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淫妻小說 > 吵架后,妻子的淫亂遭遇

吵架后,妻子的淫亂遭遇

.
吵架后,妻子的淫亂遭遇「shirt …」面對擁堵的馬路我在車里猛按喇叭,剛剛和妻子吵架的場面還歷歷在目,
使我更加煩躁。這是我們新婚以來第一次吵架。我們結婚剛一個月,第一次面對家里的柴米油鹽,最近摩擦很多。


好不容易開車到了死黨小杰家。「又跟老婆吵架啦?我早就跟你說了不要那么早結婚嘛,像我這樣多好啊,馬
子要多少有多少,今天想哪個就找哪個……」我還沒進屋小杰就開始挖苦我了。「你小子煩不煩啊,每次都這幾句
話,趕快給我打電話回絕掉今晚的約會,陪我到金幣PUB 里喝酒去。」


我拖著小杰一路飛奔到金幣。


「今天很多妹誒。哥們我先下去蹭點油水。」小杰把我一個人丟下喝悶酒。自己跑下舞池跳舞去了。我一瓶接
一瓶的喝,漸漸有點頭暈。


忽然我看到我老婆阿蓮和她一幫老同學走了進來,他們也來喝酒?我定睛一看,一共6 個人,我老婆和她好姐
妹阿英,剩下4 個里3 個都是他初中的男同學阿牛、小包、春子,還有一個光頭我沒見過。


他們進來后沒看見我,徑直走進我對面的包廂,我這邊正好可以看的到包廂的一邊。


今天我老婆穿了我送給他的抹胸吊帶連衣裙,還化了個淡妝。看來我們的吵架并沒有影響她出來玩的心情。我
不爽的喝了一大口酒。我老婆坐在阿牛和那個不認識的人中間。他們一坐下就開始劃拳喝酒,阿牛他們還一直和我
老婆說這話,看表情好像是在勸她什么,莫非跟我吵架了阿蓮也心情不好?


「哥們,快來和我一起跳」小杰不知道什么時候走過來的,吹了一瓶酒后就把我拉下舞池了。我們借著酒勁在
一幫癡男怨女間穿梭和游離,跟著強勁的電子音樂拼命的甩頭,想把所有的不愉快都甩到腦后。一曲接著一曲,直
到接近虛脫才回到位子上。


「怎么樣?很爽吧」,小杰說道,「剛那個妞的屁股彈性可真好,老子摸的爽死了」


我沒有理他,把目光投向阿蓮他們那個包廂。我看到地上擺著很多空的酒瓶,看來是喝的不少了。他們好像在
玩現在流行的擲骰子,就是一共有兩棵骰子,一顆寫著「摸、親、看」等,另一個寫著「臉、背、胸」等。擲的人
擲到什么就要照做。不知道阿蓮擲到什么,只見阿牛用力的一把將她擁入懷里,然后一邊把右手放在她的腰部,一
邊伸出舌頭從阿蓮的脖子一路往上舔到臉頰。阿蓮渾身一顫之后,便搖擺著螓首面紅耳赤的逃避阿牛貪婪的舌頭。
我郁悶的喝了一大口酒,卻感覺有一種異樣的興奮。


「走,再去美女身上游走一會」,小杰又想把我拉進舞池「你去吧,我有點累了,想歇會。」


「虛了吧你。」小杰管自己走了。


又輪到阿蓮擲骰子了,擲完后只見那個不認識的光頭把右手探進她敞開的衣領內,痛快地把玩我老婆高聳的乳
房,而阿蓮只是緊緊夾住她修長而不安的雙腿,絲毫沒有抗拒。看來阿蓮真的喝了很多酒,我自我安慰。但是還是
有一股血往頭上竄,敢動我的女人。我拿起啤酒瓶就想往里面沖。這時阿英忽然起身,我以為他們就要結束了,心
想我這樣沖進去一點證據都沒有,那就算了。光頭、阿牛、春子和阿英一起走出包廂。原來阿英是人不舒服要先走,
他男朋友來接他,阿牛他們把她送到門口后又回來了。路過我這邊時我聽阿牛說,「喂,光哥,這下英子走了,我
們是不是干脆進去把阿蓮給奸了,呵呵……說真的,我已經憋了一整個晚上了。」


然而光頭似乎很不喜歡阿牛的餿主意,他帶著斥責的語氣說道:「你他媽少自找麻煩好不好?干嘛要用強的?
像她這么騷的女孩,還怕不能手到擒來嗎?也不看看場面,連兩個大奶子都肯讓我們亂摸了,要帶她上床還會有什
么困難?」


阿牛不敢再吭聲,不過輪到春子嘀咕了:「剛才大家只是吃她豆腐、找機會偷偷摸她幾把,若真要把她脫光了
玩,恐怕沒那么容易。」


不過他話還沒說完,便被光頭打斷了:「你們怎么聽不懂?煮熟的鴨子還怕牠飛了不成?何況像這么正點的女
孩,用強的玩起來豈不是暴殄天物?女人就是要讓她半推半就、或心甘情愿的跟你作,這樣玩起來才夠味道、也才
叫真正的享受!」


阿牛他們兩個人都沒再啃聲,反而是光頭放緩了語氣說道:「放心!如果她真的不讓你們爽,到時候我會幫你
們一起強奸她,這樣總行了吧?」說完他們三個人又走進了包廂。


我的頭簡直要爆炸了,還真想上我女人,枉我以前還這么信任阿蓮這幫同學,看來他們老早在打歪主意了。我
得先看看他們到底要怎么做再行動,免得打草驚蛇。


我強壓怒火坐著看。阿牛他們三人回到房間后我老婆的連衣裙上半身已經脫下了,只穿著胸罩,兩個巨乳挺立
著。小包也脫的只剩內褲,雞巴明顯已經頂立起來了。估計他們又玩了兩把。媽的,玩這種游戲不管誰輸,最后大
家肯定都一絲不掛。阿牛他們看到這香艷的場面估計老二也都勃起了。


我換了個位子,離他們的包廂最近的位子。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他們的談話。


「來來來,我們再來。又輪到阿蓮擲骰子」阿牛說。


「快看看擲了什么。脫…衣服!哈哈哈。」里面一陣壞笑。再脫阿蓮上半身就裸露了。


「快脫!快脫!快脫……」包廂里大家都在起哄。


「死牛,想整死我啊,算了吧,我求求大家。這次不算數,讓我再擲一次好不好?」阿蓮苦苦哀求。


「不算數也行,先把這瓶酒干了,就再讓你擲一次。」光頭說道。


于是阿蓮有「咕嘟…咕嘟…」干了一瓶。


光頭和阿牛他們對視了一眼,一陣壞笑。


「好酒量。來再讓你擲一次。」春子把骰子交給阿蓮。


「親…雞巴…哦。快親快親」


阿蓮紅著臉沒有行動。


「快親,快親,你隨便挑一個人都行,快親,快親」里面又一陣起哄。


媽的,再不行動,我女人就要被欺負啦。我拿起邊上一個啤酒瓶就想沖上去。忽然我肩膀被人按住,腰上抵上
了一把冰冷的彈簧刀。


「你想進去干嘛啊,」是阿牛的聲音,「我們早就看到你了,你看你老婆在里面玩的多開心啊。你小子要是敢
進去攪局,我的刀子可就……」


「你們到底想干嘛!」我憤怒的低吼。


「想干嘛你看不到嗎?你老婆的騷穴我們早就想操了。兄弟,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里面那個光頭是我們這區的
黑道老大,光哥。他說一句話,你們今天就算逃出去了,以后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當然,我們只是想玩一玩你老
婆。今天過后,你們還是過你們的日子,光哥不會再來打擾你們的。哦,光哥還邀請你和你朋友去里面坐坐,一起
欣賞欣賞好戲。當然動情的話也可以一起參與。當然你得帶著這個。」說完阿牛不由分說給我戴上了一張高仿真面
具,「走,跟我進去,到了里面自己聰明點,你要是敢攪局,沒你好果子吃。」


我掙扎到:「這里人這么多,你就不怕我鬧起來把保安招來?」


阿牛冷笑一聲,「你也太天真了,著金幣酒吧就是光哥的,就算光哥要在舞池中間操你老婆也沒人敢管。」一
邊說一邊把我帶進了包廂。隨后,小杰也被帶了進來。


「來,給大家介紹兩位朋友,阿晨和阿杰。」阿牛說道。


「你們坐,你們坐。」大家壞壞的朝我笑。我恨不得把他們都殺了。


阿蓮酒喝的兩眼發直,朝我們看了一眼,敷衍的笑了笑,算打過招呼了。


「來來來,我們繼續玩。阿蓮,你剛擲到親雞巴,還沒親呢。快點啊」阿牛起哄道,「要不親小包的吧,反正
他也脫的差不多了。」


「隔著內褲親,行不行啊。」阿蓮說著跪在了小包跟前,把嘴湊到那高高隆起的帳篷上,小包興奮的低呼:喔
……又玩了幾輪后,大家都脫的差不多了。我老婆只剩下內衣內褲,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更要命的是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身體閃現出了誘人的光輝。我看到光頭他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連我自己都感到喉嚨發干。
光頭、阿牛和春子只剩一條內褲,小包早已光著屁股,我和小杰也被迫參與了游戲,現在身上都只剩下一條內褲。
光頭的老二高高的翹著,龜頭已經一半露到內褲外面來了,看來比我的大了不少。我老婆的眼光老是往他襠下看。


這時光頭擲了個「親,全身」他淫賤的一笑,一把將我老婆擁入懷中。阿蓮雙手作勢想推開他,但是光頭以泰
山壓頂之勢,硬是吻上了她的檀口,只聽阿蓮悶哼一聲、渾身一顫之后,雙手抱著光頭,火辣辣地和他熱吻起來。


我聽阿牛嘀咕了一句:春藥起作用了,看著浪蹄子騷的。


光頭撤掉了阿蓮的胸罩,埋首在雙峰之間,他的腦袋忙碌地左鉆右探,右手也開始來回愛撫著阿蓮雪白、光滑
的大腿,直把她逗弄的是哼哼唧唧。阿蓮慢慢弓起身子,阿牛趁勢一把脫下內褲。光頭感謝的一笑,魔爪隨即撫上
了她雪白的香臀,那下流的手掌在摸索了片刻以后,猛地又往阿蓮的股間鉆了進去。


就在這時阿蓮抬高下巴、闔著眼簾,嘴里輕輕「啊……」了一聲,但卻連續挺聳了好幾下香臀。


我料想光頭的手指頭已經摳入黛綠的秘洞里。我心理像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感受,不爭氣的雞巴卻高高翹起。
小包拍拍我的肩膀:「你老婆的表演十分香艷吧,一會一起享受吧。」


光頭的嘴唇開始沿著阿蓮的乳房往小腹一路舔下去,終于在呧舐著肚臍的時候,阿蓮睜開了癡迷的雙眸喘息道
:「噢……光哥……你要適可而止……」


但是光頭根本充耳不聞,他繼續往下舔舐她平坦的小腹,而就在他的嘴巴陷入那叢漂亮的陰毛里面時,阿蓮全
身像痙攣般的顫抖起來,她一邊推拒著光頭的腦袋一邊哼道:「喔……啊……不要!……不能再來了……唉……光
哥……真的不行啦……噢……啊……」


我知道阿蓮可能撐不了多久,因為從她不停打顫與越來越恍惚的眼神看來,光頭的舌尖一定已經舔到了她的陰
唇,這可是我沒多久以前才開墾的處女地啊。


光頭退出了舌頭,坐直身子,把兩根手指插入了阿蓮的小穴里,這個姿勢可以讓我看的清清楚楚。隨著光頭手
指進出平率的加快,阿蓮痙攣的越來越厲害。叫聲也越來越大了:「喔……啊……輕點……啊……要壞了,要壞了
……啊……」


「把雙腿舉高,然后盡量張開。」光頭命令道。


已被春藥搞得神魂顛倒的阿蓮竟然聽話的擺出了這淫蕩的姿勢。這個淫蕩的姿勢使她的陰戶徹底呈現,而光頭
似乎也感到滿意,他微側著身軀,看著那條微微張開的粉紅色肉縫好一會兒之后,接著便雙手一伸,竟然像是在剝
橘子般的將黛綠的兩片大陰唇翻了開來。整個粉嫩多汁的秘穴瞬間全暴露了出來,只聽光頭高聲贊賞道:「好美的
一個小浪屄!」便又插入三根手指使勁摳挖。阿牛他們早已脫得精光打起了飛機。就連小杰也把手伸進了內褲里。
我心里酸酸的,結婚一個多月了,我還沒讓阿蓮這么投入過。


還沒等我想完。阿蓮就開始高聲呻吟了。接著全身痙攣,小屄里噴出大股水流,把沙發噴濕了一大片。「啊…
…」春子看著看著竟然射出了股股精液。阿蓮癱軟在沙發上,面紅耳赤、羞人答答的轉頭望向墻壁,根本就不敢去
看任何一個男人的臉。


光頭起身,脫光身上的衣服,走到阿蓮面前。他強壯的軀干看起來相當精壯結實,8 塊腹肌完美的呈現出來,
而在黑壓壓的小腹下,露出一個異常顯眼的紅色大龜頭,隨著他走動的腳步,那大龜頭還勁力十足的上下震蕩著。
阿蓮的眼光一直聚焦在那上面,她睜大眼睛一直盯著看,似乎也想看清楚它到底有多長。


光頭得意洋洋的把雞巴舉到阿蓮面前:「怎么樣,是不是比你老公的有看頭啊,從來沒被這么大的雞巴操過吧。」


阿蓮紅著臉,低著頭,卻還不時偷偷瞄兩眼光頭的巨大的雞巴。忽然她一把握住這根充滿誘惑的雞巴,接著她
臉蛋往前一湊,便開始親吻起那個碩大的龜頭,起初她只是用雙唇輕巧的左碰右觸,但過了一會兒之后,她便伸出
舌尖去舔舐整個大龜頭,而隨著她的舌頭越露越大片、舔舐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以后,光頭終于發出了舒爽的呻哦。


操,我在家里哄了又哄阿蓮才給我口交過一次,今天竟然主動舔起了別人的雞巴,我越想越氣,但是看著自己
老婆在給別人口交這樣淫蕩的畫面,我胯下的雞巴卻越來越漲。


光頭仰頭閉目,「噢……喔……」叫個不停,他不斷的踮起腳尖,「把嘴巴再張大一點,我要深喉。」光頭一
把將阿蓮推在沙發靠背上,一下子坐到了阿蓮頭上,把他那碩大的雞巴一下子插進了阿蓮的嘴里。阿蓮眉頭馬上一
皺,而且臉上也露出了難受的表情,但光頭并不管她有何反應,只是一徑地開始蠻干。阿蓮被頂的「吚吚哦哦」地
不斷干嘔,而光頭那雄壯有力的雞巴也越來越濕,最后連阿蓮的鼻尖都已經埋進他毛茸茸的陰毛叢里。


我看得既心疼又嫉妒,只是,另外一股更詭譎的刺激感壓制了這一切,我掏出自己怒不可遏的胯下之物,開始
一邊手淫、一邊期待著自己的老婆會有更淫亂的表現。


光頭從阿蓮嘴里拔出了雞巴,「起來躺好,老子要開始干你的騷屄了,兄弟們,一起上,搞死他。」


「不要啊,光哥」,阿蓮像是恢復了一點理智,「不要繼續了,光哥。」


光哥用手揉捏著阿蓮的乳房:「小賤貨,裝什么裝,讓我看看你到底想不想我們大家操你。」說著,他把手伸
到了阿蓮的胯下,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刺激著阿蓮的私處。只見阿蓮的眉頭越來越緊,雙腿的越夾越緊。


「喔……喔……」阿蓮開始呻吟了「不要……不要……喔……快點……啊……光哥……快點進來。」阿蓮顯然
有點語無倫次了,看來在春藥和光頭的雙重刺激下,阿蓮的防線徹底崩潰了。


「要誰操你?」阿牛在旁邊,陰陽怪氣的問道。


「啊……要……要……要光哥的大雞巴,和大家的大雞巴……一起操我……」


光頭聞言跪到阿蓮的雙腿間。他屁股一挺、毛茸茸的身體往前一傾,毫無預警地便肏進了阿蓮的下體,只聽阿
蓮長哼了一聲,然后光頭的軀干便整個壓到她的身上。阿蓮主動的抱住光頭低呼著說:「噢……光哥,真的好大一
支……好大啊……喔……把人家塞的好滿!」沒想到我的新婚妻子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光頭一面使勁的沖撞起來、一面盯視著阿蓮說道:「真正爽的還在后面呢!小騷屄,你就慢慢的享受、好好的
浪給我欣賞吧!兄弟們還不快上,你們夢想已久的小騷屄已經在你們面前了。」


阿牛、春子、小包一擁而上。


小包把肉棒湊到阿蓮面前,阿蓮聽話的吻起他的龜頭,當小包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時,她又伸出舌尖輕巧地舔了
幾下龜頭,然后她才一邊幽幽地仰望著小包、一邊把整個龜頭含入嘴里去吸吮。小包爽得連屁股都顛了起來,他興
奮的盯視著阿蓮,說:「噢……蓮……我早就想上你了。今天終于夢想成真了。」


春子和阿牛他們各自細心把玩和欣賞著阿蓮的雙乳,春子陶醉的說:「你真美!寶貝……不但臉蛋漂亮、奶子
也又大又圓。」說著趴下頭,狠狠的嘬了起來。


「阿蓮,你可別虧待了阿牛帶來的兩個朋友啊,阿晨,阿杰,你們也都過來玩一玩。這樣的騷屄真是難得一見
啊。」光頭見我們坐著不動,繼續說:「別忘了剛才和你們說的話。」


我們只能脫了褲子走了過去。阿蓮一手握著一根我和小杰的雞巴,捋動起來。看著這樣的畫面,我也不禁發出
一陣呻吟。


「喔……真爽……喔……我要射了……喔……」隨著一聲呻吟,光頭把精液全射到了阿蓮的小穴里。阿蓮的身
子也開始猛烈的顫抖,看來隨著光頭精液的注入阿蓮又一次高潮了。「不要啊……」光頭拔出半軟的雞巴后,阿蓮
感到下體空虛,一聲悶哼。春子見位子空出,馬上補上,也不管光頭還留在阿蓮陰道里的精液,一把將雞巴插入,
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


光頭晃著半軟的肉棒走到阿蓮面前,和小包換了個位置,一面讓阿蓮舔著他沾滿淫水和精液的大龜頭,一面跟
春子說:「她的陰道很會吸龜頭,你要用力干,干死她。」


春子點點頭,一把將阿蓮的雙腳往上并攏在一起,然后便扶著阿蓮的腿彎,用跪立的姿勢展開快速的抽插,他
那細小的老二雖然并不起眼,但卻硬如木棒一般,不但把阿蓮肏得哼哼呵呵,而且還不停扭擺著雪臀。


只是春子這種一開始便使出全力的干穴法,不過才抽肏了三、四分鐘左右,便看到他青筋暴露、額頭冒汗的嚷
著說:「噢……真爽!……喔……我要射了,光哥……等一下……你要教我怎么玩她的屁眼……喔……真是爽斃了!」


春子敗下陣來后,和光頭一起,在邊上揉捏阿蓮的兩個雪乳。阿牛則一邊深喉一邊欣賞。阿蓮現在是跪在沙發
上的,陰戶打開,小包走到阿蓮身后,把她的大腿完全扳開,我看到阿蓮她濕漉漉的小嫩穴延流著白色的濃稠精液。
小包忽然將頭湊了過去,伸出舌頭舔起了阿蓮的小嫩穴。一點都不在乎之前幾個人的殘留物,他深情的「滋滋啵啵」
的吃起阿蓮的水蜜桃,雖然我只能看到他鉆來動去的腦袋,不過看他那種急切而貪婪的模樣,應該是在忙著吞咽黛
綠的蜜汁。


而就在這個時候,阿蓮發出了一聲蕩人心弦的長哼,阿牛的雞巴在她嘴里射精了。股股精液奔涌而出,一部分
濺了出來,阿蓮「咕嘟咕嘟」喝的津津有味。看來我的老婆真有淫娃蕩婦的潛質。


小包吃夠阿蓮的蜜汁后拔出他那修長的雞巴,對準阿蓮的密洞就肏了進去。小包的雞巴雖然不粗,但是很長,
至少有18公分,這樣修長的雞巴倒也少見。隨著整根雞巴的沒入,阿蓮顫抖了一下:「啊……太長了……頂到……
頂到子宮了……」


小包飛快的抽插著,一邊肏一邊說:「那個時候讓你不給我,現在被這么多人一起肏,老子要連本加利的肏回
來……肏死你個小騷屄……」


「快……快肏死我啊……」阿蓮瘋狂的說道。


然后一把拉過我和小杰的雞巴。一起含入嘴里。阿蓮被操的過程中,一直沒停下幫我和小杰手淫。被含入嘴里
后,尤其是喝小杰的雞巴一起含進去后,我就有種想射的沖動,如此刺激的畫面怎么不激動呢。還沒動我想完,陰
囊就一陣收縮,一股濃濃的精液飚進了老婆的嘴里。小杰也感應到了,也是一陣抽搐。阿蓮的小嘴馬上承受不住,
滴滴答答漏了下來。阿蓮還含著兩根雞巴。把精液全都喝進肚子里。


忽然小包怪叫聲傳了過來,他呼呼的嘶吼著說:「喔……喔……媽的!真爽,噢……老子從來就沒干過這么緊
……的……屄……喔……真不是蓋的……實在是有夠爽!」


隨著小包的叫嚷,阿蓮也發出了歇斯底里的浪叫聲,但我聽不出來她到底是在嘰咕些什么,只知道她隨著小包
精液的射出又一次的爆發了高潮。


包廂里每個人都射過了一次,大家都躺著休息。我和小杰悄悄溜了出來。站在會所門口,吹著冷風,我感覺剛
才的一切都像是一個夢。阿蓮在里面還會不會再被奸淫?以后我要不要和她提起這件事?一個個問題在我腦海中盤
旋盤旋。


【完】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