,可見得周芷若是多騷、多賤,簡直就是天生的雞!


說不得和鐵冠道人也脫下褲子,挺出他們的利器!周顛已開始干起周芷若的小嘴,「爽啊!我ㄧ輩子沒給女人
吹過,第一次就給天下第一美人含!」余下四人嫌惡的看著,只因周芷若因為幫這支爛屌吹簫,吹得滿嘴都是膿漿、
小蟲,那些小蟲甚至從她的鼻孔、臉頰上的小洞鉆出。


「啊啊…我射啦…射在大美人的嘴里…」周顛瘋狂射精。他的精液比屌還惡,居然是膿稠的醬色,許多小蟲還
跟著被射了出來,通通都進了周芷若的小嘴里,再從頰上的小洞流了出來。


「好好喝…」周芷若被羞辱的快感升起。


「干呀!」五散人一起喝道。


周芷若的陰道一早已被干得又松又垮,因為大家搶破頭的想射在她的子宮里,于是她的淫穴后來甚至一次給兩
個屌共插!五散人見她穴爛至廝,決定同進同退,五支屌并攏在一起,一同插入!


周芷若這破敗香爐雖然香火鼎盛,來插香的人絡繹不絕,但也未曾一次遭五支屌強行突入過!「啊啊啊……插
死我啦……一次五支肉棒……你們好行……撐死我啦……裂了……我的下面要裂啦……」周芷若痛苦哀嚎,果聽得
「劈啪劈啪」


皮肉撕裂聲直響,五散人的五支肉棒,居然真的一齊插了進去!


「爽……爽翻……五支大雞巴……一齊插我……喔喔……」周芷若口吐白沫的狂叫,身子不斷用力扭動!五支
肉棒撐滿體內的快感讓她瘋狂的連續高潮,她那撐至極限的陰道卻還因為一次次的沖擊,而不斷的再撐得更大!


五散人節奏一致,同插同退,將周芷若大開到不可思議的肉穴,干得劈哩啪啦直響!看得在場眾人冷汗直流,
深怕周芷若下一秒被干得從中裂開!


「嗚喔吼吼吼……」干了五百多下,五散人同時射精,在周芷若體內爆漿!


五人份的精液同時射了進去!數以兆計的精子,兵分五路,朝周芷若的卵子狂沖!


「喂喂!你們別爭了!搞大周芷若肚子的一定是我們!」鐵冠道人帶頭的精子道。


「嘿嘿!說不得…和尚我難得破戒,當然要她替我生個胖娃娃…」說不得帶頭的精子道。


「放屁!能使周芷若受孕的一定是我!」彭瑩玉帶頭的精子道。


「這么賤的婊子!理應該懷最臭最惡的周顛的種!」周顛帶頭的精子道。


「沖!上!破!」冷謙帶頭的精子不理他們,搶先猛沖!


「你偷跑!」其它精子喝道,一齊沖了上去!


周芷若的小腹隆起,里中灌滿了五散人濃稠的精液,周芷若清楚的感覺到五路的精液正奮力的在里中沖刺!「
會是誰呢?誰會讓我受孕?」她已從那大都名醫的口中得知,陳友諒的那顆受精卵已被刨除。「希望是周顛!被這
種惡心的人干到懷孕才羞恥!」她心道。


但是周顛的肉棒爛得一蹋胡涂,精液里的精蟲大多早已壞死,僅有幾百只的戰力,而且俱是些老弱殘兵,很快
就被殲滅,倒是那些隨精液被射出的小蟲,還活蹦亂跳的在子宮內的精液池里游泳。


五散人射完精液,滿足的拔出肉棒后,眾人紛紛不管順序,直接沖了上去。


他們看了周芷若一次被五支屌插的淫賤樣,再也忍不住了!


「爆了!要爆啦!」「我忍不住啦!」他們紛紛捧著快爆炸的肉棒叫道。


周芷若雙腳被抬起,頭下腳上的看著眾人紛紛將早已掏弄得發燙的肉棒塞入淫穴里射精!一陣陣灼熱的精液不
斷射入體內,周芷若的陰道快速的一張一縮,將精液不斷吸入子宮內,讓各各驍勇善戰的精子在里中沖殺突陣!周
芷若淫賤的笑著,看著不斷脹大,被精液灌滿的肚子,她興奮的伸手摳弄著獅王陰毛從嘴里插穿出來,頰上的小洞,
將之愈摳愈大。


已有五十人射了進去!周芷若的子宮快被灌爆,肚子脹得比孕婦還大,「啊啊啊……」她酥麻的叫著,手指插
入頰上那被她摳得可以塞入手指的洞中,還在不斷挖大。然后吐出那創口百出,破爛不堪的長舌,舔著乳上的精液,
「好棒!


好棒!「她銷魂叫道。


而后一個月中,春花樓日日爆滿,來的全都是江湖豪客,全都是要來干周芷若的。其它的妓女只好在一旁看著
一幕幕怵目驚心的輪奸畫面,看著愈來愈不成人樣的周芷若,看得她們一一吐了出來。


「天啊!她沒日沒夜的給人家操!居然還能撐到現在!」「你看她那副下賤樣!那里是再撐!根本是再享受!」
「聽說她會武功!在武林中很有名!好象叫什么嫩穴之類的?或許學武之人比較耐操?」「耐操是一定的!你可有
看過有人被這么多人操這么久、操這么慘,還能面帶笑容?」「嫩穴?笑話!她現在比劉姥姥還松哪!」那群妓女
聚在一旁鄙視著道。周芷若此刻確實比劉姥姥還松!甚至不能說是松了,她的下體根本像是被挖了個大窟窿!而劉
姥姥?她看著周芷若被操了三天之后便暈了過去,一直沒有醒來。


周芷若造成的轟動之大,讓陳友諒無法想象,她居然日日接客三百多人!而在沒日沒夜被操的第二十日后接客
破萬!而周芷若也因被干了太多炮而報銷!提前被送離春花樓!春花樓眾妓女看到她最后的慘狀!至少一半以上嚇
得逃離春花樓!


周芷若在二十日內慘遭萬人輪奸,其中多數人選擇內射,畢竟能搞大周芷若的肚子實在太誘人了!粗估周芷若
的子宮在這二十日來,總共被灌入七千八百五十九泡精液!最后由一位四肢俱殘、又老又廢,路過的乞丐的精子插
得頭香!


不過沒有用!周芷若的子宮根本被干到壞了!


周芷若確實達成了她的夢想,勇奪江湖公認「最淫賤的破鞋」和各大妓院票選「最耐干的娼妓」!甚至更奪得
許多新的頭銜,像「武林中最該當雞的女俠」、明教公投「十大非干不可的女人」第一名、妓女年度票選「遭奸最
慘況」冠軍!


但她也付出慘痛的代價???


第四章宋青書救人賤娃含屌夾奶喪心


「唉???」那大都名醫又被請來,他看著床上周芷若那只能用「殘破」來形容的身體,嘆了一口氣,「你們
是存心想考驗我的醫術嗎?才不出一個月,居然把她弄成這個樣子!」他氣道。


「這是她自己要求的,可不關我們的事啊!」陳友諒道。


那名醫又嘆了一口氣,「真是個賤娃!」「大夫能將她治好嗎?」陳友諒急問。


「治好是不可能,我盡力而為吧!」大夫嘆道。


這次周芷若壞得太嚴重,丐幫沒替她清洗,就直接送到大夫的家中。周芷若全身浴精,滿身臭屎,臉上有七、
八個小坑洞,嘴被撕裂,牙齒全碎,口腔全爛,一條潰爛的長舌被整個扯出,軟垂垂的掛在嘴邊。她的穴更是慘不
忍睹,下體被摧殘的血肉模糊,陰唇整個被扯爛,拉到肚皮上來,現出陰道深處,那被著鑿破的子宮!屁股更是離
譜,豐臀被扎成蜂窩,屁眼大開,整個脫肛!


「她的子宮全毀!下體全爛!肛門全壞!臉部重創!」大夫不斷搖頭。


「子宮全毀?那不是不能生孕了?大夫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她啊!」陳友諒根本只在意周芷若還能不能生育。


「她的外觀我可以盡力使之回復,但是陰戶和肛門被破壞過甚,最多只能恢復六成,而且她內部損毀的太厲害,
以后將無法禁屎禁尿,而她的子宮嘛…我盡量治好,但她以后必定更難受孕,若是想生孩子,那就要多加行房了。」
大夫說出這番話來,簡直像是鼓勵眾人多多輪奸、多多內射。


一個月后。


陳友諒端坐大廳首座,下首坐著的則是因為弒叔而入了丐幫的宋青書。


「求求你,放過芷若,不要再折磨她了!」宋青書哀求道。


「一切都是那婊子自愿的,我可沒有半分勉強。」陳友諒笑道。


「只要你們肯放過芷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宋青書堅定道。


「好哇!那你幫我們對付武當派,我就把周芷若交你!」陳友諒干脆道。


「我已害了莫七叔,怎可再害其它人!」宋青書怒道。


「那也沒辦法,周芷若就繼續留在這吧!」陳友諒輕松道。


宋青書心理掙扎,「你們到底她弄成什么樣了?聽說你們輪奸她,還逼她做雞?」他冒著冷汗問道。


「她早給玩爛了,不過你放心,我們已請名醫將她治好,現下,嘿嘿…還堪使用。」陳友諒淫笑,周芷若被醫
好后,色妹妹成人電影-快播電影-倫理電影天堂網「試用」的當然是他,至今早已又射了十幾泡精在她子宮過了。


「把那條母狗牽上來!」他向外叫道。


周芷若全身赤裸,頸中給套著項圈,項圈纏著狗煉,被人像狗一樣牽了進來。


「芷若!」宋青書看著爬在地上的周芷若悲道。經過那名醫一個月的救治,周芷若已大致復原,只是臉
上還殘留著淡淡的洞疤,嘴邊有著不易發現被撕烈過的痕跡,口中已換了副潔白新牙,破爛的舌頭大致醫好,不過
舌上的破洞無法修補,所以給穿上了九顆舌珠。她的巨乳還是一樣大如人頭,乳暈又更大了,而且黑得發紫!而她
的陰唇則比之前皺得許多、黑得許多,當然,屁眼也松得多了。


「周母狗!過來!」陳友諒喚道。


周芷若應聲爬了過去,不斷搖動她的肥臀,像狗搖尾巴一般。


「我將她調教的不錯吧?只要你答應了,這條母狗就是你的了!」陳友諒向宋青書誘惑道。


宋青書看著周芷若這副下賤模樣,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不如先讓你試用一下,試過之后,再來慢慢考慮。」陳友諒淫笑,「周母狗!還不去服侍人家宋爺!」周芷
若應聲向宋青書爬去。


看著周芷若晃動著巨乳,搖動著豐臀,向他爬來,宋青書的肉棒頓時挺立!


「哈哈哈…好好享用吧!這賤貨雖然破!但是騷得夠勁!」陳友諒哈哈大笑,推廳出外,將大門關上。


周芷若嬌媚的看著宋青書,留著口水,在他的胯下蠕動!他被陳友諒調教過后,已不知羞恥為何物,只知道她
天生下來就是給人干的!


宋青書忍不住將褲子脫了下來,搓弄堅挺的雞巴。


周芷若一看見肉棒,便像狗看到骨頭一樣,整個眼睛都發亮起來了,她伸出她那入了九顆珠的鮮紅長舌,輕輕
刮弄著他的肉棒。


「天啊!好棒!」宋青書爽道。周芷若上的那九顆舌珠像在幫他的肉棒按摩。


周芷若又開始舔弄龜頭,舌尖在龜頭的尿口處滑來滑去。


「啊啊……」宋青書差點給她弄得尿了出來。


周芷若面露淫笑,又嬌又媚,纖手開始玩弄他的囊袋,然后忽然含了下去,在嘴中用舌頭攪弄。


「哇…芷若…你好…好下賤…居然吃我的蛋…」宋青書呻吟道。


周芷若將他的睪丸含入吐出七、八次后,又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的吸舔起肉棒來,這是她含過上千人的肉棒后
學會的招式,叫「玉嘴弄笛」!


「喔吼吼…你的口技太棒啦!」宋青書終于受不了了!他捏住周芷若的小臉,狠狠的將肉棒插入她的喉嚨深處,
扯住她的頭發,用力猛干!


「啊啊啊……」他邊干邊叫。「我是怎么了?我是來解救芷若的,怎么居然干起她的嘴來了?」宋青書忽然清
醒,停下操嘴的動作。


周芷若卻實時在嘴中攪動長舌,挑逗他的龜頭。


「啊啊……不……泄了……」宋青書不小心射了出來,拼命想將肉棒從她嘴里拔出,周芷若卻用力吸緊!拼命
猛吸!


「哇啊……」周芷若終于放開他的肉棒,宋青書差點被她榨干,捧著癱軟的肉棒哀號。


「咕嚕…」周芷若將她嘴中滿滿現榨熱燙的香濃精液吞入下肚。


「好好喝啊…宋哥哥我還要更多…」周芷若淫道,又向他的胯下撲來。


宋青書大驚,連滾帶爬的逃出屋外,只見陳友諒笑盈盈的站在外頭。


「怎樣?夠勁吧?」他淫笑道。


「救我!芷若???怎會變成這個樣子?她差點把我吸干!」宋青書驚慌道,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周芷若
竟從冰清玉潔的清高圣女,變成饑渴下賤的無恥淫婦!


「哈哈…那是因為她這個多月來,被我用丐幫鎮幫之寶」馴狗大法「調教出來的!」陳友諒笑道。


周芷若沖了出來,宋青書趕緊道:「你快想辦法啊!我才剛射完精,她會把我吸干啊!」「剛射完精那還
有別的可以射啊!」陳友諒將周芷若喚了過來,令她張開嘴,掏出肉棒,尿在她的嘴里。周芷若盡數喝下,尚不滿
足,貪婪的吸吮著肉棒。


「你…你…居然尿在她嘴里!」宋青書驚道,不敢相信的望著周芷若嗜尿成癡的淫賤樣。


「你不妨試試。」陳友諒淫笑道。


宋青書心中掙扎,「周???母狗!過來!」他終于忍不住道。


周芷若趴在他的胯下,杏唇張得老開。


「不管了!」宋青書眼一閉,將屌塞入她的嘴中,嘩啦啦的尿起來,一股舒解的快感。周芷若竟真的將自己的
熱尿喝下!


「唔唔…」周芷若尚不滿足,拼命吸住他的龜頭。


「哇哇…又來啦…你快想想辦法…」宋青書拼命想推開周芷若的頭,龜頭卻被緊緊嵌住了。


只見陳友諒不疾不徐的拍拍手,手下聞信,紛紛送上裝滿的痰盂、夜壺、糞桶,再將這些穢物倒在地上。


周芷若大為興奮,趴在地上晃著肥臀,大口大口狼吞虎咽的吃著地上惡心的穢物。


宋青書看得傻了,雞巴卻脹大起來。


「想上就上吧!何必客氣?」陳友諒推了他一把。


「周母狗…」宋青書已被淫欲占滿心思。


周芷若聞聲爬了過來,跪在地上,捧著她的豪乳,夾住宋青書堅挺的肉棒。


「好…好軟…周…周母狗你的奶真棒…」宋青書酥麻道。


周芷若用她那兩團
上一篇:貝勒烙情 下一篇:至尊奪妍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