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淫色校園 > 我不是房東Kelly篇

我不是房東Kelly篇


Kelly掀開被子後,從桌上吞了塊冰塊,把我的肉棒含住吸啜,過一陣子又吐出冰塊,含了口熱水來回交替,很快地肉棒在她的吞吐下再次繳械。

由于Kelly在經過幾次的「激烈運動」後,早已全身癱軟無力了,所以我便展現男人強大的Power,以新娘抱的方式將Kelly從沙發抱起,帶進浴室再一次準備盥洗。

我坐在潔白的浴缸旁看著即將放滿的熱水,在熱氣蒸騰中看到那具雪白動人的身軀,而手上抱著如同初經人事有著羞澀臉龐的Kelly在熱氣的薰蒸下,額頭出現汗滴,疲憊的臉龐變紅潤了,看來好像快清醒了。

在把她放到浴缸里面浸在熱水中,此時她那迷蒙的眼睛突然睜大,并開口說話:「老實說,阿杰,你在房客之間發生的事情我已經有所耳聞了。」Kelly的臉色突然沉下來。

「嗯。」我突然不知該說什麼,只淡淡的回了一句。

「其實你人很不錯,對朋友很照顧,照理來說,應該是個很不錯的伴侶。可是你不太能控制你的情感,不太能拿捏分寸,這樣的男人不能讓人依靠。」「……」這時的我突然受到驚嚇無法開口。

Kelly在說完話之後,便起身離開浴缸,拿起放在浴缸旁的沐浴乳擠壓在手上,涂抹在那潔白如雪的皮膚上,搓洗完身體後,便開起蓮蓬頭自顧自地將身體徹底沖洗乾凈。

就這樣,我默默無語的看著Kelly在沖完澡準備離去,「那你呢?」此時我開了口。

「其實我因為之前的情傷一直不太能走出來。」Kelly此時恢復理智的說出:「當時我請你跟我一起參加婚禮,除了是為了讓我的前男友看到,沒有他我也可以過得很好,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孤寂的自己參加這場婚禮。」「在跟你相處的這段期間,我原本以為自己遇到一個對的人,可惜我看走眼了。像你這樣濫情的男人,和路邊的野狗有什麼兩樣!」Kelly突然崩潰的說出口,出手重重的捶在我胸口,不知為何我也選擇承受不閃躲。

Kelly因用力過猛使重心前傾加上地板濕滑,一個重心不穩,她「砰」的一聲整個人趴在地板上。而這麼一摔,Kelly整個人暈了過去。

這時我突然「啊」的一聲沖出浴室去,一陣手忙腳亂的跑向床舖旁邊的小柜子,拿起電話撥打119通知救護車。在打完電話後隨手拿起西裝外套、西褲穿起來,并用兩條浴巾裹住Kelly的身體,抱起昏倒的Kelly就沖出去。

救護車到時,我自稱是Kelly的男友,也跟著跳上救護車去,此時想起西裝外套里有手機,于是拿起手機撥打給Nico,請Nico趕快前來醫院。

到醫院時Nico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時我便將所有經過對著一臉驚惶失錯的Nico訴說。

「我們暫時不要聯絡了。」Nico此時說出。

「為什麼?」我傻眼的看著Nico。

「其實這段期間都是Kelly姐在幫忙照顧我們這些房客的,雖然你也住在臺中,可是你臺中、臺北兩地跑這麼多房子,哪照顧得來?而且我也有耳聞你跟一位叫小倩的房仲小姐發生的事。」

「哇靠,不會吧,你怎麼都知道?」

「拜托!我有我的眼線好嗎?」

「干!我猜眼線大概是Alan吧?大概是有時我把阿肥丟給他照顧,他因不滿,背後捅我一刀吧!」此時的我自己腦補起來。

「我一直把Kelly姐當作是我自己的姐姐一樣尊敬,原以為我能夠把跟你的事隱藏起來,就這樣跟你和Kelly姐相處下去。可是我錯了,愛護一個人需要全心全意的投入,不能三心二意。就像你現在這樣,到最後的結果是我們三個人都受重傷,所以我只能選擇離開這里。再見了,老人家。」Nico崩潰的大哭跑走。

這時我只能默默地看著Nico離去,我知道我們三個人一定要有一個人先選擇放手,但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是我以為年紀小、個性大剌剌的Nico。

此時我已經沒有空閑的時間再去想Nico的事了,我該趕到急診室去看看Kelly的情況。

我先到醫院去找主治醫生了解Kelly的病況,原本Kelly只是一時情緒激動,加上這陣子沒日沒夜的趕工作,氣昏了,但因重心不穩滑了一跤,摔斷了手。由于需要住院療養,而且不是急癥癥狀,于是在處理完了傷勢後,便將Kelly轉往一般病房療養。

到了Kelly的病房門口,這時我突然沒有勇氣走進病房去面對這一切,只是一直回想著我跟Kelly、Nico相處的點點滴滴。此時護士要進病房換藥,看到了在病房前躊躇的我,「來看女朋友了喔?進來呀!」護士微笑著對著我說,這時我才突然驚覺清醒。

「你這個男朋友是怎麼照顧女朋友的,讓你女朋友傷成這樣,這樣是不及格的。」護士此時打趣的說。而Kelly倒是沒有在護士面前表現出厭惡我的表情,只是把我當空氣般的與護士聊天。

在護士走後,我便拿起椅子坐到Kelly的病床旁,拿起帶來的蘋果跟蘋果刀,削起了蘋果。我將蘋果遞到Kelly的眼前,Kelly還是表現出不悅的眼神并撇過頭去。

「拜托!你這樣不吃東西會病倒的。」

「你是什麼人呀,你有什麼資格管我呀!」

「……」

由于Kelly摔斷了右手,無法進食,在我找來護士的幫忙勸說下,她終于把東西吃下去了。

在Kelly堅持不讓她家人知道的情況下,所以我只好先去Kelly的公司幫她請假,并找來老媽幫忙我照顧房客,而我自己不要臉的黏在Kelly身邊照顧她。

在照顧Kelly的這段期間,我放下手邊所有事情,照顧起Kelly。

由于她的事業心很強,所以還是把公司工作拿到病房去做,雖然忙碌的工作讓Kelly必須全神貫注在工作上,沒有多余的氣力來對我打罵,且需要取一些資料,所以還是需要小弟代勞,但想當然我還是沒有好臉色可看。

這段期間讓我了解到,愛一個人除了付出真心外,你還要能包容她對你發脾氣,她情緒崩潰時要安慰她,同樣的也必須將你的喜怒哀樂與她分享,不對她隱瞞。

在即將出院前一天的早上,Kelly突然告訴我:「你可以不用來了。」「為什麼?」我驚訝的表示。

「因為我的手已經快好了,而我也要走了。」Kelly淡淡的說出口。

「到哪里?」

「到一個無人知道的地方去。」Kelly面無表情的說。

這時的我聽到這話,情緒激動的緊緊抱住Kelly,但她還是一樣撇開頭去,一眼也不愿意瞧這個深愛自己、義無反顧的男人。

于是我自顧自的拿起背包走了出去,而在此時Kelly也流起了淚來,因為她知道今天一過,她就要與臺中說再見,也要與這個有緣無份的男人再會了。

到了午夜時,在Kelly病床旁突然有一個聲音出現:「現在是醫師巡房時間,請病患回到病床。」

「我的傷都已經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不用麻煩醫生了。」Kelly睡眼惺忪的坐起來回話。

突然間這位醫師吻起了Kelly,此時才知道,這是她熟悉的氣味。接著我吻起了Kelly的耳朵,這是我在照顧Kelly時意外發現的敏感帶。

「你以為我要跟你玩病患與俏護士的游戲嗎?」我說。

「沒有好嗎?我要跟你玩的是醫師與女病患的游戲。」說完我拿起聽診器,以右手按在Kelly的胸前,并不安份的將手伸入衣服里,對著粉紅色胸罩搓揉,此刻的Kelly已滿臉紅潮。享受著我的挑逗,一面受到放入胸罩里冰冷的聽診器磨蹭,使得她的乳頭很快地挺立起來,持續的吸吮令她的耳朵早已變紅。

接著我爬上病床,把Kelly拉過來,讓她背對著我,她疑惑的不作反抗。我這時輕輕按著她的背,讓她彎下腰來,并將Kelly的外衣及外褲褪下來,使Kelly的兩手順勢撐在了床上。

我此時蹲下身來,并未將Kelly粉紅色內褲脫掉,僅把她的粉紅色內褲撥開,使小穴露出,對著Kelly的小穴吸吮著。沒過多久,就感覺大量的愛液從她的穴里如同泉涌一般不斷地流出,這時Kelly全身也不斷地顫抖著。

她的小穴及陰毛周圍全是我的口水與從小穴流出的愛液,而透濕的內褲也如同透明般的能清楚地看到愛液從小穴里不斷流出。

我此時說:「觸診完畢,要開立藥方了,藥方是先打針再吃藥。」然後右手抓著肉棒,對著Kelly的穴口輕輕的磨蹭著挑逗。因為Kelly的小穴早已濕了,所以動作也沒有太憐香惜玉,突然間,左手扶著Kelly的腰際,將肉棒對準她的穴口後,就整個往前把肉棒給全頂了進去。

因為Kelly怕她的呻吟聲還有她的浪語聲把其他病人叫起床,所以抓起枕頭咬住,但不一會兒就被我把枕頭拿走,讓她放聲淫叫。這時房間里的聲音只剩下我的下腹部和Kelly臀部的碰撞聲、Kelly的呻吟與淫靡的交合聲。

「啊……啊……啊……還要……我還要……啊……啊……好愛這樣子深深的干……啊……啊……再干大力一點……啊啊……啊……啊……用力拍我屁股……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好爽……啊……我……我要泄了……嗯……唔……嗯嗯……唔……嗯……哎……唔……嗯嗯……唔……哎……哎……唔……嗯……啊……不行……不行……快不行了……」而Kelly這些激情及淫穢的話語在這時候也使得我更為興奮,插得更大力、抽得更快速。

「啊……不行……不行……真的快不行了……」Kelly喊道。

「嗯……我也快了……」其實別說她快不行,這樣子身體及語言的雙重刺激下,平常沒有這麼快就要想要射的我也覺得快不行了。

最後我又抽送了幾十下之後,終于忍不住有想要射的感覺,于是停止動作、抽出肉棒,抱起了Kelly,把她放到病床上正準備繼續,Kelly這時卻跳下床往浴室跑去。

在我爬上床時,突然間Kelly從浴室跑出來,綁著包包頭,穿著一身短版白色護士情趣服及粉紅色吊帶襪跑向病床上,把我的肉棒抓住,將我壓倒讓我躺在病床上,并對我說:「阿杰先生,因為你長期跑醫院,為了確認您是否受到病毒感染,所以本醫院決定派護士小姐Kelly為您做侵入性的身體檢查。」Kelly的表情突然變得一本正經。

Kelly先伸手輕捏肉棒的系帶,過了一會兒,要射精的感覺減緩了,便開始用嘴舔起了我的肉棒,濕軟的嘴唇像是在吸吻冰棒般的含弄著肉棒,舌頭也靈巧的不停逗弄我的龜頭及馬眼,弄得我身體顫抖起來,而這時的我也吸吮著她那充滿愛液的小穴。

Kelly在此時突然深喉嚨吞吐了幾次我的肉棒,并以極為淫蕩的眼神看著我,讓我差點從馬眼射出精液,還好她都及時暫停動作,讓彼此稍微喘息。接著Kelly起身跨坐在我身上,解開包包頭,把穿在粉紅色吊帶襪外面的綁繩內褲側邊的帶子解開脫下,抓起我的肉棒對準她的穴口後,開始磨蹭挑逗著自己,直到小穴又再次流出愛液,于是Kelly手撐著我的胸口,整個人往下坐,像是騎著一匹馬般搖了起來,而解開的飄逸長發像是波浪般的舞動起來。

這時的Kelly又再次發出呻吟與淫浪聲:「啊……啊……啊……哥哥,我還要……小穴穴……癢癢的……哥哥……我不行了……哥哥……慢一點……我要壞掉了……啊啊啊……」

「不行,不行,我要射了!」這時我扶起Kelly準備起身離開,就在我要拔出陰莖在體外射精時,Kelly突然雙腳夾緊我的腰部不讓我拔出。

這時候Kelly以迷蒙的雙眼看著我說:「把你的愛全部都給我吧,我想要。」聽到這句話的我二話不說就把Kelly抬起來,然後將她的身體放在病床上,把Kelly雙腿抬起掛在自己的肩上貼緊自己胸部,吻著已處于高潮狀態的Kelly,快速的抽插起來,Kelly也雙手緊抱住我的頸部,讓兩人的性器能夠更緊密地結合。

不一會兒,我全身一陣顫抖,一股濃濁又溫熱的精液從龜頭噴涌而出,射進了Kelly的子宮里。而Kelly原本那不時扭動并發出呻吟叫聲的優美嬌軀,也因為太過激烈的交媾,像是全身無法動彈的躺在那里,接受最愛的男人給予她的珍貴禮物。

在這段時間,讓我認真的想要安定下來,因為我遇到了一位可以攜手過後半生日子的伴侶,于是我收起放蕩不羈的心,開始過著規律的生活。首先我到了房仲公司,告訴小倩房子將要易主的事,所以要與房仲公司解除委任關系,後來由于無工作事業上的聯系,小倩又要經常忙于工作,所以漸漸地就沒有聯系了,但事實是我為了能讓Kelly放心,所以決定把之前與許多房客的關系藉此了結。

第一次購買的三間連在一起的社區型房子,由于房客與我相當熟識,所以我決定先找老媽充當易主後的房東,需出面與房客接觸時,全委托老媽處理。而老媽說既然要她處理,就叫我把土地登記謄本與房屋登記謄本交出并過戶,我想反正過一陣子風頭,再向老媽要回處理即可,因此沒多想什麼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但是令我沒想到的事發生了:在我帶Kelly回家介紹給老爸、老媽認識後,Kelly很快地就收服了老媽,而她的表現讓老媽很滿意,老媽居然把土地和房屋登記謄本交給Kelly保管,但Kelly認為不妥,還是將這些東西交還。

老媽在與Kelly聊天時,把我所有的底細都泄漏出來,說我根本是老爸年輕時的翻版,到處留情,我老媽連我祖宗十八代都告訴了Kelly,看來我是逃離不了Kelly的魔掌了(XD)。

Kelly拗不過老媽的誠懇請求,成為了二房東,房子變成Kelly在管理,但與房客接觸時還是由老媽處理,而臺北的房子還是由Alan管理。

而小弟我因為把中樂透的錢投資在房產及交給了Kelly,身邊沒有存款,瞬間成為貧窮一族,所以只好出去找工作養活自己。本想說因為之前當房東,對于房仲業有些熟識,又有認識的人待在房仲業(小倩),去房仲業剛好,但一聽到這消息的Kelly警告我不準從事房仲業,以免節外生枝,小弟只好接受Kelly的安排去從事出版業,并寫寫網路小說,用幻想的應該不犯法。

至于小弟的感情世界,在擁有了一位在外像貴婦、在家像賢婦、在床像蕩婦的好伴侶Kelly後,就此收山了。而Kelly為了增加閨房情趣,另外買了間新房作為我兩人同居的房子,并將里面的房間布置成各種情境,如醫院、辦公室、教室等,并設置隱藏式壁櫥,在按下按鈕後可從壁櫥找出各種變裝服飾,以隨時滿足我那好奇的心。

【完】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