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黃色笑話 > 【癡臭BITCH☆淫亂的暑假】17-18

【癡臭BITCH☆淫亂的暑假】17-18

作者:indainoyakou 字數:12614

小玲四肢比我想像中纖細,膚色是帶有微白的健康色彩。側躺在她平滑的肩 膀上,可以清楚看見臉頰汗毛隨呼吸律動的模樣。

她的目光總停留在天花板的某一個點,她可以注視那個地方幾分鐘到十幾分 鐘,這段時間幾乎等同我凝望她乾凈側臉的長度。

為什么會如此平靜呢?

我們不再開口,也不需要知道對方在想什么.

僅僅感受到一股牽引著我的力量,讓我乖馴地看著她、想著她。

然后,到了某個破碎的時間,我悠悠地爬到她平順微突的胸口,望著那片黝 黑小巧的乳暈、嗅著小而挺的乳頭.

我感受到一陣興奮的浪潮,沒有直接席卷上身,而是靜悄悄地在腳邊拍打著。

陰莖在她若有似無的觸碰中感受到勃起的沖動,隨后又因為少了刺激,再度 沉寂。

反覆個幾次、幾十次之后,微腥的浪潮上了股間,在偎著睪丸的陰莖旁悄悄 擴散。

好濕。

大多數時候都不感興奮的陰莖,卻濕冷得使動作變得猶豫不決.

我不知道是該套弄它呢?還是繼續觀察小玲?

這般想著,那顆黑色的小奶頭已在嘴里享受著輕啜,沒什么脂肪的胸部被她 自個兒擠出性感的微坡。

我吸著小玲的乳頭.

繼續吸著。

吸到她股間釋出迷人的氣味,才抖動著陰莖停止吸吮。

我想我們都就緒了……我卻只縮在她懷里,給她抱著、給她撫著。

就這樣度過所有的時間,直到朦朧意識重新變得清晰。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抱著一個彼此私處都濕掉的女人,卻什么事也沒做。」

小玲沮喪地說著,手指貼在我背后一捏,擰得我頻頻喊疼。

「你這有『那根』的臭小鬼,干嘛不主動一點?」

「別捏、別捏啦……!」

「害我醒來這么空虛,就是你的錯. 」

根本就是個不講理的臭歐巴桑!

可是……嗚……總覺得這股蠻橫也很迷人說.

想起她在我身上搖來搖去的畫面,已經不是有點令人害羞,是直接產生反應 了。

「去用濕毛巾擦一擦吧,我們先去報警再吃個飯。」

「齁!干嘛無視人家的抖動!」

「抖屁抖……沒感覺了啦!給你好機會不做,現在才在撒嬌。」

「竟然說沒感覺……哼!」

人家小簡我才對你的洗衣板沒感覺咧!

瘦巴巴的歐巴桑!哼哼!

「喂,浴室在左邊啦。」

「啊……」

習慣出門右轉了,真糗……

「你用綠色那條喔,黃色是我的。」

「那我就用黃色!哼!」

「別鬧,那是我擦腳用的。」

「嗚……」

竟然一瞬間冒出「用那條擦腳毛巾也不錯」的想法……我好變態喔。

身體擦乾,小玲拿出幾瓶香水在那邊左思右想,最后給我噴了柑橘味,她的 則是紫羅蘭香水。

「欸我說……你該不會是覺得水果味適合小孩子吧?」

「啥?你太敏感了。真的是思春期小鬼。」

「可是人家也想噴那種感覺很成熟的香水……」

「吃你的橘子啦!」

哼……算了,我大人有大量,才不跟洗衣板計較.

小玲借我一件連身裙和內褲,胸罩部分她很有自知之明就沒拿出來。

「這件質料比較厚,你別亂發春的話應該不會激凸吧。」

「什么亂發春啊!」

看在這件衣服還不錯看的分上,就饒她一命好了……嗯,粉橙色格子的感覺 很不錯呢!

「怎樣,滿意嗎?」

「普普通通啦。」

「明明就一臉開心,真是不坦率的思春期小鬼。」

「別一直講我思春啦!」

小玲用鼻子笑了笑,轉身就拎起豹紋大衣。

一路上她先打給大萬說明情況,好像他們原本就有在找傷害小莉的人,順便 跟他講我人就在身邊。

這么說來我的手機都沒響……原來是沒電了。

都沒跟家里聯絡有點過意不去,可是想到爺爺那副色樣、奶奶那宛如把我當 敵人的模樣,就覺得不聯絡也沒差。

大萬的話……我不知道。

我到底喜不喜歡他呢?

喜歡.

我的喜歡和大人的喜歡一樣嗎?

應該不太一樣。

我想最明顯的差異就在於……親密接觸和感情對我來說是一樣重要吧。

無法輕易放下大萬、也無法輕易舍棄肉體的愉悅,所以我不知道該不該主動 跟大萬說這些事情。

我和叔叔……甚至是我和伯伯他們的事情。

唉,好煩。

「干嘛一張結屎臉,我跟萬萬講個電話你就吃醋了?」

「沒啦……」

大概是我表情特別嚴肅吧!小玲沒再挖苦我,專心開她的車。

我們到網咖附近的派出所時,她又噴了一次香水、戴上太陽眼鏡,便領著我 報案去。

我一會照小玲的話做、一會照承辦員警的要求講出在叔叔家的事,第一次講 也不知道該講多深,幸虧小玲不時替我補充。

那位員警觀看證據照片的時候,也露出和小玲同樣憤怒的表情,他旁邊的老 鳥則是皺眉搖頭.

提供完有關叔叔的情報,再來就換小玲提起小莉的事。我在一旁跟著聽,現 場所有人似乎都感覺到事情越來越大條.

受害者不光是我和小莉,還有很多女孩子。其中有幾位勾起了老鳥的記憶, 他的一句話讓坐我們對面的員警先生緊張兮兮地拿起話筒。

「這男的好像那三小議長的龜兒子……跟市區那邊確認. 」

「知、知道了,學長. 」

幾分鐘后,他們確定加害者之一是個麻煩人物,沉重的氣氛跟著籠罩住我們。

老鳥杯杯滑著椅子來到我們旁邊,扯起乾乾的嗓音對我們說道:

「這個男的啊,我們另一邊轄區的同仁會想辦法處理。那我們接下來就把重 點放在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總共四個人身上。現在先……」

嗚嗚,太繁複的事情還是交給小玲吧。

老鳥大概也知道我聽到一半就開始有聽沒有懂、努力裝聽懂,目光都聚焦在 小玲的眼睛,我就這樣被他們排除在外了。

后來我們搭上警察車,由小玲指路,在兩位警察陪同下前往叔叔住處。

我跟一位和藹可親的警察大哥坐在后座,他很關心我的狀況,又有點帥氣…

…還好小玲這件連身裙用料真的夠厚,配合雙手遮掩幾乎看不出勃起的樣子。

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反應……都是思春期害的啦!

「就是那邊,下個巷子右轉進去。」

小玲記得一清二楚,我則是直到巷口才反應過來,接著指示詳細位置。

閃爍著紅光與藍光的車子很快就抵達目的地,我們在一些好奇民眾的注視中 紛紛下車。

可是卻撲了個空。

不曉得叔叔是假裝不在家,還是知道我們會來所以跑掉了?

我們在外頭壓電鈴壓了半個鐘頭,警察那邊室話手機都打了也沒用,最后只 好折返。

「我們會持續追蹤那位先生,一定將他逮捕到案。」

「嗯嗯……」

警察大哥正經八百地說這句話,真是太耀眼了……耀眼到人家又有點小鹿亂 撞……!

話說……話說呀……他在派出所有看相機里的照片吧?

他看到我的身體,有沒有特別的感覺呢?

要是他喜歡的話……會不會對我產生妄想……

「你怎么了,暈車嗎?」

「沒、沒什么……嗯嗚……」

……人家想愛愛。

總不能正大光明說出來吧。

忍回派出所、等待小玲處理的過程,我的視線就好像被警察大哥吸引住,頻 頻往他那兒飄. 對上眼被問話的時候,又得假裝沒事。

越是在意他,反應就越大呢……

等到事情都弄好,一回到小玲車上,我就朝她拋出哀求的目光。

「剛才那小帥哥是你的菜喔?」

「好像吧……嗚。」

「從警車后照鏡就注意到你怪怪的,果然是思春期。」

「人、人家就是思春期嘛!所以……嗯……」

「干嘛,想要我幫你弄?」

點頭.

小玲白了我一眼,好像想念個幾句,但她沒有那么做,只叫我自己掀起裙擺。

「一次而已喔,你別給我忍。」

「忍?」

「不要故意忍住不出來,我沒耐心弄太久。」

「嗯嗯……」

看著那對嘴唇妖魅地扭動,我想我也沒辦法忍住吧……

小玲警告似地盯著我幾秒鐘,便將頭發撥至耳后,彎身含住了微微抖動的陰 莖.

「啊……!」

豹紋大衣的毛料搔著裙下的肌膚,紫羅蘭香水在股間瀰漫。

窗外響起八月的蟬鳴,車內則是小小聲的、令人臉紅不已的吸吮聲。

咕啾……咕啾……

§

我們到網咖和大萬講了報案的事情,受害者之一的我也得乖乖說出我和叔叔 的關系.

大萬簡直不敢相信我怎么可以背叛他一次又一次……他的表情除了失望,還 是失望。

不可思議的是,我的心情卻格外平靜.

「我依然喜歡你,不光是想跟你上床,還想跟你去逛街或者一起做其它事情。」

我在休息室內如實告訴大萬.

「可是我也喜歡被摸、喜歡被抱,喜歡做快樂的事情。」

看著他臉上充斥五味雜陳的情緒,我知道這次很可能不會被原諒了。

「所以我才跟別人發生關系……」

大萬看了下緊閉的門口,神情由複雜轉為沉重,像是在思考該怎么處置我。

一段尷尬的沉默過后,大萬沮喪地說道:

「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我了解這句話摧毀的信任,亦明白這句話帶走的束縛.

「你還在這里的這段期間,我會繼續陪你。之后會如何,你很清楚。」

啊,是的,我清楚了。

「謝謝你……大萬. 」

「別道謝,我心情還沒平復。」

「那,人家陪你……」

「不必。你今天先回去吧。下午我會在店里和附近監看,小玲也有她的打算。」

唉……預料之中的冷漠,嘗起來仍舊苦澀。

我們沒再多說什么,出去和臨時站臺的小玲會合,我和小玲就離開網咖了。

熟客們看到唯二的兩個女生同時離開,發出好笑的哀嚎,但我實在沒心思去 搭理他們。

「講開了?」

「嗯嗯。」

「他知道你是公車了?」

「蛤?」

「人人都可上的意思。」

「很難聽耶……」

「廢話,你還想用思春期來為自己開脫嗎?」

「嗚……」

「你這淫亂的臭小鬼。」

「你再罵我,我會興奮喔。」

「興奮個屁啊。走,去吃好吃的,轉換一下心情吧。」

「嗯……」

小玲載我到附近吃牛排,一路上總感覺她耐不住性子,不曉得是為什么?

點完餐吃吐司配濃湯的時候,她說,雖然我們報警了,人卻沒立即抓到,這 樣夜長夢多的感覺很糟糕。幸好那群人并不知道我們的住處……

「……啊!叔叔他知道!我請他到附近載過我……」

小玲一臉錯愕,接著說出很可怕的預測:

「他可能會躲在你家附近,等你回去。」

「不會吧……這不是歹徒才會做的事情嗎?」

「他就是歹徒啊!干嘛,你還沒認清事實?」

「呃,也是……」

的確,叔叔做了那些事,可不能再把他當色色的叔叔,而是貨真價實的壞人。

要是他當真潛伏在爺爺家附近的話……目標就是我吧?

恐怖的實感慢條斯理地到來,這時我們已經吃到一半了。

「你要是不敢回去,暫時住我這也沒差。」

「今天回家吧,雖然不喜歡爺爺奶奶,還是會擔心他們。」

「那手機記得充好電帶在身邊,有事先打給派出所,再打給我或者大萬. 」

「謝謝玲姊。」

食物雖然美味,滋味卻奇妙得很。

小玲似乎真的重視我,并非我理解中那般膚淺的肉體關系,但也可能只是長 輩擔心晚輩才這么說吧。

那么在車上口交的事情呢?這就不是長輩晚輩可以解釋的。

盡管我們沒有做愛,親密接觸卻有很多,我猜小玲在肉體上能夠接受我。既 然如此,她對我的關懷就不太可能是單純的照顧使命。

餐后紅茶送上來的時候,我假裝若無其事地問道:

「玲姊,你喜歡我嗎?」

「干嘛,你不是已經棄萬投玲?」

「所以是喜歡啰?」

小玲故作思索,嘴唇扭來扭去的,迷得我目不轉睛后說:

「脫去情敵的外殼后,你只是個可愛的女孩子,而且身體是我的菜。雖然我 們沒啥感情基礎,只要我能力所及,能給你的我不會吝惜,相對的我也會從你身 上索取我要的東西。」

「嗯……」

她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在盯她的唇,繼續說:

「講各取所需有點無情吧,但是把一段戀情扣掉永續經營的部分,大概就是 這樣。所以,我喜歡你的可愛、喜歡你的身體,我可以讓你感到被愛、被保護, 但也就這樣而已。」

「這樣不就是全部了嗎?聽起來就像情侶. 」

「僅止於此,沒更多了。如果我有了對象,你就只排第二。好比我現在愛著 萬萬,或許將來會跟他成婚,而小簡充其量做我的情婦而已。」

「聽起來還是沒啥不好啊……反正你會喜歡我,這樣就夠了。我是這樣覺得。」

「也是啦。反正臺灣也沒辦法讓女生和女生結婚,這個比喻算是做錯了。話 說你在醫學上應該算男生吧?」

「我是女生!而且我不喜歡被說是男生。」

從小到大都自覺是個女生、肌膚比男生還細嫩、又生了對大胸部,雖然性器 官只留下男性的部分,我仍然認為自己只能算是女生。

我的身體狀況只有大人們知道,如果被同輩得知可能會被欺負,所以其實一 直都沒有人懷疑我的性別.

自從有了性關系,突然被問到就讓我感覺渾身不自在。

我的肌膚這么柔軟、胸部也很挺、頭發還算長、臉蛋也不錯看,為什么看著 這樣的我還問是男是女呢?顯得我很沒女性魅力似的,真討厭。

小玲聽我說這些心里話,就坐到我身旁摸摸我的頭、把我往她肩膀抱。

吃完飯,她送我回家。快到家里的路上,我們倆不斷左顧右盼,看看是否有 可疑的男性出沒. 結果路上最可疑的是調戲著奶奶的阿狗伯。

「那對老夫妻感情真好啊。」

「……是啊……」

雖然不喜歡爺爺,此刻卻覺得爺爺好可憐.

我不想太早下車被他們看到,尤其不想被小玲知道那兩個人和我的關系,於 是盧她到附近超商去買冰吃。

本以為小玲會開到家門口、打開車門一腳把我踹下去,沒想到她乖乖調頭去 買冰,松了一口氣。

車子再轉回來時,路上已經沒有認識的人,這才安心下車。

「記得,有狀況先打一一零,再通知我們。」

小玲苦口婆心地囑咐,我卻忍不住盯著她的唇瞧。她乾脆嘴巴歪向一邊、在 我鼻前打個響指,嚇了我一跳就笑笑地關上門.

直到我踏入屋內,銀色轎車才緩緩離去。

總覺得安心感似乎降低了……我就那么依賴小玲嗎?

屋子里瀰漫著兩股氣味,一股是中藥粉的味道,另一股是微濃的汗味。

男性與女性的內衣褲隨意扔在樓梯前,樓梯間傳來大腿與屁股碰撞的規律聲 響。

「阿美……阿美……」

阿狗伯粗魯的喘息彷彿正壓住奶奶的呻吟,無論是身體還是聲音,都在盡情 享受著侵犯。

以往覺得噁心……現在卻讓我聽到勃起。

本來認為奶奶紅杏出墻是不能原諒的事情,等到我自己的性關系也變得亂七 八糟,就有一種……嗯……同類的感覺吧。

「你們就慢慢玩吧……呃!」

我正打算識趣地離開,突然被人從后頭抱住、摀緊了嘴……啊,不是爺爺就 是那些伯伯吧。真是的,現在可沒心情奉陪呀。

「小簡……」

咦,是叔叔的聲音?

「別亂動,刀子刺下去可就不妙了喔。」

啥?

刀子?

啊……從腰際纏上來的那只手,確實握住一把水果刀……

所以……所以這是……!

「你去報警了對吧?你知道叔叔現在被你害得回不了家吧?」

動不了,也不敢動。水果刀幾乎只要再向一點點,就會刺進體內……

我怯生生地盼望著小玲或誰能趕到身邊……卻只聽見叔叔惹人厭的低語.

「沒關系,叔叔還有別處可待,你這吃里扒外的小賤人就給我乖乖跟來。」

他的聲音聽不出一絲往常的溫柔,凈是令人害怕的怒氣。

「本來還想好好對你,是你逼我不得不找人強奸你……叔叔有個朋友最愛揍 女人,就讓他教訓你這不男不女的怪胎!」

救命……

「怎么,這樣就怕了?等我們玩膩,你就給我滾去南部做雞,一輩子做雞去!」

救命……!

「慢慢后退,敢作怪試試看!」

想不到該怎么樣才能不受傷掙脫……只好先順從叔叔,一步步隨他后退直到 出了門口。

屁股……感覺到被某個東西頂著。

他竟然在持刀威脅我的時候勃起。

「唉……想到你在南部淪為毒蟲、整天為了吸毒接客的賤樣,叔叔都硬了。」

他是故意說給我聽……?

恐嚇我能讓他快樂嗎?

這個畜牲……

我卻只能任憑他拖著我到外頭去,和他機車旁的那個人碰面……

癡臭BITCH☆淫亂的暑假(18)

眼看就要被叔叔帶走,我們的身體卻突然震了一下。

在我搞清楚震動來源是腹部時,叔叔在我耳邊爆出憤怒的哀嚎。

「干……沖啥小啦!」

叔叔握著刀子的那只手,手腕硬是被人往外凹出去……刀子在離衣服有點距 離的半空猛然晃動,很快就噹啷一聲摔落在地。

把叔叔捏到該該叫的那個人是──老臉憤慨的阿瑟伯。

「干!手啊!大哥別這樣……輕點……!」

恐懼感……隨著叔叔下意識放開我的動作,如退潮般散去了。

我趕緊退到家門口,不管后頭發生的纏斗,腳一跨進門,就伸長了脖子往里 頭喊:

「伯伯!救命!」

里頭雜亂的聲響沉默一兩秒,緊接著是乒乒乓乓的下樓聲。

阿狗伯管不著他赤裸的身體滿是熱汗,穿起內褲就沖過來問我怎么了?

我還沒說出口,外頭一記哀嚎就將阿狗伯慌張的臉龐吸引過去。

「阿告來喔!這小子要帶走小簡妹妹啦!」

「蛤!綁什么綁!」

阿狗伯大步上前去。此時叔叔已經被阿瑟伯架住,阿狗伯過去就是一句粗口:

「干您娘機掰!打擾林北辦事,還敢碰我們妹妹!我操你媽!」

叔叔整個聲音都變了,就在阿狗伯結實的拳頭往他臉跟肚子各揮兩拳之后。

該怎么說……有點恐怖……就像我剛才被刀子抵住時的恐懼,不,還要更…

…更直接地表露出來。

我呆愣地看著伯伯們暴打叔叔,直到叔叔再也無力喊叫,雙腿就好像跟著他 的沉默一起癱軟。

奶奶從后頭扶住我,她衣服都打點好了,身上仍有男人的余熱和臭味,可是 偎在她懷里卻很令人安心……

稍后爺爺與剌阿伯趕回家,叔叔已經被揍暈過去。他們把他剝光光只剩一條 內褲后五花大綁,然后拖到客廳角落去。

此時我情緒已經沒那么慌亂了,反而覺得鼻青臉腫的叔叔有點可憐.

「妹妹,你認識這小子?」

我對阿狗伯點頭.

「網咖認識的……嗯……客人。」

「敢跟蹤到家里還出手,待會再讓他好看!」

「嗯嗯……」

雖然感覺有點可憐,一想到被威脅的當下,就不太想勸阻阿狗伯。

況且叔叔干這種事,意外使我們家團結起來──同仇敵愾的氣氛直到阿狗伯 抱住我后應聲瓦解。

「妹妹乖喔,伯伯來幫你安撫安撫,走!」

「安撫什么啦……齁!你還摸!」

「安撫你受創的心靈啊!來,這里交給其他人,妹妹交給偶!」

我看了下爺爺奶奶、其他兩位伯伯,再瞥了眼昏迷不醒的叔叔,點了點頭.

剛才還溫柔待我的奶奶,又流露出敵視的目光了。

爺爺表情也顯得有些不悅。

剌阿伯和阿瑟伯正討論要怎么教訓叔叔,但我想他們是刻意避開這股詭譎的 氣氛。

我說啊,明明應該關心一下我昨晚為什么沒回家吧?還有我跟這個人到底是 怎樣的恩怨吧?每個人卻都在看阿狗伯臉色……

算了,我也不想管他們了。

只有阿瑟伯是讓我覺得必須好好道謝的……可這時阿狗伯已經攬著我的腰了。

我往胸中嘆了口氣,就在肆無忌憚的阿狗伯催促下,和他一起上樓。

樓梯間彷彿還殘留他和奶奶做愛的氣味,經過時我刻意暫停呼吸,直到回房 才重新讓空氣灌入鼻腔。

「妹妹。」

阿狗伯用他強壯的手臂抱住我,渾身都是乾到一半的熱汗,那張帶有口臭的 嘴在我右頸留下深深的一吻。

「伯伯,別這樣啦……」

溫熱觸感隨著柔軟的舌頭貼到臉上,一次一小步的往嘴唇逼近。快要碰到時, 伯伯把我頭往他那邊推,舌尖帶著濕氣舔過來。

我們慢慢走到床邊,兩人都小心翼翼維持接吻,他的手也安分地抱著我,沒 有胡亂撫摸。

這樣的溫柔直到一屁股坐到床上,立刻化為粗暴把我推倒。

我有點嚇到,還沒反應過來,阿狗伯已脫去內褲,晃著他的大陽具爬上床。

但他沒有如我預料那般動作,而是叫我坐起來,替我脫了衣服,一手壓在隆 起的內褲上。

從那比起愛撫更像是純粹的撫摸動作中,我感覺得到勃起的快樂、卻沒有心 情驟變的苦楚,使我欣然接受隨后沾上唇的吻。

我想,我們還是很有默契的……

被子黑壓壓地籠罩住我倆,染上一層汗臭的男人騷味從背后纏住我的身體, 而我身上的果香正逐漸被男人的體味所吞噬。

阿狗伯盡情將他的味道都抹在我身體上,他摸遍我全身,就是沒專注在敏感 點上。弄得我即使勃起想被摸,卻只能在心中盼求他握住我。

「妹妹沒有話要說?」

「你摸我,我就說. 」

「這不就在摸?」

「要摸下面。呀……」

被男人掌握的感覺,好棒……要是能一邊插著、一邊摸我就更好了。不過這 么一來,大概就無法和阿狗伯正常交談了吧。

我在黑暗中享受著伯伯緩慢的套弄,向他說了叔叔的事情。

雖然講了很多很多,但是伯伯最在意的只有一件事。

「我就知道。」

他在意的是──我是被叔叔開苞的。

而且還是為了一個讓他搖頭嘆息的爛理由。

這讓我確定了一件事。

伯伯在吃醋。

「好痛……!」

粗糙的掌心忽然縮得很緊,緊到我痛得喊出來,伯伯才慢悠悠地放松。

微弱的套弄聲再度響起,只是這次比較沒那么溫柔了。

透過愛撫感覺到伯伯的情緒起伏,使我不禁問道:

「你希望我只屬於你嗎?」

「啊?妹妹搞錯了吧。」

「不然呢?」

「看上眼的女人先被人干走,這種感覺你不會懂啦!」

「喔……好膚淺喔你。」

「說我膚淺,啊你勒,還不是被摸爽爽?」

「要你管……啊……」

和女人的嘴不同,男人的手讓我有股完全被掌控的安心感。一旦這感覺超出 預期,就希望他能引領我甩開理智、侵犯我、征服我。

我偎在伯伯懷里喘息。陰莖被弄得好舒服,咕滋咕滋的,腥味都升起來了。

「伯伯……你們不直接叫警察嗎?」

「哪這么簡單放過他,當然是揍幾頓再送派出所啊。」

「是喔……啊……快要了……」

我整個情緒都被伯伯帶起來了,暫時不想管那么多,只要被他搾出精液……

我是如此渴望,他卻在此時松開了手。

「伯伯……?」

阿狗伯不理會我的撒嬌,掀開被子,兩手枕著后腦勺,要我轉過來趴到他身 上去。

短暫的失落一下子消失無蹤,和叔叔互相口交的畫面登時浮現. 我懷著雀躍 不已的心情爬上去。

兩腿跪在健壯的胸肌兩側,再依照伯伯手的動作往后挪移,濕潤的陰莖就這 樣慢慢接近他的嘴……給他咕啾一聲吸了進去。

「呵嗚……!」

腦海……一瞬間,閃過小玲美麗的嘴唇。

「啊……人家也要吃伯伯的……嗯咕、呼咕、呼、呼啾、嗚啾……」

那對妖魅扭動的雙唇,卻奏出了一道不悅的嗓音。

『看吧。』

我也想像她那樣勾人魂魄,嘴巴卻只能丑丑地圈起來。

『你就是這樣,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搞的發春臭小鬼。』

我是……這樣的人嗎?

『淫亂. 』

可是……可是做這種事很舒服呢。人家會舒服,伯伯也會舒服……

『公車。』

才不是公車……只是……只是喜歡做舒服的事情……

沒錯……

我喜歡做舒服的事情,如此而已。

「嗚咕、咕、咕、咕滋……」

就算沒辦法和小玲一樣優雅迷人,我仍然可以透過圈起來的小嘴,讓男人為 我著迷。

男人也會用盡全力討好我的身體,使我盡情在他支配下享受呻吟,任其征服 我身心。

我明白了──我只要做自己便足夠了。

「咕噗、噗嗚……!咕……咕滋、咕啾、咕滋、咕啾……」

所以現在只要……呼嘿……只要好好吸著伯伯的陰莖……就可以了。

強壯的陽具……濃烈的體臭……股間的舒爽……

和伯伯做愛最棒了。

「啾、啾滋、滋……咕嗚、嗚嘔!嗚……嗚噗、咕噗、咕噗……」

喉嚨酸酸的,卻還是好想把這根臭雞雞往嘴里吞……好想把它整根吃進去…

…整根……

伯伯就不會這樣了,人家的雞雞比較小,他可以輕輕松松吸到底……嗯嗚…

…嗚……!

不行,人家想射了……!

就算是那么溫吞地舔弄,一直舔著還是會讓人受不了呢……伯伯……!

要出來了……!小簡的精液……!

啊……!

「……嗚咕!」

雞雞……嗚欸……在伯伯嘴里泄了……

一邊吸著大雞雞、一邊又被弄到射精,超爽的……

暖暖的舒爽感在伯伯溫柔的吸吮下,一陣陣地順著尿道泄出,再被吞進肚子 里……如此持續了幾十秒后,我才開始感到痠痛。

室內忽然響起啪地一聲,右臀的熱麻感慢了一步才讓我意會過來。

伯伯松開了被他吸乾凈的陰莖,又打了左臀一下。

啪!

然后他兩手掐著屁股肉揉了起來,弄得我呻吟連連后命令道:

「妹妹別吹了,趴好。」

「滋噗、滋噗、咕噗……噗呼!哈……哈啊……好哦……」

沒能吃到伯伯的精液固然可惜,一想到后庭接著又要被填滿,興奮之情整個 都要滿出來了呢!

我就像伯伯養的小狗一樣,乖巧地趴在床上,伸長了舌頭、搖搖屁股等待主 人的插入。

小簡呀……是最喜歡做色色事情的小母狗唷……

「進去啰,喔!」

「啊嘿欸……!」

啊哈……!已經不用在肛門那邊擠老半天,只要稍微用力,伯伯的大雞雞就 可以插進來了!

可是里面乾乾的……嗚……!光動就覺得好痛……

伯伯大概也不太舒服吧,只稍微蹭幾下就拔出來……呼噫!

「屁眼的樣子已經變了啊,開始像阿美年輕的時候啦!」

奶奶年輕的時候……意思是說,他們從很久以前就有過關系?

我扭了扭屁股,在二度潤滑的陰莖將冰冰涼涼的觸感傳向肛門時,語帶撒嬌 地說:

「伯伯,問你喔。」

「安怎?」

「你跟奶奶的事情,爺爺知道嗎?」

「問這干啥,金仔當然知道啊。」

「這樣不會很奇怪嗎?」

「他喔,喜歡人家給他戴綠帽啦!哈哈!阿狗偶是他好兄弟欸,當然要幫這 個忙!」

「蛤?什么是戴綠帽……好痛!」

阿狗伯突然用力彈了一下睪丸,害我痛到縮起來……他趁機把整根陰莖推進 肛門內。

「嘶嗚……!」

嗚……一邊麻麻痛痛的,一邊又是舒服的擁塞感……

感覺到了……伯伯的陰莖……男人的陰莖撐開括約肌、往里頭搗弄的觸感。

里面在滋滋地攪著……被大雞雞攪弄著!

棉被再次將我們的視界導入悶熱的漆黑,伯伯熱燙的身體牢牢地伏到了我的 背上。左耳傳來濕熱的舔弄感,加諸屁股的壓力開始以清楚的啪啪聲規律擺動。

「啊……!」

沾滿潤滑液的肛門,好輕松就能讓伯伯的大陽具抽插。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肛門不一會兒就整個發熱,異物感也從直腸蔓延開來,而臉頰漲紅的我……

「嘶……!嘶……!嘶嗯!嗯呵……!嗯咕……」

……非常享受屁眼的快感。

阿狗伯的動作不會很大,陰莖大概只抽出三分之一就立刻往回頂,照理說應 該還好才對……但是他動作沒有逐漸變慢,而是不斷維持著那股力道與速度。

沒開冷氣又窩進被窩做愛,我們很快就汗如雨下。我的汗把床鋪都弄濕了, 伯伯的汗則是流滿我的背……

極度昏暗的世界中,除了規律的交合聲,還有一樣東西的存在感最強烈,那 就是伯伯的汗臭。

我身上的香水味幾乎聞不到了,充斥著被窩的氣味,是伯伯干我時流下的熱 汗臭味。

男人的味道。

雖然人家早就被干到勃起了……還是能很有自信地說:光是男人的氣味就能 讓人家興奮.

「妹妹的屁眼越干越順啰!」

「呼……!呼呃……!呼嗚……!肛門好熱……好燙唷!」

啊……才說一句話,感覺整個都松懈下來,開始承受不住了……!

屁眼……人家的屁眼,都已經過不知道幾分鐘了,還在被強壯的大雞雞啪啪 地干著呢……!

「嘿呵……!嘿嗯……!嗯嗚……嗚……啊……啊……!」

伯伯彷彿算準了我漸漸無法招架,開始加重抽插力道,往深處……咯嗚……!

啊……啊哈……?奇怪……為什么雞雞突然射精了……?

啊……!啊、啊啊……!又有感覺了,又要射了嗎……?

「呼、呼啊啊……!」

怎么會……呼……人家都沒碰雞雞,怎么會射精呢?

屁眼不由自主地收縮著,伯伯似乎有察覺到我的異狀,但他并未減速,反而 摸向我那里.

粗糙的手指在我不停微顫的陰莖上蹭了蹭,伯伯熾熱的聲音吹向我的耳朵:

「妹妹被干到射了啊,真是淫亂的身體!」

什么嘛,也不跟我講是為什么……啊……!又加速了……!

「哈啊……!哈啊……!伯伯在用力干小簡呢……!」

「爽到胡言亂語了喔,哈哈!」

「因為、因為人家很爽嘛……!嗚……!嗚欸……!」

「好!那伯伯就讓你更爽!」

「好、好哦、哦欸……!」

又來了……人家的雞雞又被干到射精了!

搞不懂為什么不過好爽……好爽……!屁眼也好、雞雞也好,全部的全部都 爽到不行……!

哈哈……啊哈哈……!

小簡的屁眼爽到一直收縮、一直收縮哦……!

就算被干到夾也夾不緊,也會努力讓肛門內的大雞雞感覺舒服的!

所以……所以……!

「差不多了,妹妹,準備啰!」

「好……!好呃……!呃呵……!」

所以……把你的精液射進來!

伯伯也好爺爺也好叔叔也好誰都好……!

把人家的屁眼變成雞雞的形狀……那根插進人家體內的雞雞,就全部……全 部……!

「縮真緊啊……看我干死你!」

全部射出來……射給小簡……射給小簡嘛……!

啊……!啊啊……!

「射了……!」

嘿欸欸……!

「喔,妹妹也高潮了吧,你這屁眼自動吸了起來喔……哈哈。」

「欸嗯……欸呃……呃……」

「還在爽嗎?啊……吸緊的感覺真不錯. 」

屁眼……人家的屁眼……不對,是雞雞跟屁眼都……都好爽哦……

嗯嘿……嘿嘿……

本來人家屁股還翹高高的,都被阿狗伯干到像螃蟹一樣雙腿開開地癱在床上 了呢……

……大雞雞果然最爽了。

「啊你爽夠沒?拔掉了喔?」

「還沒啦……呀!」

明明就講還沒,還把那根燙燙的陰莖拔走……問火大的唷。

算了,小簡我也有爽到,不跟你計較.

阿狗伯掀開棉被,看了看滿身是汗的我,竟然不想再甜蜜一下,而是趕我去 洗澡。

我做了張鬼臉給他看,硬纏著他要他摸摸我……他揉了我胸部沒多久,擰了 下奶頭,痛得我迸出哀鳴,又催我進浴室。

「真是不懂情趣耶,伯伯這個老──頭──子。」

「情沙小!你不快洗,阿美都要煮好啦。」

「啊……原來你在擔心晚餐唷。」

「少在那啰哩啰唆,去洗啦!」

哼哼,洗就洗,怕你啊!

虧人家還有一絲絲想問你要不要一起洗澡的意思說……這么沒情趣,老頭子 就是老頭子!

「我去洗了喔,你不要偷看喔!」

「安啦,我去看看阿美。」

「欸……!」

「沖啥啦?」

「……沒事啦。」

我們在樓梯間分開時,炒地瓜葉的香味已經飄到樓上來了。阿狗伯聞到味道 就笑嘻嘻地下樓,我只好一個人趕快洗一洗。

隨便抹一遍肥皂、沖沖水,大概五分鐘就搞定了。反正只是去味道,晚點再 洗正式的。

晚餐時間有夠尷尬的說……

爺爺奶奶講好似的,不斷逼問我昨天去哪怎沒回家、怎么會認識綁匪巴拉巴 拉……阿狗伯越是幫我講話,他們就越刁難我。

他們背后動機為何,我是知道的。

爺爺想獨佔我,奶奶怕我搶走她的男人們。

因為知道,想生氣都氣不起來……我暗自決定忍到暑假結束。到了那時,這 里就會回歸一如往常的平衡吧。

「我吃飽了。」

大概下午才吃過牛排,再加上飯桌那股微妙的氣氛,我只吃一碗飯就打退堂 鼓。

阿狗伯向我揮揮手:

「妹妹先去準備卡拉OK,等等來唱幾首喔!」

「好啦。」

說什么準備,也就打開機器、把電視轉個臺而已,不用一分鐘就全做完了吧。

我來到客廳,完全忘了叔叔就綁在角落,看到他的瞬間嚇了好大一跳。

不過……他的表情已經看不出狠勁了。

遍體鱗傷,一臉絕望。

忽然我明白阿狗伯想做什么了。

而我也想這么做。

於是我信步來到叔叔面前,悠哉脫去短褲與內褲,在他卑微又渴望的注視中, 輕柔撫摸著陰莖──緩緩轉過身。

「叔叔,你看,這就是被你開苞的處女屁眼哦……」

我在他面前彎身,輕輕扳開屁股肉、露出乾凈的肛門,轉頭朝他淺笑道:

「不過呢,現在已經不需要叔叔那種尺寸的小肉棒啰……嘻嘻。」

后來我們在客廳唱歌又做愛,叔叔當然也看著我硬了好幾次。

雙手被反綁的他既無法自慰、也不能阻止眼前發生的一切。

即使閉上眼睛,我也會抓緊麥克風淫叫給他聽。

讓他聽我被別的男人猛操的聲音。

讓他腦內充滿過盛的遐思。

讓他因我而勃起。

然而他再也無法品嚐我的肉體.

待續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養 于 2015-9-24 01:03 編輯 ]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