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黃色笑話 > 【腦奴情緣】第1一2章

【腦奴情緣】第1一2章

作者:jsparrow 字數:9000

王昊站在船頭上,興奮的看著快速接近的無人島嶼,想著待會一整天的野戰 訓練,不由得體內熱流串動。

「呦,這不是我們的星月三席王昊嗎?」一古油膩惹厭的聲音從側邊傳來, 是陸家大公子陸人賈,王昊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等等阿,你們家雙雙妹子去哪了?」,陸人賈追了上來,冷不防從船艙間 隙伸出一只玲瓏小腳,陸人賈立刻跌了個狗吃屎。「陸公子,你這不是見到我了 嗎,嘻嘻。」雙雙銀鈴般的笑聲飄過,俏麗的身影一點追上了王昊。

「小賤貨,你給我站住!」陸人賈狼狽的爬起身,手上一閃,立刻多了一對 腦波機槍,子彈對準雙雙連射而出。

只可惜雙雙和王昊已經轉過轉角,腦波彈只能無奈的射出船艦,墜落大海。

「各單位注意,各單位注意,星月鑑已經登島,上岸后后所有人成講話隊形。」

耳邊響起廣播,船上所有的學生都動了起來。還想追上去的陸人賈只好無奈 的解除腦波槍,隨著其他學生迅速的登陸集合。

星月學院不愧是雄踞東南亞的星帝國內最高腦波軍訓學院,不到一分鐘,3 0名學員迅速集合完畢,等候長官講話。學院長緩緩的走下船梯,在他身后跟著 一位臉若冰霜的美女。王昊撇了一眼,約莫20歲俏麗的臉蛋上卻顯露著堅毅果 決之色,輝映著肩頭上的少將官階,這么年輕的少將顯然是個狠角色。要知道即 使是星輝學院畢業的學生(平均年齡18歲),畢業就掛著少校位階,要在兩三 年內連升三級至上將也是非常的困難。莫非這位冰山美人是……

「各位好,我是宋月霜。」彷彿回答著眾人目光的疑惑,宋月霜輕起朱唇。

王昊目光一閃,心念電轉。宋月霜,星月學院兩年前畢業的天才首席,畢業 時達到腦波十境的第五境煉空境初階,在星月百年的歷史中,總共也才出了五位 這樣的天才。

「各位非常的不幸,但也非常的幸運……」宋月霜遲疑了一下繼續說道, 「各位今天原本的畢業野戰訓練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腦奴計畫。各位都知道,近 年來中亞的華帝國加緊了對我們的侵略,星帝國為了對抗華帝國,在三年前開始 研發腦神器- 微型腦波共鳴器,又稱為腦奴,腦奴研發完成后,由帝國的最高武 力李晨風上將試用,但沒想到李將軍被腦奴反噬,失去腦波的控制力,現在力量 比普通人還不如……」宋月霜說到這時神色一黯。

「根據上將的說法,腦奴毀滅性極強,并且似乎有意志的選擇自己的主人, 因此軍中高層通過了本次腦奴計畫,希望在各位帝國最具潛力的學員身上找到腦 奴的主人。各位接下來的任務很簡單,我們已經將腦奴藏在島上某處,各位需要 尋找腦奴,并且成功統帥它,為了防止各位放棄,三個月后沒有任何人成功統帥 腦奴,帝國第二軍團會來到此處殺光所有島上所有學生。」所有人聽到這句話身 體不由得一顫。帝國難不成瘋了,先不論星月的學生都算是帝國最強的儲備戰力, 光是這些學生每個過硬的背景,死一個都會引起帝國莫大的震動,丟下這樣一個 簡直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難道是要屠盡星月學院畢業生?

彷彿服看穿了眾人的疑惑,宋月霜解釋道「根據我們獲得的情報,華帝國已 經開始佈署大量的腦波戰士在沿海地帶,目前正在整合沿海諸國,我們預估半年 內他們就會整合完畢,屆時兩方實力懸殊,星帝國勢必失守,因此腦奴可以說是 我們最后的一線希望了。」

「你是在開玩笑吧,誰趕殺我,我可是龍家下一代的繼承人龍傲天阿,連三 軍總帥見了我爺爺也要竟讓三分,你竟然敢說要殺我?」隊列中的龍傲天一臉倨 傲的對宋月霜喊著。

「嗯,我這就讓你們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宋月霜美目一寒,右手平舉, 火光乍現,一股火炷狂泄而出直奔龍傲天。龍傲天一驚,急忙練出腦波盾抵擋, 哪知火柱宛如靈蛇,一閃一驅奔到龍傲天后方,從后腦杓直灌而下,龍傲天一聲 沒吭就成了一具焦炭。

「呀!」這下隊伍內在也沒人保持冷靜,所有人紛紛后躍,大多數人紛紛展 開腦波盾護住自己四周。雙雙搶到王昊身旁也展開了腦波盾,保護著主人。

「放心吧,我的任務不是殺光你們,我離開之后腦奴計畫正式展開!」宋月 霜說完轉身上了船,學院長一聲不響的跟在后面,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嗚嗚……」看著星月號駛遠,幾名女學員竟然哭了起來。王昊也是心中一 片茫然,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又虛幻。

一場滿心期待的畢業野戰竟成了孤島生存挑戰,寫小說也不帶這么扯的情節 吧……

「主人,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雙雙帶著勉強的笑容望著王昊。「唔,我 們先去問問其他人有什么打算好了。」饒是王昊聰穎過人,也還是第一次遇到這 種狀況,一時也沒了主意。

「嘿,哥們,接下來要不要一起行動阿」熟悉的自來熟聲音,是白島,王昊 在學院里少數談得來的同性。學院里面大部分的學員都是帝國內顯赫世家的子弟, 王家的一點微薄家世在同學眼里簡直跟平民沒兩樣。正好這白島也是差不多的處 境,所以和王昊也特別說的上來。但白島的人緣卻比王昊好多了。王昊天資聰穎, 穩作星月第三席之位,因此不免有點自視甚高,白島卻是長袖善舞,到處結交, 是以白島的處境在星月內反倒比王昊好過得多。

「好阿,有你這家伙在,到哪都好辦事。」王昊欣然接受了白島的提議,兩 人一個武力值高,一個交際能手,在這島上活動起來也方便的多。

「疑,那邊不是張紫嫣嗎,他帶著三位女同學要去哪?」白島指著離去的張 紫嫣一行人。王昊心念一動,「追上她們!」王昊、雙雙、白島三人幾個縱躍便 來到了張紫嫣面前。

「嘻嘻,這不是我們星月三席王昊嗎?」張紫嫣巧笑倩希,飽滿的雙乳即使 隔著衣衫仍舊吸引著兩位男士的注目禮。

「豈敢豈敢,區區三席怎么敢在首席面前爭輝。」王昊風度翩翩的笑著,不 似白島眼神仍直勾著那對晃悠悠的巨乳。

「那么我們偉大的三席攔下我們是想要聊聊天還是看看風景呢?」張紫嫣特 意加重了風景兩字的發音,言語中嘲諷意味濃厚。「咳……」王昊咳了一聲,白 島才如夢初醒,和王昊對望一眼轉向張紫嫣道「不知幾位接下來有何打算呢?我 和王少打算一起行動,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孤島,人手多一點總是比較好辦事。」

張紫嫣微微一笑「根據宋學姐的說法,我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是成功統帥 那個什么微型腦波共鳴器,因此我打算和詩宣她們一起去尋找它。至於和你們一 起行動嗎我們幾個都是女孩子,只怕不妥呢,嘻嘻。」

「嗯,腦波共鳴器算是通用的軍事腦器,但一般都體積巨大,無法攜帶,這 腦奴既然號稱微型想必體積不大,卻不知要如何找起?」白島眼見對方無意一起 行動,乾脆接著話探問情報。

「腦波共鳴器的目的是調和數人之腦波頻率以發揮腦波增幅的效果,依宋學 姐所言,腦奴似乎有自我意志,若然如此,腦奴當可由腦波探測儀尋得。」張紫 嫣解釋到。

「唔,這么說似乎很有道理,不過找到它之后呢,連帝國的首席武力李晨風 上將都無法駕馭它,平我們幾個又怎能完成呢?」王昊若有所思的問到。

「唉,也只能勉強一試了,若你我也無法作到,星月是註定毀滅了。」張紫 嫣此言到不是開玩笑。星月三席,張紫嫣、楚淵、王昊三人可說是立于星月頂點, 三人皆達到腦坡十境中第四境凝神境,其余學生最多也才達到次一等的控形境, 要是這三人都無法駕馭腦奴,那其他人也是沒什么指望了。

「額,好吧……那只好住我們各自好運了」王昊無奈的說道,拱手與張紫嫣 等人作別。

在王昊與張紫嫣等人交談的同時,一雙銳利的目光正注視著眾人。「人碩, 你說接下來我們要怎么作阿?」李軒宣問著身旁短小精悍的青年,此人是號稱星 月戰略高手的宮人碩。由於是軍事學院,因此除了個人武力外,星月也十分重視 領導統帥以及戰略的教育。這位有著星月「腦波棋不敗戰神」稱號的宮人碩,此 時正瞇著眼睛打量著亂成一團眾人。

「嗯,張紫嫣帶了三個人走了;楚淵帶著四男二女;王昊帶著白島和雙雙。

剩下其他六男八女,似乎沒有要群聚的打算。我們應該趁現在拉攏一些人。」 宮人碩冷靜的分析著情報,腦中飛快的思索著目前的狀況以及局勢發展的可能性。

「但我們都只是控行境初階,他們會不會不愿意和我們一起行動阿。」李軒 宣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腦波十境中,一曰原力,二曰化物,三曰控形,四曰凝 神,五曰煉空。普通人配戴了腦波天線后,即可發揮腦力的10% ,達到原力境, 星月入院的最低標準卻是化物境初階,在星月畢業班里面,除了雙雙屬於化物境 高階,其余人至少都有控形境初階,也就是說宮人碩和李軒宣只能算是實力最弱 的一群。以這樣的實力,要求和別人同行,最多只能當別人的附庸打手而已。

「無妨,我們跟著他們,等他們領會到我的價值后,到時自然反客為主。」

宮人碩閃動的目光后帶著強大的自信。

憑著一雙巧舌,宮人碩順利的組成了一組7人的團隊,其中兩位控形境高階 于上豪和王若涵可算上頂尖戰力。

在孤島數十公里外的領一座小島上,一棟灰黑色的建筑物聳立著,宋月霜正

坐在指揮室內看著由暗中佈下的腦器千里眼所傳回來投在螢光幕上的影像觀察著

島上眾人。

「月霜,一切都還好吧?」一個年但略顯虛弱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晨風,你醒了阿?」宋月霜趕忙奔向聲音的主人,攙扶著他來到螢光幕面 前。

「晨風,你愈來愈虛弱了。」宋月霜臉上此時再也看不間一絲的冰冷,淚眼 汪汪的看著英姿不在的男友。

「要是他們中有人能夠成功統帥腦奴,我死了也值得了……」李晨風的聲音 透著一絲蒼涼,一絲豪壯。

「晨風,你不會死的,你說過會愛我一生一世的。」宋月霜依偎在李晨風的 懷里,珍珠般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滑落在白玉無暇的臉龐。

「傻瓜,別這么難過了,人總會死的嗎,等到我七老八十了才死,還不如在 我這么年輕帥氣的時候死掉,你才會一直記著現在的我。」

「晨風……」宋月霜抬起頭,臉上還滿是淚珠,突然吻向李晨風。兩人的舌 頭交纏著,宋月霜的香舌不斷的向李晨風進攻,李晨風的手也開始不規矩了起來, 滑進了宋月霜的軍服領口內,揉捏著那飽滿嬌翹的乳房。

「晨風,我要你……」宋月霜連頰通紅,動了春情。「唔,扶我到床上去吧。」

李晨風也被挑起了情欲,雖然依舊疲累,但宋月霜這么一名大美人投懷送抱, 又有幾人可以抵的住情欲的誘惑。

宋月霜可等不及李晨風走到床邊,下體已是淫水綿綿,與是一把抄起李晨風, 急不及待的沖向床邊。

「小蕩婦,這么急著要吃掉老公阿!」李晨風調笑著。往常都是他這般抱著 摀著臉宋月霜走到床邊,可如今卻主從易位,又不禁心中嘆息「這幾個月我身子 不好,可把月霜憋的慘了。」

「老公,我要……」服侍著李晨風躺好,宋月霜拖下了軍服及褲子,將李晨 風的褲子也褪下,立刻跪趴在李晨風身上,成69式開始為李晨風口交。

「怎么我都還沒玩弄就這么濕了阿」,李晨風扒下宋月霜為了行動方便的樸 素三角內褲,驚訝的發現粉紅色的淫肉上上已經沾滿了淫水。「什么時候便那么 淫蕩了阿,小霜霜?」

「老公,嗚嗚……不要欺負我啦,討厭,老公的肉棒變好大了!」

說實在,李晨風的肉棒只能算是普通大小,加上身體受損現在更是無法完全 勃起,只能處在一種半軟不硬的狀態。但只有經歷過一個男人的的宋月霜又怎么 能分辨肉棒的大小。欲火焚身的她此時只希望趕快將眼前火熱的鐵住插進自己的 蜜穴內狠狠的肏搗一番。

李晨風的手指輕輕的插進了宋月霜的蜜穴內,前后摩擦,括弄著里頭的肉粒。

「阿……」宋月霜嬌軀一顫,竟被李晨風的手指送上了一次小高潮,一股陰 精噴射而出,噴的李晨風滿臉都是。

「老公……對不起……」宋月霜轉過身來溫柔的擦試著李晨風的臉龐。李晨 風似笑非笑,似惱非惱,眼前的宋月霜還是自己認識那個清純可人的月霜嗎?什 么時候敏感的只用自己的指頭就能達到了高潮。這樣敏感的身體與那平時臉若冰 霜的表情是無論如何無法連想再一塊的。李晨風不由的興起了一股惡趣味。

「坐在我身上,自己扭腰,我有點累了……」李晨風狎笑著命令宋月霜做出 女上男下的交合姿勢。

「阿……好羞恥」宋月霜避著眼睛,不敢看李晨風,雙乳上下震蕩,兩人交 合處不斷發出肉體碰撞聲與淫水噴濺聲,淫迷的氣氛在空氣中蔓延。望著宋月霜 嬌翹的臉龐一陣紅暈,下體震震的快感不斷傳來,如此激烈的運動,讓久未射精 的李晨風再也守不住精關,陽精急噴而出,射入宋月霜的陰道。

「阿……老公好熱」宋月霜嬌媚的淫叫了一聲,但可惜的是其實她還差一點 才到高潮,無奈李晨風身體實在太過虛弱,射完精之后竟然昏昏睡去,宋月霜只 得幫他清理干靜,穿好衣服,溫柔的吻了一下李晨風英俊而瘦削的臉龐。

「晨風,我愛你……」看著李晨風幸福的表情,宋月霜不由得露出幸福的微 笑。穿好軍裝,回到螢光目前,繼續定著孤島上局勢的變化。

夜月,華帝國東南海作戰指揮總部內,第三軍團長赫血坐在寬場的辦公室內, 身后是一片落地窗。從落地窗望出可以看見華帝國飄揚在海港上一排壯觀整齊的 軍艦。

「真有趣,星國蠢狗們竟然先我們一步成功研發出腦神器。」赫血翻閱著辦 公桌上的文件,其封面上赫然寫著「腦奴計劃」四個大字。

「是的,但是他們仍然無法駕馭這新打造的腦神器,連星帝國的最高武力李 晨風都因為嘗試腦神器失敗而失去控制腦波的力量。」一位肅然站立在赫血桌前 的美女恭敬的說道,一身緊身的夜行衣襯托出了姣好的身材。

「腦神器的理論也是最近這十年來才開使付諸實踐,根據巴索羅摩的理論認 為要駕馭腦神器有兩種方法,其一是用操作者本身的腦波強行控制腦神器內的原 初腦波,這種方法在一些試驗性階段的腦神器都取得不錯的成果,沒想到真正的 腦神器竟然這么難以駕馭……」聽聞李晨風的意外,赫血不由得眉頭一皺。李晨 風可是當年星州一戰,憑三萬部隊擊退華帝國十萬帝國軍,而得到了「乘風上將」

的稱號,連這樣得狠角色都栽了,腦神器看來頗為棘手。

「大人,不知另外一種方法是什么呢?」美女望著沉思的赫血,忍不住問到。

「另外一種方法其實很普通,其實就是所謂的頻率同步而已。」赫血隨意的 說道。腦波控制理論從公元2859年腦波天線問世后,開始有大量的研究者投 入利用腦波控制機器的研究,也就是所謂的腦器理論。初期的進展甚微,雖然藉 由腦波天線,普通人可任意的將大腦的潛能發揮10% ,發出無形的能量波動, 但要讓這些發散的能量波動作到精細的控制,乃至於操控器械卻是十分的困難。

「如果只是頻率同步就能成功的話,為什么李晨風要選擇第一種方法呢?」

女子露出疑惑的表情。在百年大戰中,腦波理論因為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人 體實驗突飛猛進,科學家們發現要精確的控制腦波,需要將發散的腦波去蕪存菁, 頻率愈單一的腦波,其控制能力愈強,威力也愈大。這理論隨后被套用在腦器控 制上,使用者只需要發出腦器波斷共鳴點的腦波,就能夠輕易的馭使腦器為己所 用。

雖然一般人無法輕易的作到這點,但稍加訓練的專業人士都能操作一般的通 用腦器。

「這就涉及到腦神器的原理了,腦器僅僅只是腦波的載體,腦神器卻是本身 就含有腦波,理論上腦神器能和人類一樣散發各種波段的腦波,所以要使用腦神 器并非簡單的散發單一頻率的腦波就可以的。與其說是使用,不如說是被腦神器 認同。」

「認同?難道腦神器有自己的意志?」美女吃驚的望著赫血。

「這也只是理論上的假設,實際上目前的情報顯示,除了星帝國還沒有哪?

國家或聯盟有成功的制造出腦神器。腦神器是不是真的會有自己的意志,這 世界上只怕還沒有幾個人知道。」赫血不由得嘆息,若是歐洲的法洛聯邦或美洲 的利加聯邦也還算了,小小的星帝國然能夠領先國力十倍的華帝國制造出腦神器, 其人才薈萃,著實令人忌憚。

「屬下明白了,那么這次所謂的腦奴計劃就是希望腦神器會在星月學院的學 生中挑選出一位適任者啰?」

「看來就是如此,想來星帝國也發現了我們近來的動作,正努力的運作,妄 想螳臂擋車,嘿嘿!」赫血站起身,轉頭望向落地窗,海風鼓吹,海面上華帝國 的軍旗飄揚,似乎預兆著一場腥風血雨。

「你回去后繼續監視花如宣,腦奴計劃我會令派一組人馬監視,去吧。」赫 血不緊不慢的說道。

「是,屬下告退。」美女行了個軍禮,慢慢的倒退至門邊。

「等一下,」赫血轉過身,目光如電。「沒被星國的狗子們給洗腦了吧?」

「報告長官,我對華帝國忠貞不二!」

「證明一下。」赫血嘴角露出陰險的笑容,漫步走到桌前。

美女雙膝一屈,雙手著地,一晃一晃的開始爬向赫血。

「舔乾凈!」美女爬到赫血腳邊,赫血伸出皮鞋。

屈辱的低下頭,伸出嬌軟的舌頭,她開始舔著那光可鑑人根本無須再擦亮的 皮鞋。妖嬈的身姿隨著口水滴落的聲音風騷的扭動著。

「賤狗,叫你把我的鞋子弄濕?」赫血把女人踹倒,一只腳踩在她雪白的臉 上,微微散亂的頭發彷彿訴說著女人的哀羞。

「請允許賤奴為大人擦乾皮鞋。」女人嬌喘著,赫血松開了他的腳。

解開緊身衣的鈕扣,她將右邊的乳房托出,飽滿的乳房在緊身衣的束縛下顯 得更加的堅挺,粉嫩的貝蕾鮮紅欲滴。可這樣美麗的乳房此時卻只能像塊抹布一 樣擦拭著女人留在皮鞋上,淫靡的口水。

「賤狗,隨便連路邊一個乞丐都擦得比你乾凈。」赫血毫不留情的羞辱著辛 苦勞動的女人。

「母狗沒用,連這樣簡單的事都不能為大人分憂解勞。」

「算了,蹲著,我要小解。」男人卸下拉煉,已經堅挺發燙的肉棒崩彈而出。

嘴巴微微張開,等著承受穢物的女人卻是一臉期待的表情,彷彿她要喝的是 瓊漿玉液。就算是最下賤的妓女看到眼前這副景象,只怕也會罵一聲蕩婦。

「咕嚕咕嚕……」嘴吧承受著溫熱腥臭的尿液,女人的喉嚨快速的吞吐著, 但仍舊要多余的尿液順著嘴角而下,沿著喉嚨滑過白嫩的乳房,流進了緊身衣里。

「賤狗,很喜歡喝尿是吧,你他媽的怎么那么賤!」赫血不斷的羞辱著女人, 彷彿在他眼前的只是一條母犬,而不是一個有尊嚴,有著崇高情操,為國家犧牲 奉獻的女戰士。

「母狗真是太淫蕩了,請大人懲罰母狗,讓母狗記住教訓,以免墮了帝國的 威嚴。」女人持續的說出淫蕩不堪的話,彷彿自己只是一只賤畜,沒有絲毫反抗 的能力,只能諂媚的討好眼前的大人。

「舔我的肉棒,然后一邊自慰,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高潮。」赫血沒打算放 過眼前的女人。

巴達巴達的空氣聲隨著肉棒在女人的口內進出而響起,女人的口技十分的好, 溫潤的口腔包覆著滾燙的陽莖,一縮一放,一吞一吐,配上靈巧的舌功,舔的赫 血的肉棒不斷的抖動。

「阿……阿……大人請準許賤狗高潮」女人玉臉俏紅,下體已是淫水氾濫。

「媽的,誰準你高潮,你敢高潮小心我肏爛你的屄,操完再把你丟給狗去肏!」

赫血冷酷的說著,眼前的母狗不過是玩物,區區玩物怎么能有自己的意志。

「不準減慢手的速度!」彷彿如惡魔般,既不讓女人高潮,也不準她偷懶放 慢手的速度,每當女人想要減緩摩擦帶來的快感,赫血就抓住她的頭將肉棒挺入 喉嚨深處,令女人差點窒息。

「阿……阿……」耐不住快感的女人終於高潮,一股陰精噴出花心,灑落在 地板上。

「賤狗,我肏死你……」

「阿……阿……阿……」剛泄身的女人只能無力的接受著男人粗暴的凌虐。

一時間,本應神圣威嚴的華帝國的軍團長室彷彿成了酷刑室,不斷傳來女人 的哀嚎……

孤島上,經歷過一天的探索,王昊一行人終於找到了一處山洞,得以休息。

「呼,這種生活可是要累死我這小弱雞了……」白島不改嘻皮笑臉的態度。

「哈哈,你正好姓白,那我以后就叫你白斬雞啦。」雙雙笑著對白島做了個 鬼臉。

「切,別以為你是王少的丫頭我就會特別奉承你,這星月學院,除了王少可 還沒有幾個會讓我害怕的。」白島不甘示落的回擊。

「哈哈,白小雞,你這話可就說錯了,少爺可是最疼我的,你敢得罪我就是 得罪了少爺,小心他把你抽筋扒皮變成水煮雞阿。」

「你……你……」沒想到雙雙這么伶牙俐齒,白島不由得被氣得語塞。

「好了,兩個都不要吵了,趕快坐下來休息吧,這累的一天也是夠了。」雖 然受的是軍事訓練,但星月終究是精英教育,平常可沒有像這樣一整天奔波的體 力勞動,王昊此時也真是夠累了。

「還好島上有不少的傳送陣,會每天提供行軍丸,不然我們連吃飯都是個問 題呢」白島從懷中掏了出數顆行軍丸,分給了雙雙和王昊。

休息片刻后,三人開始討論今后的計劃。

「依照張紫嫣的猜測,我們應該要在島上用腦波雷達尋找腦奴,不過這島也 不小,找起來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昊皺眉說著。腦波雷達雖然號稱專門 探測腦波的雷達,但搜索范圍其實依據使用者的腦波強度變化,便是三人中腦波 最強的王昊,搜索范圍也大概是身邊一百米左右的范圍。

「大哥,你不會認真的想要找那個腦奴吧,連晨風上將都沒辦法駕馭它耶, 是李晨風耶!」白島彷彿看著什么珍希物種般的看著王昊,一種感嘆撲向蠟燭的 飛蛾的悲憫之情溢於言表。

「叫你小看主人,主人可是星月第三席耶,跟那個什么晨風上將比起來只怕 還是主人要厲害一些。」雙雙鼓起嘴來,對白島表示著不滿。

「昊哥,你這丫頭腦袋沒燒壞吧?連李晨風都不認得?」

「雙雙,不懂的事不要亂說,李晨風上將是出了名的天才,雖然從星月畢業 時也只有達到凝神境,但短短五年就突破練空而達到明心境界,這種神速即使在 星月學生身上也是少見。」

「是……」雙雙雖然答應,但卻還是一臉的不服氣,但她一向對王昊順從, 此時也不愿再多說什么。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王昊接著說下去,「雖然晨風上將失敗了,但是 這并不代表其他人沒有希望,否則軍方也不會執行這樣註定會失敗的計劃。」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有可能擁有晨風上將所沒有的優勢嗎?」白島狐疑的看 著王昊,他平素可是十分信服王昊的。王昊并不是所謂的天才,熟知他的人都知 道他十分的刻苦鍛煉著自己,甚至有一次因為在食堂吃飯時,沒控制好為了鍛煉 而覆蓋在身上的腦波,把食堂的墻壁砸出了一個大洞,因此得到了「修練狂人」

的稱號。但即使是如此,白島也不相信王昊真能比的上心目中那崇高的晨風 上將。

「恩,雖然我們力量也許不如,但力敵不能,則可智取」王昊意味深長的說 著,雖然對新興的腦神器理論并不太熟悉,但曾經看過一些相關的文獻,他對腦 神器也有著一點模糊的概念。

「唔,那我們不如趁現在先在這附近探測一下,搞不好就能找到了呢!」白 島被王昊挑起了興趣,是阿,這可是腦「神」器阿,名字中帶個神字,整個顯得 高大上了起來,更何況就算找到了神氣,這燙手山芋肯定也不是自己來吃,身邊 可還有一個壯如牛的王昊呢,白島毫無羞恥的想著。

「哪那么容易……」王昊白了他一眼,自顧自的坐到旁邊休息去了。

「嘿嘿,搞不好就讓我們瞎貓碰到死耗子。雙雙,走,我們一起去。」雖然 才和雙雙相處了半天,白島已經把雙雙摸得一清二楚,雖然愛跟人斗嘴,但是骨 子里卻是個十分活潑好事的女孩兒。

「少爺……」雙雙望向王昊,水汪汪的大眼令人不忍拒絕。

「隨便你們吧,別走太遠,小心被什么猛獸襲擊了。」

「哈哈,有我保護雙雙妹子,王少你擔心個什么勁。」

「還不知道誰保護誰呢。哼!」雙雙白了他一眼。兩人就走出了山洞,開始 了他們有勇無謀的探險……

約莫一個時晨后,兩人就回來了,看兩人的表情顯然一無所獲。

「唉,實在是太黑了,雙雙妹子愈走愈怕,一直求著我要回來,我只好勉為 其難的帶著她回來了,不然我們還可以走更遠呢。」白島惡人先告狀。

「哼!不知道是誰被一只猩猩嚇的跌下樹來。」雙雙不甘示弱的回擊。

「少爺,要不你也搜索看看吧,我在外面的時候有感覺到一絲絲的腦波動, 但用雷達卻掃不到任何的訊號。」

「是阿是阿,王少你試試看嗎,不是有一句話叫什么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嗎?

人要懂得勇於踏出未知的第一步。」彷彿小妖精一般,白島軟磨硬纏著王昊。

「唉,知道了,我就在這山洞中試一下,如果沒什么動靜你就閉嘴。」耐不 住白島的攻勢,王昊決定敷衍了事。

「恩,腦波雷達果然沒什么反應,我直接感應腦波看看好了。」王昊看著手 里毫無動靜的腦波雷達,不喜也不悲,反正他本來就沒抱什么希望。

運起腦波,王昊開始感知著周遭的其他腦波,周圍有兩股微弱的腦波氣息, 是白島和雙雙在自然狀態下散發的腦波。在往前一點吧,王昊將自己的腦波推向 了未知的黑暗。

一股凜冽的殺氣浸灌全身,王昊如墮冰窖,腦中如跑馬燈般顯示著一幅幅的 幻象。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一位窮途末路的將軍,面對四面楚歌的絕境,滄桑的臉上帶著時不我予的感 慨。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戰地一片腥風焦土,將軍的身后又有多少白骨。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善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石碑豎然而 立,怨氣沸騰,殺意滔天,彷如天崩地裂,萬馬奔騰。

王昊大汗淋漓,被腦中分至踏雜的幻象擊潰,大叫一聲倒臥暈倒。 [ 本帖最后由 ppaaoo 于 2015-5-6 18:36 編輯 ]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