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淫妻小說 > 我妻真除

我妻真除

.
「鈴……鈴……」家里電話響起。


「喂……你好。」老婆接起電話。


「小惠呀,我是姐啦。恩……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有空嗎?」是老婆大姐小真打來的。


「喔……姐……怎么啦,這么晚才打來,發生什么事了嗎?」老婆問。


「恩……也沒啦,豆仔……他……在你旁邊嗎?」大姐問。


「怎么了?他剛洗好澡,再吃東西啦,要找他嗎?」老婆說著向我走來。


「沒沒沒……沒啦,唉唷……不方便給他聽啦,你去……房間聽好不好?要講很久啦。」大姐說完……老婆對
我驚訝的看了一下,跟我打了一下手式,要我別出聲。


老婆的大姐小真今年38歲,看起來年輕的很,跟老婆差了快4歲,卻一點也感覺不出來快40歲的人了。他
的老公老游脾氣很差,又常常喝酒,喝醉了就回家找老婆泄欲,家暴前科滿滿,無奈;大姊為了兩個孩子,也就忍
下來了。為這樣的事情,他們兩姐妹常常電話連絡,我有時候也加入討論,不過我始終是個工程師,算半個白領,
跟姊夫這樣的工人老粗比拳頭,我也莫可奈何。


慶幸的是,最近姐夫性子改了很多,來家里總是客客氣氣的,尤其是對我老婆,更是和顏悅色,上個星期跟我
們去逛街,還拗大姐買了不少內衣送老婆。只要不發脾氣打人,大姐就謝天謝地了,他是超高大樓施工的師傅,收
入很豐厚,大姐也樂的做人情,順便我也收到不少酒阿煙的。


我家里有一個兩歲大的小孩,老婆的妹妹小涵,今年32歲,是幼兒園老師,因為我孩子剛出生時,需要人幫
忙,她就搬來跟我們一起住,一方面有專業的照料,一方面我家也離她的幼兒園不遠,兩全其美呀。


她們三姐妹感情很好,什么事都總是有商有量的,連帶我這常常出主意的姊夫妹夫,也受到她們的信賴和尊重,
總會找我討論一下。


不過今天真奇怪,大姐竟然要老婆去房間聽,以前都是開擴音,讓我也聽的到,好幫忙拿一下主意的,今天竟
然這么嚴重,要我回避……還好;老婆只是要我不要出聲,擴音還是開了。


「嗯嗯……好啰……姐,你說吧,我在房間了。」老婆說完,又給我使一個眼色,我點頭禁聲。


「唉……惠呀,你姐夫他……他昨天晚上……又喝酒了……」大姐的聲音有點抖。


「怎么,又打你了嗎?小宏小麗呢(大姐的一對兒女,都念國中了。)?有沒有怎么樣?要報警嗎?」老婆問
了一串。


「沒啦……沒啦……他只是……只是……又把我拖到廁所……廁所去啦!」大姐急忙解釋。


「拖到廁所干麻……」老婆問。


「嗯嗯……唉唷就是……就是干那回事啦!」大姐害羞。


「喔……這個……然后呢?姐,姊夫是個死變態,我們都知道啦,沒打你就好。」我們都放下心來。


「可是……他……唉唷……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說啦!」大姐說。


「就直說呀,都是一家人,也沒什么好忌諱的,不是又做什么變態的要求了吧!」老婆說。


老游是一個怪咖,除了喝酒家暴以外,還喜歡作弄大姐,說穿了就是性欲很強,老是要大姐配合他,完成A片
那種不可能任務似的內容。諸如跳艷舞、灑尿、打屁股的、顏射吞精都還好,玩的過分了;綁繩子、插屁眼、掐脖
子的都來……所以才會有家暴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過除了這個以外,老游的薪資幾乎都繳庫,不賭不嫖不煙的,平常的時候,還不是難搞的人,應該說是好人
一個。岳父岳母幾乎都是他每個星期去探他們,有病有痛的也一定守在臥旁,連我們結婚,他也張羅不少,對家人
花錢,沒喊過一個痛字。


老婆出嫁以前,受姊夫的幫助很多,小姨子也是,所以對于姐夫是又愛又恨,也多所容忍。


「恩……那我說啰,先講好啰,不管怎么樣,都是一家人唷,不可以翻臉唷。」大姐繼續說。


「嗯嗯……姐;你就說吧。天大的事,我們也幫你扛著呀。」老婆講義氣。


「是這樣的啦,……」大姐開始說了。


原來昨天晚上,姐夫又喝醉酒了。回到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姐弄到廁所里,扒光了衣服,就往她身
上摳摳摸摸的,掐著奶子,就把巨棒插入她的陰穴中。這還是開頭,過程中不斷的變換姿勢,像要把人整死一樣,
撞的墻壁匡咚的響,小孩子都嚇到了,站在浴室外面看,浴室的門也沒關好,他們就這樣干來了。


大姐在說這一段的時候,聲音及促好像剛發生似的,害的我一下老二也挺硬起來,我們兩剛洗好澡,都還沒穿
衣服,只圍著浴巾,聽到大姐這樣巨細靡遺的說,我也禁不住的把老婆的浴巾也脫下,開始調戲撫弄著她的雙奶。


姐夫的身材魁武,做粗活的體格,真不是蓋的,四十出頭的人,還是肌肉結實塊塊清晰,我比不上。大姐說過
很多次,不要在廁所弄,要就關起門來做,姐夫聽了就直接拉到客廳去干,還要孩子好好學,喝醉了什么齷錯都不
管了啦。


小姨子和兒子住樓上,通常睡覺以后,就不會下來,除非是要到廚房喝水。


不過有幾次,我發現小妹,似乎也會偷看我們的互動,因為我們有時就像今天一樣,洗好澡沒穿衣服,就在客
廳活動,妹妹小姑獨處,好奇心旺盛的很,無可厚非啦。


接著;大姐又說著,兩個孩子以為爸爸又打媽媽,仔細看才知道;又是爸媽在愛愛,于是想離開。不料;姊夫
看到了,就拉著大姐到客廳,呼喝著我那兩個恩親侄子,要他們看好他們媽媽的騷樣。這時我想;兩小孩子大概已
經習慣了,老游這樣無俚頭又脫序的演出,上一次家暴案件,倒是沒跟老師說,小孩子真靈巧。


話說大姐被拉到客廳以后,老游還是一下把她,靠到沙發上,扶著沙發,又是一頓抽插。客廳里一下子,充斥
著陣陣淫呼蕩叫,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看的是面紅耳赤。大姐要他們快房間去,姐夫不準,還要孩子去拿臉盆來,
然后就在射出、高潮以后,要大姐就尿臉盆里,叮囑著孩子仔細的看。


聽到這里,我早已把持不住,一手摸往老婆的小穴,沒想到像洪水泛濫一樣,濕濘一片,連陰毛都沾濕了黏了
一搓搓的。我迫不及待的,把老婆抱起讓她彎腰,趴在小茶幾上,背對著我而臉就對著電話,然后我就把我那,早
以青筋暴怒直指青天的大屌,長驅直入到老婆陰道里。


「喔……嗯嗯嗯……老公……你……等……等……啦……大姐……還……在……說話……啦……嗯嗯……喔…
…咿……咿……嗯嗯。」老婆忍不住輕叫了起來,忘了還在聽電話,也忘了大姐的囑咐,老婆似乎比平常騷了一百
倍。


「小惠……你……你……在干麻呀?你在哪里呀……?」大姐問。


「沒事啦……喔……我沒……事。姐……姐……你……你……繼續說……說吧。」老婆收斂了一點。我更用力
干了。


「然后弄完……你姐夫就說……也要這樣弄你啦,我說不行,他馬上拉起我來,就又是一頓抽插……還喃喃的
說,如果不幫他弄道你,就要跟我離婚,這死鬼從不說離婚的……你說我該怎么辦呀?」大姐急著說。


「……騙……騙……人……姐……夫……哪有……那……么快的……不……不……是射……射了嗎?」老婆水
更多了,泡到我每抽出來都帶一點水出來。


「妹……你怎么好像在喘呀……還……還……有一點……」大姐疑問。


「淫……淫……蕩。是嗎……姐……姊夫……怎么……這樣變態……的啦……害人……家……人……家……喔
……喔……好爽……喔……喔……喔……用……力呀嗯……嗯……嗯」老婆開始兩眼翻白,嘴巴張大,口水也流出
來了……,我沒松懈,搓著她的雙奶,我更奮力的挺進抽出。


「你……你……自慰嗎?你姐夫要弄你……你……答應嗎?」大姐支支吾吾……「別吵……我……要……來…
…了。喔……喔……嗯……嗯……要到……了……喔……喔……來……了……來……了……我……要……被……姐
……夫……干……用……力……干……喔……喔……姐……夫……干……我……阿……來了……呀!」老婆到高潮
了。


我也最后沖刺,一舉射出我的精液,射的時候我故意拔出來,在老婆的背上噴,正得意時,我發現有人影在樓
梯晃。是小姨子?


「好了嗎?小惠……小惠?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聽,這么激動干麻呀,萬一被豆仔看到還得了。」大姐調侃
老婆。


「嗯嗯……唉唷;姐……你說的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啦,害人家一下子……一下子就沖動起來……好糗喔。」老
婆捏了我一下,笑淫淫的說。


「呵呵……你腦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剛剛我說的,你是有聽有沒有懂啦!」大姐又催促了。


「嗯嗯……姐……其實……,我是不反對啦……反正……反正人家也是很欣賞姐夫……以前也常常偷看你們…
…不過;這件事,你還是要自己跟我老公說啦!」老婆笑著看著我說話,我對她猛點頭。


我們剛結婚的時候,就開始有意無意的開玩笑,我說看她們跟姐夫感情那么好,是不是很想被姐夫干,老婆就
說我常常偷窺大姐和小妹,有沒有穿內衣,是不是想干她們。這是我們閨房的情趣,也只是說說而已,老婆平常就
愛跟我ㄧ起看A片,對于性是樂趣無窮。其實她也知道,我會去偷窺小姨子洗澡,我還發現小妹喜歡站著尿尿,幾
次叫老婆學著尿,沒想到我竟然可以性奮到連射兩次。


從老婆的出水狀態,我就知道老婆的心意,我們倆夫妻是心領神會啦。老婆還沒忘記給我撈點好處,要大姐自
己來跟我說,不是擺明了要給我先卡一點油嗎,老婆真聰明。


「我……我要怎么跟他說呀,這……這不好吧?」大姐有點顫斗的說。


「他呀……就在我旁邊……聽也聽完了,剛剛還干了我一頓,不知道多性奮,至于要怎么開口,你自己問他吧!」
老婆抱著我說。


「啊……豆仔……你……你在旁邊呀……唉唷……怎不出聲啦!」大姐吆喝了。


「哈哈……對不起啦……大姐,你妹妹同意就同意啦,我沒意見啦……只是……只是……如果你來我們這里,
說清楚姐夫要怎么弄你妹妹,那會比較好啦!


總不能……把你妹妹玩殘了吧!我可是很愛我老婆耶!」我笑著說。


「那好吧……我明天來找你,下午你有空嗎?」大姐說。


「嗯嗯……好的我兩點鐘在家等你,明天見啰。」說完大家就掛電話了。


之后我又問了老婆,姐夫那么變態,要是玩的過分了,她會接受嗎?可以接受哪一個程度的玩法,我要問清楚
去回報大姐呀。老婆說她以前有看過姐夫的變態樣,多少知道一些,應該也還可以接受,不過看是一回事,真做又
是一回事,她也怕我受不了。我說不用怕,我和大姐會在旁邊看,要是姐夫太過分,我也弄他老婆弄回來,老婆打
我說我沒正經。其實我心里;更想著明天怎么應付大姐,想說如可以一邊聽,一邊實習那不就很好呀,哈哈哈。


我妻真除(中)「叮咚……叮咚……」敲門聲響。應該是大姨子來了。


「嗨……大姐,……好準時呀!」我高興的把大姐拉進客廳。


「嗯嗯……那還能不急嗎?這兩天你姐夫都快弄死我啦。」大姐跟我ㄧ起坐下沙發。


「怎么?他……又打你嗎?」我問。


「那倒沒有啦,只是這兩天他找我那個,都要我裝小惠,好……好不自在啦!」大姐一臉嬌羞的說。


「那……那有很粗魯嗎?……我是說……還……還是……在……廁所嗎?」我好奇。


「嗯……那倒沒有,這兩天他沒喝酒,只是……要我做些奇怪的動作……」大姐支支吾吾。


「什么奇怪的動作呀?不就是……就是……你前幾天晚上……電話里說……的嗎?」我吞了幾口口水,有點口
干舌燥,心臟噗通噗通的跳。


「唉唷……!就是……就是……要我在他前面跳舞……那種不三不四的舞,還要……還要……邊脫衣服……」
大姐說的零零落落。


「喔……我知道了啦,是艷舞啦,小惠也會跳呀,她可厲害啰,專業的……大姐沒忘吧……她是舞蹈社的呀!」
我抱了大姐一下。


「呵呵……是啦……是啦,嗯……那個……豆仔,你記的我說過的嗎?就是那天晚上……我打電話……」大姐
稍稍推開我,又深情的看了我一下。


「啊……我記的呀……我記的……不然我今天還請假等你呀,只是……只是我想知道……大姐想……想怎么…
…開始。」我搶著說。


「開始什么啦……我今天來可沒跟你姐夫說唷,記的……下次見面不要提。」大姐說完……我想了一下……那
今天是算……偷嗎?


「你沒跟姊夫說呀……今天不是要來跟我商量,怎么讓小惠跟姊夫他……」我問。


「唉唷……你姊夫只是要我跟小惠講啦……他……他哪敢……跟你說呀!」大姐解釋。


「大姐……這樣我可不同意唷,怎么說我的小惠都是我的最愛呀,要是姐夫粗魯動手……那……怎么辦呀?」
我說著又抱了大姐一下,又親她一下。


「呵呵……豆仔。你真皮ㄟ……一直吃人家豆腐的,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來跟你先說好呀,你去跟老游講,要
跟小惠可以,不過呀;我們兩個要在場……這樣好不好?」大姐說完,終于又抱了我下,還撩了我的下體一下,眼
媚嬌嬌的看著我。


「原來是這樣,我出面講比較好是吧,嗯嗯,沒問題啦,我晚上就給姊夫打電話,嘿嘿……大姐……你……」
我抓她的手停在我跨部。


我用力的抱緊了大姐,我這大姨子,雖說不上身材豐滿,但是扭動蛇腰的嫵媚,那定是讓男人想立刻侵犯的,
難怪姊夫那么沖動粗魯,連我都想稍微用點力氣征服呢!


摟摟抱抱間,我們互相蛇吻起來,我貪婪的摸著她的雙奶和三角地帶。說實在的;觸感比不上我老婆,但這偷
的情趣,風騷的情趣,老婆那里卻沒有,我的巨炮已然挺硬如鋼了啦。


「嗯……嗯……嗯。嗯……你好溫柔好體貼唷……豆仔……我妹她……一定被你弄得……弄得……很……爽…
…」大姐已經開始脫我的衣服,我也兩三下脫去她的衣服啦。


「哪……哪……哪有啊……小惠她呀……喜……歡肌肉男啦……像姊夫那樣的。」我搔著她的淫穴,那里已經
洪水泛濫了。


好像幾十年沒做過愛一樣,我們兩個貪婪的交纏在一起,大姐真不是蓋的,配合度很高,想怎么樣的姿勢,她
都配合我的要求,稍微的扶著她的腰,她就會意了,這算是姐夫的調教嗎?那我可要姐夫幫我練一下老婆了……哈
哈。


幾經姿勢的交換,我把大姐抱起來,讓她雙腳扣住我的腰,雙手抱緊我的脖子,我抬著她的屁股,這樣的干—
—這叫做火車便當。


「唉唷……啊……啊……要……死……了……會……死……啊……豆仔……你……好……會……干……喔……
喔……喔……好……爽……好……爽……呀。


嗯……嗯……嗯……嗯……要……來……了……來了……啊……」大姐尖叫了到了高潮。


「嗯嗯……恩……大姐……你……好……騷……又好……多……水……我也……要……射……了……射……進
……去……了啊……」我也爽叫。


也許是姿勢太妙,大姐真的很輕,抱起來一點壓力也沒有,像沒骨頭一樣軟,真的是太精采了。客廳里有一個
鏡子,照的到我們客廳大部分,我和大姐看著鏡子里,我們打炮的騷樣,竟然一下就來了高潮,我也一泄如注啦。


我和大姐一起又坐回沙發,互相撫弄著對方,輕聲細語的稱贊對方,當然少不了親親吻吻的。


一下子我又被逗的硬起來,大姐臉上,有著一副說不出來的表情,淫蕩又期待似的,雙唇抿了一下,好像告訴
我去侵犯她一樣。我站到沙發,跨到她臉上,我用粗大的肉棒,先整支棒子輕撫著她的臉,然后輕輕的敲著,她也
一下下的舔我的肉棒。


我把巨棍插入她的嘴,插的很深,她奮力的吸吮,但是;一深到喉嚨里,吞咽反應讓她作惡。幾次以后,她輕
輕的咳嗽,眼淚也留下,那種嬌弱卑凄的表情,讓我一下就想抱她起來抽插。然而她卻用力的抱住我的大腿,深深
的將我的巨炮,吸納入她的口中,深啐不已……我明白她要我給她口爆。


既然如此,我也就更加放心的,享受她的品蕭服務。她又吸又舔,擺動著頭發,還不時吮舔我的蛋蛋,真的是
一整個爽到不行。


「大……姐……我……要……射……了……射。進去……嘴……巴……好不好……喔……喔……喔……喔……
射了……」靠!堅持不住了。


大姐忙將快射的肉棒,拿出來……然后就讓它噴出的精液,幾乎噴滿了她的臉。眼睛、耳朵、鼻孔、額頭上的
頭發,都有我的精液,這一幕,真是令我爽到不行。射完了,她也繼續把我還硬硬的屌,擦著她的臉,然后用我的
屌,把精液撥入她的嘴里……大姐呀——你這么做……我怎么軟的下去呀。


「好了……豆仔……去拿衛生紙來,呵呵,姐的眼睛被你射到張不開啦!你好棒唷!」大姐嬌淫的說著,我立
刻拿面紙給她擦拭。


「謝謝你……大姐……!這一炮……我真的是一生難忘啦。」我摟抱著她。


「謝什么……這個星期天,還要麻煩你們夫婦兩個呢!我胸部不大,沒辦法幫你乳交……所以你還想怎么玩嗎?
呵呵……還硬的起來嗎?」大姐笑淫淫的說,又掄起我的老二來。


「嗯嗯……大姐你的技術好好喔,改天你也教教小惠啦!」我摸著她的奶和淫穴。


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又硬起來了,原因是大姐也學我,站起來讓我舔穴,粉嫩的穴和屁眼,水多又緊。我舔了
一下子,突然;大姐笑淫淫的看著我。


「看過女人小便嗎?……我尿給你看好不好?嘿嘿嘿……呵呵。」大姐說著,就拿起垃圾桶到我前面,撥弄著
她的花蕊,然后就吸哩嘩啦的,尿到垃圾桶里,尿完就過來吻了我一下,我的巨棒已經硬到痛起來了。


大姐把垃圾筒放好,就拉著我到鏡子前面,拉來小板凳,面對我弓下身子,兩腳張的很開。


「呵呵……這個姿勢試過嗎?會直接捅到我的G點,來吧小子呵呵呵……」大姐笑淫淫淫的。


我不由分說,直接扶起她的腰,就長驅直入,大開大闔的抽插起來。


正干的起勁,我和大姐發現樓梯站著一個人……是小姨子,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這下糟糕了,小妹知道我
們發現她在偷看,飛奔上樓。


「小妹……唉唷……怎么……你在家呀!」大姐翻身站了起來。


然后我跟大姐,也顧不得身上沒穿衣服,就追到樓上去。到樓上,小姨子小涵,就站在兒子房間,兒子5歲,
看樣子是睡了,頭卻歪道床邊來。


「小涵……你今天怎沒上班呀……啊……」大姐和我進到房間后,大姐站到兒子旁邊,就質問起來,心虛的口
氣。


「……恩……中午……小元鬧脾氣,園長要我帶回家,自己照顧……」小妹也怯懦的答。


「喔……我還以為他生病了呢?……呵呵」我打哈哈。


「咦……大姐……你那里……那里是……流什么東西呀……你滴到元元的臉上了啦……」小妹輕聲叫了起來。


我和大姐同時看到小元——我兒子臉上……竟然有好幾滴黏稠的液體,然后肩膀上也有……原來是大姐的淫穴,
不知道為什么還是淫水潺潺,現在還因為大姐移動了下身子,也滴了幾滴在床上,應該是我和大姐混合的體液。


兒子被驚醒,用手一抹臉,那個液體就抹進嘴吧……「臟臟……元元……不要擦嘴吧……姨給你洗臉去……」
大姐驚呼起來。


大姐說完就抱著我兒子,往樓下的浴間走去。


「ㄟ……ㄟ大姐……你不要忘了穿衣服啦!」小姨子叫著。


「姐……夫……你……你……也沒穿衣服。呵呵!」小姨子等大姐走后,又跟我說話,表情又尷尬又嬌媚啦,
看起來是春心蕩漾啰。


「啊……對……對不起……我……呵呵!」我搔頭裝傻,看小妹一臉羞赧,又沒立刻離開,應該是……「姐…
…夫……呀……你怎么和大姐……做……做……做那個啦!」小妹又問。


「啊……你全都看到啦……我……我們……」我想解釋。


「我知道啦……我……我那天晚上……和剛剛……都有聽到了啦……你們都那么大聲的。」小姨子一串說完。


「什么……你都聽到啦……那……」我繼續裝傻。


「嗯嗯……我知道啦……你們也是因為生活……ㄟ……閨房情趣啦。呵呵呵!」妹妹走到床邊坐下,眼睛就直
盯盯的看著我的老二,半軟的肉棒,一下子又硬起來了。


「只是……只是……沒想到……大姐和二姐……會。會那么瘋的。呵呵。」妹妹又說。


「嘿嘿……小涵……你也知道……我們大人……這個。」我腦經已經混亂。


「什么大人……小孩,我也是大人啦,都30啦……什么……什么……場面……沒看過呀!……呵呵,真是的
……」小姨子竟然調笑起來。


「是啦……也是啦……小涵……你都……都從哪里看……看過呀?」我也笑著問,順便我也走近到她前面。


「嗯嗯……我都……ㄟ……你不是一堆A片A書的……人家都有看過呀……還……還……」妹妹說的臉紅到脖
子,伸手摸著我的大腿。


「還什么呀……呵呵呵……妹妹……來……不要不好意思!」我說著就把她的手,放到我那挺立的巨棒上,輕
輕撫弄著我的肉棒。


「喔……原來……真的肉棒……是……是這樣的……好硬喔……其實。我還看過你和二姐……還有大姐和大姐
夫……做……作愛啦。」妹妹說完,竟開始舔我的老二起來……好爽啊……攪動的舌頭……跟老婆和大姐比起來,
又是另一番滋味。


「姐夫……我舔的好嗎?呵呵,人家……人家也是有經驗的啦。」小妹邊吸邊說,也將自己的衣服——只有一
件睡衣脫下。


「你不是沒有男朋友?怎么……怎么……經驗啊……不要跟我說,你是跟你姐姐的假陽具做的唷。喔……好爽
喔……小妹你舔的真好……」我知道她沒男朋友……我也爽到哀嚎著。


「呵呵呵……之前……親家公不是也來家里……就是腳受傷那次呀……我幫他洗澡,他……他突然翹起來了,
要我幫忙……我就……就幫他啦……呵呵。」小姨子笑淫淫的說著。


「我爸!……不會吧……他都六十幾了呀……」我大驚……老爸也太不檢點了啦,怎么說……都是我的小姨子
啊,這怎么可以啦……厚。


「嗯……強壯的很,你們父子呀,一樣色啦!呵呵……」小姨子說。


「那你們……有沒有……那個……啊……」我又問。


「呵呵……當然有啦……不過第一下好痛喔……你爸也幾下就射出來了。


……呵呵呵……第二次才久一點……」小姨子說完,就拉著我的棒子,然后往床上倒下去,拿著我的炮,對準
她的炮口,慢慢的引導進去她的洞,幾經撮弄終于進去——我抽插起來。


「你……你和我爸……做……做過幾次……啊……好緊喔……」我邊做邊說著。


「嗯嗯……喔……三次……喔……你的比較大……喔……好……爽喔……喔……喔姐夫……姐……夫……喔…
…喔……嗯嗯……」她淫叫起來,沒想到我老爸搶了她的處女……太不應該了。


「小涵……你……真……騷……早知道……我……就先……干你了……你太……不……檢。點。了啦……我干
……死。你。我……要……干……回來。」我用力的挺進,一會兒;我又把她扶起來,彎腰手撐著床,我從后面干
她。


「呵呵……嗯嗯嗯……嗯嗯嗯……好……爽喔……姐夫……干……干……回來……喔……要……要……到……
了……到……了……啊啊……嗯嗯……」小姨子尖叫起來,應該是高潮到了,淫水沾濕了床沿到地板一片,肩膀到
脖子以上通紅通紅。


「嗯嗯……姐夫……剛剛姿勢……人家……也想試試……好嗎?」她躺了一下子,轉身拿了兩個枕頭,墊在床
上,兩手把身體弓起來,整個小穴都裸露在我眼前了。


真是宿命……剛剛沒試完的姿勢,現在還是要完成它。不過;小妹的可緊多了,歲然剛剛劇烈的被我進進出過,
這個姿勢干起來,還是緊到不行呢!扶著她緊實的翹臀,又是一番大戰……小姨子和我漸漸的快到高潮了。


「喔……好緊……小……涵……我……要……要……射……了……喔……射……進去……了……喔……」「嗯
……嗯……嗯……姊……夫……快……快……用力……喔……喔……嗯……嗯……嗯……嗯……來……了……我…
…也……要……來……了……喔……喔……喔……嗯……嗯……啊……來了啦……喔。」我們幾乎同到達了這一次
的高潮。


「爽完啦……你們兩個小奸夫淫婦……呵呵」大姐在門口笑嘻嘻的說。


我抱著小姨子,都閉眼休息了一下,正要爬起來,沒想到大姐抱著兒子,兩個都沒穿衣服的站在床邊。大姐把
我兒子抱的很低,那個兒子的小鳥啊,就靠著大姐的淫穴,靠……小鬼艷福不淺啊。


「姐……你……抱的太低了啦……這樣小元不舒服啦。」沒想到小姨子,還去摸我兒子的小鳥和大姐接觸的地
方。


「嗯……你摸什么啦,舒不舒服……你不會問他爸呀。呵呵呵。」姐又笑淫淫的說,還縮了一下臀部。


「哇……我小外甥的也不小ㄟ……來……姨……抱抱……呵呵……唉唷……真的好大喔……」小姨子一把搶過
兒子,然后把兒子面對著她,坐在她的腿上,腳開開的讓兒子的小雞雞,靠到她穴上玩弄著。


「哈哈哈……阿姨……都沒小雞雞……只有我和爸爸有,呵呵……呵呵……」傻兒子笑著跟她小阿姨玩起來。


「ㄟㄟㄟ……不要太過分啦……小妹!」大姐一屁股坐到我肚子上,開始玩弄我已經軟掉的老二。


大家玩笑了好一陣子,正想要起來洗澡,這時卻聽到走廊有腳步聲。


「呵呵……你們幾個玩夠了沒呀,快六點啦,要準備吃飯啦……姐你不用回去煮呀?還是姐夫帶孩子來我們家,
洗澡吃飯呀。」老婆回來了,應該回來一下子了,因為她洗好了澡,現在身上一件也沒穿,只是用浴巾擦著濕頭發。
也許;她剛剛也聽到我和小姨子做愛了。


「姐……來,兒子還你。喝喝小雞雞好大唷!」小姨子拉著老婆坐下。


「唉唷……真的好大呀……呵呵乖兒子……有沒有想媽媽呀!」老婆坐到小姨子旁邊,照著剛剛小姨子的姿勢,
和兒子玩起來。


「老婆……那是兒子ㄋㄟ……不要這樣玩啦!」我抱怨起來。


「呵呵……只是鬧他一下啦,你爽完就好,不管兒子啦!」老婆和兒子說話的時候,不知道是小姨子在旁邊逗
弄,還是天生的干穴能力,兒子的小雞雞竟然硬了起來,由于靠老婆的穴口很近,竟小小的整根弄進去他媽媽的穴
里。


「啊呀……小色鬼……連你媽……也……也……噢……妹……別玩啦!」我的老二一下彈了起來……硬到暴怒
青筋,老婆抱起兒子到大腿上,他的小雞雞竟然被沾濕了。


「呵呵……豆仔……你在想什么呀……你兒子插進他媽淫洞里,你沖動啦。


你那么想……看你兒子……喔……要死了……喔……」我沒等大姐說完,已經把她兩腳高高拉起,我把挺硬的
巨棒,插入她的陰穴中,想不到也已經濕濘一片了。


老婆遮著兒子的眼睛,卻嘻嘻笑笑的看著,我和大姐的淫作。一會兒;老婆啦我過去干她……然后是小妺……
直到我射精到老婆的穴里,大姐和小妹則直接用手接著,老婆淫穴流出來的精液,三個人分享吸食。兒子則跑來跑
去跟著我們玩,不過他也會用手去撮弄,老婆、大姐和小姨子的濕穴,童言童語的,我看老婆三姐妹倒是性奮滿點。


一場酣戰結束,我們四個又帶著兒子去洗澡啰,順便也約姊夫一起吃飯,大家說好這里的事情可不要說出去。


我妻真除(下)*****************************************
**************************寫在前面︰我第一次接觸到廣東話,是楚留香那部港劇,
好久啰,那時我還很小很小,后來就是不斷的接受港劇的熏陶,那個年代的臺灣小孩子一放寒暑假,就是租錄像帶
看港劇,看到整夜不睡覺,沒有神雕俠侶、華山論劍、天蠶變、新扎師兄……那是會死人了……相信我……我的廣
東歌唱起來不會比香港本土的難聽——這個我試驗過啦——大家都會說——猴腮雷阿……哈哈是真的……不知有多
少人會心有戚戚焉……記的學到的第一句廣東話是這個——「咸濕鬼」這是罵人色鬼的意思……咸咸的就是色色的
……嗯嗯,好像是這樣啦。所以我想,只要是色的應該就是又咸又濕,后來看到潮吹的A片,我更相信廣東話這句
的貼切,所以;我寫的東西都是又咸又濕的,希望大家不要見怪呀。(臺語和客語,形容的好像沒那么貼切……哈。)
**************************************************
*****************兩天前的聚餐,和老游談了很多,也很愉快,聽大姐說那天晚上,她和姊夫
還享受了,從未有過的溫柔性愛。


「老婆,今天晚上,豆仔和小惠真的會來嗎?」周末早餐,姊夫和大姐討論晚上的聯誼事宜。


「嗯嗯……你放心啦,不是吃過飯啦,我早就跟他們兩個溝通好了啦,還說了一下午呀。」大姐說。


「也是啦,只是……我……之前對你太……太暴力,我怕他們會……怕我啦。」姐夫擔心。


「你知道啦,哼……你就是喝酒起酒瘋啦,以后少喝一點,就好啰。」大姐說。


「我……這幾天已經決定不喝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喝,我也會控制啦。」姐夫解釋啰。


「嗯嗯……還有阿……以后不要在孩子們面前搞我啦,對孩子影響不好吧,哪有人這樣教孩子的,連院友都看
不下去啦,壞榜樣。」大姐又抱怨。


「我知道啦……一堆罵我的,我豬狗不如,我一定不會再對你動手動腳的啦,晚上孩子我也是送到你家里去啦,
讓爸媽照顧他們,這樣就不會……不會看到我們……那個……淫亂……是不是啊……哈哈。」姐夫搔搔頭。


「死鬼……你不對我動手動腳,老娘怎么爽呀,是溫柔點啦,還淫亂勒……是增加生活情趣啦!……笨。」大
姐笑著說。


「哈哈……老婆你好聰明喔,我就是老粗阿,要不是你那么……那……那么淫蕩……我也不會……不會動手動
腳啦。嘿嘿嘿。」姐夫傻笑,又摸了幾下大姐的奶。


「討厭鬼……又亂摸什么啦,我妹的可大啰……要摸……留到晚上你再摸個夠啦!……記住啊……不要太……
暴力,他們都是斯文人,要想長久久,就要規矩點,知道嗎!」大姐又叮嚀。


「我有記住啦,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我們……先喝點小酒……當然;我只喝一杯,然后要小惠跳舞……然后
我再小小力的拍她屁股……然后……你有寫下來嗎?……我都忘了……嘿嘿嘿。」姐夫又傻笑。


「唉唷……笨蛋啦,你以為是蓋房子啊,還有步驟的……到時候看情形啦,他們兩個也玩的很瘋啦,你放心啦。」
大姐笑。


「那好吧,你在家里準備,我先把孩子送到你家去,喔……還要去載小元……一起送去。」姐夫說。


「嗯嗯……好好好,我先去布置一下,記的去好事多買葡萄酒喔!」大姐開始收拾餐桌。


「嗯嗯……那個……老婆,你和……和豆仔……在旁邊看……會……不會……會……就是……做起來呀?嘿嘿。」
姐夫又問。


「怎么……不可以嗎?還是……你要怎么玩……?」大姐問……心里卻想,老娘早就跟豆仔玩過了啦。


「不是啦……我是說……你要想被……被……豆仔……干的話……就盡量干沒關系啦,哈哈啊……我是說……
可以玩瘋一點啦……」姐夫笑著說。


「知道了啦,本來就……就……看情況一起玩的不是嗎?到時候現場再說吧。」大姐推著姐夫出門。


廚房收拾完畢,大姐又打電話到娘家,交代孩子的事情,老游一定又要帶著孩子們去玩,這一弄應該是快傍晚
回來。


我家里電話聲響。


「妹……是小惠嗎?我姊啦。」大姐打來的。


「嗯嗯……姐我是惠啦,怎么啦,不是晚上見嗎?」老婆問。


「唉唷……我想說……你先來陪我準備啦,你姐夫有去帶小元嗎?」大姐說。


「嗯嗯……剛剛接走啦,說要帶爸媽和孩子們去意大世界玩,ㄟ……姐……姐夫剛剛呀,我送孩子出去,看到
我的時候呀,他還會害羞ㄟ……哈哈。」老婆笑。


「對厚……看不出來會對人動手動腳的,……不過上次鬧大了以后,不知道變的多乖了啦。今晚你放心啦。」
大姐打趣又安慰。


「那要我現在過去嗎?」老婆問。


「嗯嗯……應該是吧,來幫我挑幾個東西,適合晚上玩的。嘻嘻。」大姐笑。


「好呀,好呀,反正是要用到我身上的,我得好好的選一下啰。」老婆淫笑。


「嗯嗯嗯……那快來吧!」大姐說完掛電話。


之后;交代我了一下,老婆就穿好衣服,到大姐家里去了,家里剩下我和小妹,她都睡到中午,我也去街上晃
了一下,中午帶了午餐回來,和小姨子一起吃。


「小涵,來吃飯啰。」我把東西擺好在餐桌。


「ㄟㄟ……姐夫……你真好ㄟ……嗯嗯……好幸福唷。呵呵。」小姨子一過來就坐到我旁邊。


「快吃……肚子餓了吧,多吃點唷。」我勸她吃飯啰,她對我摟摟抱抱的。


「呵呵……好啦……姐夫……嗯……問你唷……ㄟ兜……那個……」小妹支支吾吾。


「什么啦,先吃飯吧,吃完再說啦,……你這樣抱著我……怎么吃飯呀。」我把筷子給她。


「唉唷……人家是說……是說……姐姐不在的話,人家……可不可以……那……那個……」又是支支吾吾。


「說吧……又不是外人……而且我們又……唉……說啦。」我說。


「好啦……嘻嘻……就是姐姐不在的時候呀……我可以叫你老公嗎?呵呵……這樣比較甜蜜。」小妹幸福的笑
的很甜。


「嗯嗯……當然可以啰……哈哈……這樣我就有兩個老婆啦!」我笑她,我心里想……你要叫我兒子,我叫你
媽,我還真要答應你勒,我又氣起老爸。


「嗯嗯……老公……老公……吃飯飯唷……呵呵我給你盛湯喔……」小姨子賣弄起風騷啦。


這一頓飯吃的真風情,我心里想著以后幸福的日子,哈哈……在客廳沙發里,我隨意的按著遙控器,小妹端來
水果和茶,又坐到我旁邊。


我喝了幾口水,又抱著小妹。昨天晚上被老婆榨了不少精力,現下我只想溫淳,享受這寧靜的中午,然后期待
著激情的晚上到來。


在大姐家里,一陣風暴又起。


「妹……這幾樣好嗎?」大姐挑了一個,蝴蝶形狀貼身的跳蛋,一個震動的不求人,還有幾件情趣內衣。


「呵呵……姐,你們怎么買那么多呀,真的每次都用的道嗎?」老婆看著玲瑯滿目的情趣用品。


「哈哈……還不是那個老變態的,每個月總要買一樣的,經年累月的……就變那么多啦,有的我都沒用過,你
沒看到很多都沒拆封呀!」大姐一邊整理,一邊說著,還拿了一跟按摩棒,在老婆面前晃呀晃的。


那根按摩棒很特殊,大致是兩節連著,前端那段會前后伸縮,并解圓弧轉動,還會整段劃著圓形。后段那一截,
則有很多顆粒在上面,也會轉動和震動。


「ㄟㄟ……姐……這根是什么?看起來……看起來……好神勇喔!你有試過嗎?呵呵。」老婆一把搶過來,就
在手上把玩著。


「這個呀,我只用過一次,差一點被它搞死……它叫無敵威力大魔神……哈哈哈。」大姐說完,還把包裝給老
婆看。


「喔……真的嗎……呵呵……」老婆突然臉紅起來,表情無限淫蕩的看著大姐。


「ㄟㄟ……妹呀……你……要是想試……我……可以幫你唷……嘻嘻。」大姐拿起一個跳蛋,在老婆脖子撩弄
著。


「……唉唷……姐……別鬧啦……呵呵……好癢喔。」老婆向大姐靠過去,用那個大魔神,也在大姐胸前滑動。


大姐和老婆,互相玩弄了一下,兩個人已經臉紅通通的,情欲高漲到不行。


「妹……我們……我們……先來一下好不好?我想……我想……爽一下!」大姐親吻著老婆。


「嗯嗯……嗯……姐……好……好……我們……先……先……來一次……呵呵。」老婆報以熱烈響應,一腳則
踢開電話筒,按了一鍵通到家里的電話。


「姐……讓豆仔……聽一下好不好,呵呵呵……」老婆笑淫淫。


「哈哈……你是想害死豆仔……還是想害死小妹呀……呵呵。」大姐也笑淫淫的說。


家里電話響起,我接起來,只聽到一陣呻吟聲……我知道是老婆和大姐……立即開了擴音……我和小妹抱著聽。


兩個女人——親姐妹,互相脫下了衣服,又吻又摸的,激情淫蕩到不行。


先是老婆幫大姐舔陰,吸吸啐啐的,大姐淫叫呻吟到不行,然后又換大姐幫老婆服務,接著又是69式的互相
品穴。


「妹……你……你有過……跟女人……這個呀?喔……連……屁眼……都……好爽……喔……」大姐舔著老婆
的水穴。


「喔喔……姐……你也……也是嗎……?嗯嗯嗯……」老婆享受著。


「嗯嗯……我是跟……跟……我婆婆啦……就是去年……她來這里看老游,結果看到我和老死鬼那個……所以
……就……喔喔……啊。」大姐說。


「姐……你也會……舔屁……眼喔……喔……爽……你們就一起做啊……是……是……嗎?喔……喔……」老
婆說。


「哪有啦……你……四合院的文章看太多啦……真是的……喔……爽……是隔天晚上……就……還找我弄啦…
…老游不知道……」大姐說。


「厚……大姐……你好不要臉喔……偷我老公……還偷你老公的媽!哈哈哈,姊夫調教你調教真好……喔……」
老婆說著翻身起來。


「我先說啦……我是跟妹……小涵她一天到晚偷看我老公和我做愛,有時候還偷看豆仔在廁所打手槍,被我抓
到了……就……就脫她衣服教訓她……呵呵呵……不然呀……她早偷了豆仔了,我們家的女人呀……真糟糕耶!呵
呵……是不是呀淫蕩姐姐。」老婆抬起一腳,讓自己的淫穴,和大姐的濕穴交會在一起。


「要磨鏡啊……喔……斯……小惠……你好……會……磨……喔……等等……我要讓大……魔神……操死你…
…」大姐風騷的叫著。


「嗯嗯嗯……喔……喔……好爽喔……喔喔……」老婆淫叫。


一會兒之后;她們雙雙來到高潮……我這邊則是早已和小妹,脫個精光啰,我們熱吻了一下,我ㄧ摸小涵的穴,
沒想到水那么多,早已濕濘一片,整個陰毛也一片狼籍,我讓她趴在沙發上,臉靠著茶幾的電話筒,我從后面把我
的大肉棍,深深的插入她的陰道,奮力的進出抽插起來。


老婆和大姐那里,則是大姐穿起皮制的情趣內褲,那個大魔神的后端,可以掛到情趣內褲上,大姐穿起就像有
一條假揚巨一樣。那個情趣內褲的里面,也有一個L型的假陽具,大姐穿上前,要把那個假陽具,開啟震動旋轉,
然后放入大姐自己的陰道中。


「惠……快來……讓姐姐……操……操……死……你……喔喔……喔……啊……」大姐說完,就讓老婆躺在沙
發上,把大魔神干到她陰道里。


「喔喔……喔喔……嗯嗯嗯……姐……你……好……會干……喔……好……爽……爽……喔……喔……」老婆
下子就淫叫起來。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嗯嗯嗯……啊啊……要……來……了……來……
了……喔……喔……起……一起。來……妹……一……起……來……呀……啊……我……來……了……啊。」不久
大姐高潮來了。


「嗯……嗯嗯……喔……喔喔……嘶嘶……啊……啊……啊……好爽……喔……爽……我……也……到了……
啊……喔……喔……來……了……來……來……來……了……啊……」老婆也禁不住了。


「喔喔……喔喔……大姐……二姐……你……們……兩個……好好……淫……蕩……好……騷……喔……我…
…好……爽……爽……喔……喔……喔喔……姊夫……老公……老公……快……干……我……我……要……到……
了……要……到了……呀……啊……啊……啊……來了喔……」小姨子也噴了聽到三個女人的淫聲浪叫,我早已忍
受不住,幾經沖刺以后,竟然也一泄如注,全噴射進小妹的陰道內了。


「呼……喔……好爽喔……老公……你都聽到啦,夠淫蕩厚……我們三姐妹全給你干過啰,你可要知足唷,我
要是跟姊夫來幾下,就讓小妹或大姐代替我啦……要小妹當你的真老婆也沒關系……哈哈哈。」老婆喘呼呼的說了
一串。


「知道啦……老婆……我現在不就跟我的小姨子小婆干嘛……我很知足啦……道是你……今晚可要小心啦,老
游的粗棒子,可比大魔神厲害唷。哈哈。」我調侃老婆。


「所以才要先練習咩,記的出門要關瓦斯水呀……都要檢查一遍呀!」老婆又嘮叨起來。


「知道啦……等等姊夫就來接我們啦,待會見啦。」我掛了電話,和小妹又是一頓溫存。


************************************************
**************************************************
*********晚上,姊夫來接了我和小妹過去他家,一進門老婆和大姐都穿著情趣內衣,若隱若現。我和姊
夫、小妹,也被逼迫穿上同一系列的情趣內衣。


大姐的是粉紅比基尼式的,但是只用八字線,繞住雙奶,下半截的屁股和陰穴部分都是婁空的。


老婆的則是皮制的,仿繩縛的SM情趣衣,一共是四條細皮帶,和前后兩條皮帶串起來,奶子上下各一條,腰
部一條,小腹也一條繞過屁股,小穴的地方有細絲稍稍遮住。


小妹的是普通的淺綠色紗質睡衣,上半身像小背心,下半身像短窄裙,都有白色長絨毛修邊。


本來我和姊夫也穿的,但是尺寸不合,只好脫下啰,兩個男人就光著棍子,跟三位美女一起吃晚餐。


餐畢,我們又到客廳,水果、酒、飲料、甜點的擺了一桌。我們享用著甜點和美酒,輕松愉快的聊天,讓大家
都卸下心防……其實是讓姐夫慢慢的解放啦,希望他不要抓狂。


「哈哈哈……呵呵……我來給各位跳一個舞,表演一下,獻丑啰……姐夫呀……這個給你,跳不好就叮嚀我一
下,嘿嘿。」老婆走到前面,我和老游搬開桌子,老游接過老婆給他的不求人——是震動的唷,也拉來沙發凳子,
坐到旁邊,我和大姐、則坐沙發上,我坐在她們中間。


電視的MV放著,老婆開始跳著艷舞,每一下都大開大闔的,先是對著我們表演,然后又對著姐夫,又蹲又拉
腿的,老游的老二翹到肚臍上了。


不時的;老游還拿著不求人,撩幾下老婆的大腿,老婆被弄了幾下,竟笑淫淫的,把老游手上的不求人,有一
下沒一下的,拿去搔她的奶子和陰穴。


幾經老婆的挑逗,老游已經不再看我了,他站了起來,拿著不求人稍稍加重了力量,撩弄起老婆的奶子和陰穴,
老婆的陰穴早已濕濡狼藉,沾的不求人前端,也濕滑不堪。好幾下老游把不求人,摳進老婆的穴洞,拿出來又去撩
弄她的奶頭,奶子和奶頭,竟也被老婆自己的淫水,沾的微微濕潤。


「姐夫……過來……跪著舔我的穴,呵呵呵。」老婆說完,拉著姐夫的耳朵,讓他跪在老婆胯下,老游到位后
立即舔起老婆的濕穴來。


看到這里,我ㄧ手大姐的穴,一手小妹的奶,兩眼發直,老二也挺直了。大姐和小妹則是挨著我,又吸又舔我
的老二起來。


「呵呵……姐夫……你不乖唷……下就硬了……想干別人的老婆啦……我可是你的小姨子呀……呵呵呵……當
著我姊面前偷呀!嗯嗯……舔的好爽喔……姐夫……想……想……插進來嗎?呵呵……」老婆淫叫著,用腳撩弄著
老游的老二。


「想……想……小惠……可……可以……給……給……我……嗎?」姐夫顫抖的說著。


「想得美啦……喔……要……要……舔的……好……才……才……讓你……進……來……呀……呵呵……嗯嗯
……繼續。」老婆抓著老游的頭,讓他整個臉都貼上老婆的陰穴。


我們這邊,大姐蹲了下去,開始舔起我的巨棒,幾次的屁眼攻擊,讓我哀號連連,小妹站起到沙發上,跨過我
的臉,讓我舔她的陰穴,泛濫的洪水,滴流到我的臉上、肚子上。


然后大姐站起來,搔了幾下自己的淫穴,濕濕的手指,就擦到小妹的嘴里,握住我的巨炮,對準她的陰穴,一
屁股坐下來,淫嚎呻吟的同時,又舔起小妹的屁眼和穴,舌頭和我交會著。接著又把我的手拉去抓她的屁股,她的
手又撫弄起小妹的奶子來。


老婆這時把姐夫,拉到我們旁邊,坐下以后,便把姐夫粗大的肉棒,納入她的陰穴內,老婆尖叫失聲——好大
呀。


「喔……挖勒!」我叫起來。


原來是姐夫竟然把手指,探入大姐的屁眼內,一時之間,我的老二受到莫大的擠壓,進出挖弄的手指,就像在
給我按摩似的,爽到不行失聲叫起來啦。


之后老婆又翻身,背對著姐夫,彎腰手扶著沙發椅背,一手又引導著姐夫的巨屌,插入她的淫穴。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姊……夫……好……熱……好……棒……呀……干……的……我……好
……爽……用……用力呀……喔……喔……喔……喔……恩……」「嗯嗯……嗯……嗯……喔喔……阿……啊……
豆……仔。也很……行……啊……喔……喔……喔……好會……干……嗯……嗯嗯……喔……喔……再來……不要
……輸……給……你姐……夫……來。喔……喔……喔……喔。」「嗯嗯……嗯……喔喔喔……喔喔……阿啊……
啊來了……來了呀……喔……喔……喔……嗯……嗯啊……」兩個女人都淫蕩的亂叫起來,同時也到了高潮,我和
姐夫都刺激的一射而盡。


這時小姨子和老婆親了一下,然后又和姐夫吻了起來。姐夫對我笑了一下,大姐卻把我的手摸向小姨子的屁股,
然后讓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轉動。


「輕一點……她等等會很爽喔!」大姐叮嚀我。


小妹的屁眼,在經過我和大姐的挑弄,不知我們的口水,還是她自己的穴水,早已是濕濡一片了,我的手指一
下就鉆了進去,小妹清叫了一聲,表情好像痛苦又享受。大姐拿了在旁邊的潤滑液,擠了一些進去她的屁眼,一下
子也就濕滑起來。


「我也試試……你……弄前面……豆仔……」姐夫對我說。


我忙將手指抽出,然后又伸進她的穴里,我慢慢施力在她的G點,老游也把中指慢慢插入小妹的屁眼,小姨子
抿起嘴來。


「啊啊……啊……啊……要……到……了……姐。夫……啊……啊……啊……嗯嗯……嗯……嗯……輕……一
……點……輕一點……慢……慢……慢……喔喔……喔……我……要……丟……了……要……丟……了……喔喔…
…喔喔……啊……我……泄……了……要……尿……尿……嗯嗯嗯……喔……啊……」小姨子像哭泣一樣的叫著,
爽中帶痛的呼喊著,是到了高潮了,陰穴里涌出的水,像噴泉一樣,而尿道口也噴出了陣陣的噴泉。


「唉唷……人家快大出來了啦……你們好爛喔……」小姨子情緒穩定了一下,就跳起來往廁所跑。


我們四個也慢慢的站起來,手拉著手進去浴室,我們進去時,小妹已經拉完沖水了……還噴了芳香劑。


「你們三個跪著,讓我和豆仔尿你們頭上。」姐夫讓他們三個都跪下,面對著我們。


「那等等,我們也要尿你們頭上……小涵……你還有尿嗎?」老婆說著就去挖小妹的穴。


「唉唷……呵呵呵……有啦有啦……」小妹一邊躲一面嬉鬧著說。


接下來當然就是我和老游,用尿給他們三個女人洗澡啦……哈哈真刺激,我還故意的把尿,漬在她們頭發上,
尤其實是她們的嘴……呵呵。


然后換我們兩個被她們尿時,可就不好受了,老婆和小妹還叫我張開嘴喝,老婆還把穴直接貼到我嘴巴,又去
貼姐夫的,喝的我們滿口毛滿口尿的……一陣嬉鬧完了以后,大家又清洗了一下,一起到客廳要再一次性戰。


大致的情形,是我先和老婆做,大姐和姐夫做,小妹則是幫我舔蛋蛋。然后我和姐夫又交換位置,接著;我去
讓老婆舔老二,大姐舔我的蛋蛋和屁眼,小妹則是幫老游……幾經交換……我干著小妹,老婆舔著我的屁眼和蛋蛋,
姐夫干老婆,大姐則舔著姐夫和我老婆的交合處。


正在興頭上……大門打開了。


「爸……媽……」我們幾個異口同聲……動作暫停,客廳的燈也大亮起來。


「豆仔……你爸媽他們……剛剛來……我來不打電話……就帶他們過來……你們今天不是一起吃飯……這……」
岳母打開門,轉身打開客廳的主燈。


我爸媽還在門口,抱著我家的小元元,岳父兩手牽著姐夫他們的孩子。


我爸手上的菠蘿掉在地上、我媽的外套也掉在地上、岳父的帽子——兒童游樂園的氣球帽,在頭頂晃呀晃,岳
母站直了身體,穿著的褲子一下濕了一片——嚇的尿失禁——我想的啦,幾個人口瞪目呆了許久許久……


【完】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